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5 各显神通
    “她这是要破张禹的阵法了吧!”看到车信由美手中的两条白色木头鱼浮起来,大屏幕那边,马上又有人喊了起来。

    “你们发现没有,刚刚那边的两条是黑色的鱼,这次她用的是白色的鱼。这是怎么回事?”“我哪知道,这东西应该是什么法器。”“难道说,用这个可以破掉张禹的阵法?”“应该可以吧。”“有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其他的人议论纷纷,现在都对车信由美所用的法器感到好奇。对于老外来说,当然不知道其中的讲究。

    但是,到这里参加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的,还有一些东方人,比如说普陀庵的尼姑,还有二林寺的和尚。

    这些人中,不少都是懂行的,包括张禹的徒弟们,也明白这是为什么。

    “阴阳鱼中,黑鱼为阴,白鱼为阳。岛国女人用两条黑鱼布阵,目的就是聚集阴气。反之,白鱼就是用来聚集阳气。她现在拿出两条白鱼,肯定是想要聚集阳气,破掉张禹的阵眼!”小丫头张银铃一本正经地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一些担心。

    别看小丫头对于星象风水的造诣一般,但是这种常识,她还是懂的。

    一旁的张清风说道:“这个道理我也懂,可是她用两条黑鱼聚集出来的阴气,真的有那么厉害么。以师父的修为,不可能破不掉她的阵法啊。”

    “是啊,她只是用两条黑鱼布阵,对了,还有一把黑色的扇子……这就是用来聚集阴气的,可现在已经被师父给毁了,为什么还破不了她的阵法……”王春兰也是担心且不解地说道。

    “这个……”张银铃编起了嘴巴,因为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毕竟在表面上,张禹所做的一切,绝对是破掉了车信由美的阵法。但此刻看张禹的样子,明显又是没破。

    坐在他们后面的那些小尼姑们,也都在讨论这个。可实力最强的空奕不在这里,指望其他人,如何能够看出阵法中的端倪。

    这时候,在车信由美所在的大屏幕里,那一双浮起来的白鱼,已经缓缓地落到马桶上能有一米五高的位置。两条鱼开始慢慢下落,落了能有五十公分之后,进而开始缓慢的旋转。

    车信由美的双手仍然在平托,她的嘴里振振有词,没人知道,她这是在念叨什么。

    不过就这样,过了能有一分钟,在车信由美的额头之上,竟然泛出了汗珠。

    大屏幕前的观众们,一时间已经屏住了呼吸。他们不敢出声,只是盯着大屏幕看,尤其是张银铃等人,都和屏幕上的车信由美差不多了,脑门子上也见了汗。

    他们清楚,胜负的关键就在这里,如果车信由美破掉张禹的阵法,那张禹就输了。

    在台上坐着的那些人,也都回身盯着屏幕在看。古德逊公爵用右手捏着下巴,不是看一眼张禹那边的屏幕,就是看一眼车信由美那边的屏幕。

    这位公爵大人不愧是一个痴狂的星象风水爱好者,看他的样子,似乎要比参与交流的嘉宾们还要着急。

    又是半分钟过去,车信由美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她一身和服,皮肤白净,头发盘起,原本看起来端庄漂亮,可随着汗水的流淌,她的脸色都跟着发红。不知道的,还以为喝了二斤白酒似的。

    坐在古德逊旁边的大星相师爱德华兹看上另一侧的大主教查尔斯,他低声说道:“好像不对劲。”

    “确实不对劲……”查尔斯也低声说道。

    二人几乎可以说是现场最强的人物了,虽然不知道车信由美为什么会这样,但二人能够看出,这里面有问题,车信由美想要破掉张禹的阵法,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但是,查尔斯又跟着说道:“好在张禹那边的狗,估计很快就撑不住要死。车信由美即便破不了张禹的阵法,应该也赢了。”

    “这倒也……”爱德华兹点了点头。

    可不等他的话说完,台下也不知是谁来了一嗓子,“莱昂纳多那边完事了!”

    因为大多数的人,都在盯着张禹和车信由美那边的屏幕看,几乎忽略了其他的六个嘉宾。哪怕是空奕那边的小尼姑,其中也有不少人在看张禹和车信由美的较量。

    焦点战么!吸引的人自然要多。

    现在突然有人来这么一嗓子,其他人的注意力才被吸引过去。

    众人一瞧,在莱昂纳多与约瑟执事交手的屏幕上,莱昂纳多那边的时间已经定格,用时6分27秒。

    “这么快!”“怎么回事,以前没发现这个莱昂纳多有这么厉害!”“谁说不是,之前一直以为张禹和车信由美最强,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废话,那是因为张禹赢了杜鲁夫和因扎吉,而且又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所以才会让他成为焦点,让人以为他最强。跟你们说吧,咱们西方的星象风水,一定比东方的强!”“有道理!”“莱昂纳多的对手可是约瑟执事,约瑟是天主教的大执事,好像也很厉害的。结果布置的阵法,竟然这么快就被莱昂纳多给破了。”“我的天啊,你不说我还忘了,莱昂纳多的对手是约瑟执事!”“偶买嘎!”……

    莱昂纳多在极短的时间内破掉约瑟执事的阵法,一时间吸引了无数眼球。

    在大屏幕上,除了有目前的破阵计时外,还有之前布阵用时的时间显示。莱昂纳多的布阵时间是1小时06分21秒,他的对手约瑟执事的布阵时间是1小时22分13秒。此刻莱昂纳多已经破掉约瑟执事的阵法,那就说明,莱昂纳多已经获胜。

