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9章 无意间的收获
    张禹现在对棺材里面还有什么,充满了好奇。能放这么一条毒蛇等在这里,说明对方已经料到会有开棺,蛇也能冬眠,在里面憋几个月都不一定能死。而里面隐藏的玄机,只怕更为重要。

    他慢慢走到棺材旁,仍然不敢大意,其他的人刚刚见识了那条毒蛇的厉害,是向后退的更远,生怕殃及池鱼。

    就算是牛三江和马四海,也抬着昏迷的沈晴退了好几步。

    张禹再次搬动棺材盖,随着棺材盖的移动,里面的情况看的也是越来越清楚。

    一股**的味道,人身上的寿衣都已经烂了,露出不少白骨。

    到最后,张禹终于能够看清全貌,里面除了这具尸骨之外,再什么也没有。

    但是张禹看的明白,这里面有翻动的痕迹。

    这一下,张禹有点糊涂了。沈晴太爷爷的棺材里能有什么东西呀?对方好像只是翻找东西,并没有对阴宅做任何手脚,最多就是藏了条蛇。

    “不是针对阴宅风水,就是冲着里面的东西……那就是盗墓了……既然是盗墓,何必多此一举,又给填上呢?放条蛇是做什么?冲着谁?难道是想害沈晴……”

    想到这里,张禹摇了摇头,沈晴怎么可能会来搬棺材盖?如果不是沈晴……

    张禹突然心头一颤,“那难道是针对我……”

    “我和这人无冤无仇的,这人为什么要针对我,他怎么知道我要来?”张禹有点想不通。

    知道自己来的人也不多,牛三江、马四海和沈晴。再就是牛三江给白队打了个电话,白队也不可能干这种事呀。

    “对了,还有一个人。”张禹随即想到沈晴给陈光伟也打了个电话。

    可是他意识到,陈光伟似乎也不太可能。他们是昨天过来的,镇海市距离段家集多远呀,就算是陈光伟抢先到来,在这里铺砖放蛇,时间也来不及。

    张禹看得出来,这砖可不是昨天铺出来的,最少也得有两三天,要不然水泥也不能干。

    “到底会是谁?简直是诸葛亮呀!”张禹又嘀咕了一句。

    他跟着注意到,下面还有一口棺材。拱门的转头也被翻动过,显然沈晴太奶奶的棺材也被动过。

    现在看来,这个棺材是最后的希望了,看看能不能从这里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张禹一个人可没本事把松木棺材搬上来,他转头看向那些退出老远的民工,大声喊道:“没事、没事,不用躲那么远,过来吧!”

    这帮人都盯着张禹呢,一个个心中暗说,这小子年纪不大,胆子怎么这么大呀。

    打开棺材看死人,本来就是需要胆量的,特别是刚刚还发生了那一幕,在场的人都心有余悸,也就张禹一个浑然不当个事,还敢过去。

    见张禹在棺材旁站了半天,此刻招呼,料想应该是真没事。众人互相瞧了瞧,壮着胆子一起走了过去。

    有几个胆大的,还敢往棺材里瞧一眼,毕竟好奇呀。见一副烂骨头,赶紧收回眼睛。

    “再跟我下去几个,咱们把那个棺材也给搬上来”张禹说道。

    “啊?”众人一惊,脸上都露出惧色。

    张禹哈哈一笑,说道:“我都不怕,你们害怕什么呀?又不用你们开棺材,帮我抬上来就行。”

    说完,他从兜里把钱掏了出来,兜里能有一万多块,他又说道:“我手头没多少钱。谁跟我下去,一人两千,有我在,保证下去的人没有事。”

    因为见识到钱的重要性,所以张禹总要揣上一些。他清楚这帮人不敢先下去,索性第一个顺着马道走了下去。

    果然,众人见他第一个下去,还说了这样的话,有那胆大的,跟着就走了下去。

    张禹把钱分给他们,和他们一起动手,将拱门的砖头扒开。里面只是停着口棺材,再无其他。张禹第一个走进去,确定没有问题,让他们进来,大伙一起动手,将棺材搬了上去。

    棺材一放好,众人一溜烟的全都朝后面跑出,刹那间,棺材旁边就剩下张禹一个人了。

    张禹也不在意,拿起工具将钉子一个个拔了下来。推棺材盖的时候,他却不敢大意,比先前更加谨慎,一点一点的盖子移开。

    然而,这次移开棺材盖,却没有半点异常。

    渐渐,他能到看到里面的全貌。和沈煜太爷爷的那具棺材内一样,这里面也是只有一具尸骨。隐约能够看出,好像是个女人,身上的寿衣也都烂了。人死之后,头发仍然会不断的生长,暴露出来的头顶,头发已然很长。

    张禹仔细看了一会,里面一样有翻动的痕迹,但并没有其他的特别之处。

    这时候,张禹大概可以确定,这座坟之所以阴宅不宁,十有**是因为陪葬的东西被人拿走,沈煜太爷爷的宅子里还入住了不速之客,这才刮起了坟头风。

    虽然不知道到底拿走了什么陪葬的东西,他隐隐也能确定,应该挺值钱吧,否则的话,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既然找不到线索,那就只能再把棺材送回去。看样子,还得顺便做一场法事,让两位老人地下安宁。

    他转头朝后面看去,也就是一瞥眼的功夫,他突然隐约看到,在棺材里有光亮一闪。

    张禹连忙回过头,再往棺材里看,却是没有半点异常。他按照刚刚的角度,慢慢扭头,这一次他看清楚了,在沈煜太奶奶那密长的头发里,有光亮闪动。

    “咦?”换个角度看,就有所发现,张禹忍不住惊讶一声。

    但他没敢伸手去碰,而是拿起撬棍慢慢地朝头发内拨弄。

    “哒”地一声轻响,好像是碰到了什么金属。

    他继续拨弄,终于将这东西拨上来了。

    东西缠着茂密的头发上,上面闪着耀眼的光亮,竟然是一根金色的凤钗。在凤钗之上,还挂着珠翠,手工十分的别致,就跟电视里娘娘戴的凤钗一般。

    “怎么会有这么件东西?”张禹暗暗一惊,凤钗是缠在头发上的,用撬棍根本拨不下来。

    确定里面也没什么危险,张禹干脆动手,将凤钗给抽了出来。

    后面的那些人见张禹伸手进棺材,一个个都懵了。好家伙,这小子是干啥呀?

    他们议论纷纷,很快看到张禹直起腰来,手里好像攥着样东西。

    张禹攥着凤钗,他马上就能感觉到,在这上面有一股古老的气息。这股气息,虽然没有拿枚金印上的古老气息浓郁,但是应该也很有年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