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1868章 真的改邪归正了
    丽丽见闪电哥这么说,也只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她本来没受什么伤,可她同样认定,这里有鬼,一直都十分紧张,身子直打哆嗦。

    起来之后,她跌跌撞撞的出了卧室,到对面的房间里面,按照密码将衣柜里的保险柜给打开。

    三百万的现金,都放在一个包里,估计闪电哥就是暂时把钱存放在家里。另外还有两张卡,也都一并拿了过来。

    丽丽捧着包,来到张禹身边,将包放下之后,拿着两张卡,也不知该不该给张禹。

    张禹也没管她要卡,而是看着闪电哥,说道:“那些被你坑过的人在哪,你都知道吧。”

    “现在人在哪......我也不能确定啊......”闪电哥支支吾吾地说道。

    “不能确定?”张禹明显不信,说道:“以前去找人家的时候,应该没费多少劲吧。我跟你说,鬼哥就压在你身上,要是不配合,别找我帮你说情。我现在转身就走,这三百万都留给你......”

    “配合配合......”闪电哥急忙说道:“我都是有账本的,账本就在这屋的保险柜里,跟借据都放在一起......”

    他虽然身子动不了,但是手还能动,赶紧指向保险柜。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早这么痛快,不就完事了。行,我跟鬼哥商量,看看鬼哥的意思。”

    跟着,张禹故意弯下腰,客气地说道:“鬼哥,你看先这么惩罚他行不行?”

    “嗯、嗯......”张禹点了点头,说道:“那鬼哥,您能不能先从他的身上下来......”

    一听这话,闪电哥的眼睛一亮,脸上满是期盼之色。

    张禹又是点头,“好、好......”

    他随即冲着闪电哥说道:“闪电哥,鬼哥说了,他现在对你的信誉,抱有极大的怀疑成份......”

    “别介......鬼哥,这次我真的是改邪归正了......要是假的,就让我天打五雷轰......”鬼哥哭着说道。

    “闪电哥,你别这么着急......”张禹微笑着说道:“鬼哥也没说就一点机会也不给你。他说啊,可以从你身上先下来,但是这次不走了,就盯着你,等你按照我的意思,先把这一千万还给人家,办妥了之后再说。你看怎么样?”

    “行行行......”闪电哥忙不迭的答应。

    “鬼哥,他答应你,你先从他的身上下来吧。”张禹说道。

    紧跟着,他收了山雷,又说道:“闪电哥,鬼哥下来了,你可以起来了。”

    闪电哥慢慢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再次松了口气。自由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太保等人也坐在地上,谁都没起来呢。他们倒是能起来,可是眼瞧着闪电哥那德性,谁敢起来。眼下见到闪电哥起来了,也都算松了口气,他们一个个从地上爬起来,小心地看着闪电哥。

    闪电哥缓了缓之后,则是小心地看向张禹,赔着笑脸说道:“老弟,现在......鬼哥......还有什么吩咐......”

    “什么吩咐?不是说了么,先去把钱还给那些人。鬼哥就在边上跟着你,你可别偷奸耍滑,要不然的话,后果......呵呵呵呵......”说到最后,张禹故意冷笑起来。

    “明白明白......我现在就去拿账本......咱们马上走......”闪电哥乖觉地说道。

    他当即翻过床去,到另一端的壁柜那里,掏出账本。

    张禹从地上把包拎了起来,走到陆梅的面前,将包递给陆梅,“陆大姐,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钱。”

    “包是我们家的......”陆梅低声说着,将包接了过来,却也没打开。

    “大姐,这些钱是你的,你都拿回去。明月、秋菊,你们都跟陆大姐回家,我和鬼哥跟着闪电哥去办事。等忙完之后,我去大姐家找你们。”张禹说道。

    “你自己去?”沐华仪有点担心地说道。

    “不是我自己,这不是还有鬼哥么,有鬼哥在,谁敢怎么样。”张禹自信地笑道。

    李明月、赵秋菊他们当然知道张禹的本事,就这些虾兵蟹将,张禹就是不稀罕动手,要不然的话,这帮人都爬不起来。

    “我跟你去。”张银玲倒是一下子跳到张禹身边。

    李如轩见她这般,连忙说道:“你去干啥,又没你什么事。忘了师父说的了。”

    “跟着张禹又不会有什么问题,你跟着李明月他们回去,我跟着张禹去瞧瞧。”张银玲撅着小嘴说道。

    说着,她还故意贴到张禹身边,满是得意。

    “你......”李如轩是直皱眉。

    张禹笑道:“那如轩你也一起来吧。”

    “好。”李如轩高兴地点头。

    “真扫兴。”见张禹让李如轩一起来,张银玲不由得紧了紧鼻子。

    接下来,张禹从闪电哥的手里要过账本,看了一下。

    好家伙,这闪电哥可真够狠的,有的人只是欠了几万块钱,结果硬是利滚利的讹出三十多万。

    从这个账本上,也不难看出,这是一部闪电哥的发家史。

    早期都是小钱,不过一万两万,后期放出的额度渐渐增加,从几万块到几十万,最后达到上百万。

    闪电哥倒也不是说每次都能讹诈,毕竟做买卖,也是有合同的。人家在短期内还钱,那就按照合同办事,该多少是多少。

    遇到那种时间长的,利滚利要出来的才多。

    闪电哥站在张禹旁边,看着张禹翻账本,他身上肉疼啊。苦哈哈地说道:“兄弟,真不瞒你说,我干这买卖赚钱也不容易......”

    说着,张禹正好翻到一页只有借出,没有收入记载的账目。

    闪电哥指着这里说道:“你看这页,被人坑毁了。第一次借出一万,他还得倒是痛快,第二次借三万,还得也痛快。第三次向我三十万,借出去之后,人就找不到了。家里的房子,竟然早就押给了别人,这给我赔的......”

    “还有这个......”闪电哥又指着下面的一笔帐说道:“这人管我借了二十万,结果人也跑了。我到他父母家里催债,可老爹有严重心脏病,听了之后,竟然当场气死了......那家伙的姐姐去告我们擅闯民宅,吓死他爹,这官司打的那叫一个憋屈......最后抹去欠我们的二十万,还倒赔给他们家二十万......跟谁说理去啊......”

    “行了行了,你赚了多少昧心啊,咱们走吧!”张禹瞪着闪电哥说道。

    “走走走......我认了......”闪电哥满是无奈,哭丧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