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874章 可疑
    听张禹说没有什么发现,张银玲难免有点失望,嘟着嘴说道:“我看你翻进去,还以为能有什么意外的发现呢。”

    张禹当即一笑,说道:“这里都快烧成白地了,能有什么发现。”

    “好像也是。”张银玲点了点头。

    张禹跟着看向陆梅,说道:“陆大姐,这里怎么烧的这么严重,酒厂难道一点消防意识都没有吗?”

    “酒厂的消防工作应该不错的,但我和华仪不在这边,对于这里的情况也不太清楚......”陆梅说道。

    “那谁清楚。”张禹说道。

    “唐星,你给张先生说说。”陆梅看向唐星。

    唐星马上说道:“咱们酒厂里面,光灭火器酒二十多个,另外还有消防栓,到处都有消防用水,可以说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

    “那怎么还能烧成这样?”张禹故意问道。

    这里是酒厂,又是有人用阵法放火,一旦烧起来,什么东西也白费。

    唐星说道:“火是晚上着的,当时大伙都睡着了,就有两个人在值班。我们也不知道,火是怎么着起来的。等被惊醒之后,就都往外面跑。可火实在太大,有一间宿舍整个都被大火给吞了,烧死两个,烧伤好几个......那个时候,我们想要救火,已经有心无力,只好打119......”

    说到最后,他显得很是伤感,竟然还落下眼泪。显然是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必然是一幕惨剧。

    陆梅和沐华仪也都抽泣起来,沐华仪扁着小嘴说道:“赵叔、马叔他们烧的好惨......”

    陆梅抱住女儿的肩膀,哽咽地说道:“真是想不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唉......”

    张禹微微点头,回手指向院内,说道:“你们晚上也都住在这里?”

    “是的。”唐星点头说道:“酒厂离家远,所以师父在这里建了宿舍。就在右边,靠仓库侧方。”

    好家伙,一听这话,张禹心中暗说,火是从仓库那里着的,宿舍就在仓库边上,幸苦有人值班,要不然的,只怕都将酒厂的人一勺烩了。

    正因为如此,张禹更加纳闷,放火的人到底跟陆梅的丈夫沐四维有多大的仇怨,竟然能够下如此毒手。

    迟疑了一下,张禹决定找沐四维问问,或许这是解决谜团的唯一线索。

    张禹说道:“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咱们走吧,去拘留所探望一下沐大哥。”

    “好。我也想我爸了。”沐华仪点头,哽咽地说道。

    众人上车,一同前往拘留所。

    开了四十多分钟,就来到地方。半路之上,陆梅还买了不少吃的,以及四条烟。看来也是担心丈夫在里面受什么委屈。

    他们下了车,陆梅走在前面,跟拘留所收发室的人说明来意,表示看丈夫沐四维。

    收发室的人往里面打了个电话,随后说道:“只有亲属才能进去,其他的人不许进去。要进去的人,拿户口本、身份证先登记,现在正有律师在里面跟沐四维谈话,稍等一会。”

    听了这话,陆梅只能和女儿进行登记,然而在收发室等着。

    过了能有十分钟,从里面走出一男一女,男人西装革履,女人也是穿着职业装。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自然猜不出对方的工作,可在这里,摆明是律师。

    沐四维的案子,也请了律师,但律师说了,没有太大的用处,只能用钱摆平。

    一男一女来到收发室,正好看到陆梅。陆梅见过那个女人,就是订单公司的法律顾问,记得是姓曹。陆梅心中暗说,她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狐疑的功夫,不想那中年女人先行说道:“陆女士,你好。”

    说着,她还主动朝陆梅伸出手来。

    “你好。”陆梅点了点头,跟对方握了手,然后说道:“不知曹律师来这里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们天丰商贸公司这次损失惨重,你们这里着火,连累我们公司收不到货,而我们下属却收到很多经销商的订单,并且还有不少定金。眼下各级经销商向我们索赔,我们公司也不能说在没收到贵公司的赔偿之前,就把钱先赔给经销商。所以,这次过来,主要是跟沐先生商量索赔的事情。”曹律师说道。

    “这个......”陆梅皱了皱眉,失火的事情,光是酒厂工人的赔偿,那就已经要命了。现在还没有彻底赔偿完毕,只是先给已经烧死的工人进行了抚恤,烧伤的正在治疗,先后都付了两笔医药费。以后还得继续培养,基本上是要养一辈子的。手里现在倒是有三百万,估计能够解决烧伤员工的事情了。

    但酒厂那边,当初可是收了天丰商贸公司五百万的定金,如果不能如期交货,是要赔偿违约金和滞纳金的。也就是说,如果稍晚几天,不过是赔偿滞纳金,若是超过期限交不出货,便要按照总货款进行赔偿。这笔数字,高达两千八百万,让沐家上哪弄去。

    陆梅无奈地说道:“酒厂烧了,酒也都没了,我们家现在......真的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我们公司给沐先生提供了偿还方案,可是沐先生不答应。我看这样,陆女士不如等下去劝劝沐先生。”曹律师说道。

    “怎么会不答应呢?曹律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赔偿方案?”陆梅赶紧问道。

    在她看来,如果有好的方案,能够暂时解决问题,那也是可以的,起码先让丈夫出来。

    “你进去见到沐先生之后就知道了。”曹律师说道。

    “好、好......”陆梅连连点头。

    曹律师接着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原本是打算离开拘留所,就给你打电话的,不想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了。是这样的,我们高总今晚六点在千杯少摆宴,想要请陆女士去坐坐。”

    “这......”陆梅犹豫了一下,可想到眼下的处境,只能点头说道:“好的,我一定准时到。”

    “那咱们届时再见。”曹律师颔首微笑。

    她跟着请门卫将门打开,和那个男人一起出了拘留所。

    曹律师和陆梅的对话,张禹听的清楚。

    其中曹律师说的那个偿还方案,让张禹特别的感兴趣。

    因为他和陆梅的想法一样,眼下沐四维的处境艰难,只要对方的提议还算公道,哪怕是自己吃点亏,也是应该答应的。

    可沐四维为什么会不答应呢?这个方案,到底是如何的苛刻,能让身处拘留所中的沐四维直接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