    在不少人的眼中,这本来应该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加上约瑟执事名声比较响,所以更多的人会认为约瑟执事一定赢。偌大的反差,甚至让一些人难以置信。

    再说张禹,他站在别墅三楼的房间内思考该怎么办,黑色扇子和两条黑鱼都被他给毁了。阵法变得更强,却又不知阵眼到底在什么地方。

    “对了,以阳破阴……”一瞬间,张禹的心里冒出来一个念头。

    现在还是中午,阳光很是明媚,张禹朝窗户那里看了一眼,脸上再次露出笑容。

    他跨步朝窗口走去,可只走了两步,正好前面有一面梳妆镜。他通过镜子,直接能够看到后面的工作人员和摄像师。

    只一瞧,张禹的心头不由得一颤,这五个人的脸色变得苍白,明显是被受到强烈阴气的侵蚀,身体已经发虚。

    更为重要的是,楼下还有一条狗呢,人都变成这样,下面的狗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不行,我得先下去看看,可别有什么闪失!”也是张禹反应的快,一想到这里,他就急忙转身朝楼下跑去。

    对于张禹来说,楼下这条狗的性命,可要比这几个工作人员重要多了。一来狗是胜负的关键,二来是狗拴在这里,想跑都跑不掉。

    张禹快步下楼,一股脑地冲到一楼。四个工作人员和摄像师倒想跟上他,可哪里跟得上。这里的阴气浓郁,五个人身上的阳气都受到阴气的侵蚀,身子发虚。张禹有八卦仙衣护体,哪能随便就被阴气所伤。

    他来到一楼,几步冲到那条狗的旁边,眼瞧着德国牧羊犬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看起来奄奄一息。

    张禹暗叫好险,跟着也不怠慢,直接翻手亮出三十六枚铜钱,每九个为一组,围到这条狗的四周。但是他故意和这条狗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以免让人认为他是在故意救的性命。

    当然,他就是在救这条狗的性命,不过是做法比较隐蔽,会让人误以为他是在布阵。

    较量是有规则的,比如说,张禹想要救这条狗,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护身符贴到这条狗的身上,抑或是将护身符点燃,让狗给吃下去。

    可这种做法,实在太明显,如果被人挑毛病,会说他这是在作弊。毕竟比试中,这条狗才是最重要的评委,参赛嘉宾是不许碰这条狗的。

    张禹也不想多惹麻烦,三十六枚铜钱摆好之后,他立刻催动真气,嘴里振振有词。

    紧接着,地上的三十六枚铜钱一起立了起来,旋即在地上不停地打转,甚至还发出“嗡嗡嗡嗡”的声音。

    没错!四九天罡阵!

    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阵法,单纯的在铜钱所包围的地上生出天罡之气。罡气可以对抗煞气,同样也可以对抗阴气。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狗,竟然开始有了精神。那条狗抬起头来,看向张禹,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它心里清楚,这是张禹救了它,要不然的话,它就死定了。

    “耶!狗活过来了!”广场那里,观看大屏幕的张银铃本来捏着一把汗,她一来担心车信由美破了张禹的阵法,二来担心别墅里的狗死掉。

    现在可好,这条狗竟然活过来了。

    “活过来了!”“师父不能输了!”“我就说,师父肯定能赢的!”“现在还不一定呢,那个女鬼子正在破师父的阵法。”“你能不能不说伤士气的话,师父肯定能赢,女鬼子绝对破不了师父的阵法!”“对对对,女鬼子肯定破不了师父的阵法!”……

    张禹的弟子们,刚刚憋的大气都不敢喘,眼下终于松了口气,开始欢呼起来。

    其他的人,同样也看到这一幕,不少人竟然也跟着振奋起来,“快看,那条狗活过来了!”“真的活过来了,看来张禹已经想到破阵的办法!”“我就知道,张禹肯定能够破阵!”……

    帕丽斯的脸上,也跟着露出激动之色,她的双拳紧紧握着,在心中喊道:“来得及!来得及!张禹,你肯定能赢她!”

    台上的人,也都没闲着。

    古德逊公爵看到张禹那边的狗活了,他竟然也跟着松了口气,嘴里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这个东方人不会轻易输掉,龙争虎斗,一点也没错!只是……他们的阵法到底有什么样的玄机,我怎么没看明白呢……”

    以他的实力,看不明白,实在太正常不过。

    一旁的大主教查尔斯,这次先看向爱德华兹,声音有点冷地说道:“大星相师,张禹这摆明是在救那条狗,按照规则,可不可以算他输。”

    爱德华兹轻轻摇头,摊开双手,慢条斯理地说道:“规则中,不能对这条狗做手脚。此刻的张禹,距离这条狗也不近,他用铜钱布置的阵法,跟狗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如果说他是在狗的身上做手脚,怕是他一定会说,自己是在布置阵法。而且,现在过去打断他,他输了也会有各种理由,说公证人耽误他的时间。到时候,理亏的是咱们,总不能让车信由美和他重赛吧,那样的话,我认为车信由美输的面更大。”

    “这小子可真会钻空子!”查尔斯恨恨地说道。

    其实他也明白这个道理,要不然的话,早就站起来了,哪能和爱德华兹先商量。

    二人的目光,又都落到车信由美的屏幕上。

    车信由美的脸色,先前还有红色,但是现在,已经变了颜色。红晕不见,越来越苍白。脸色的这种变化,任谁也能看的出来,这不是什么好事。当然,这也极有可能是她已经进入破阵白热化的阶段。或许张禹的阵法,随时都能被她给破掉。

    她布阵的时间比张禹短,完全可以说,只要阵法一破,她就赢定了。

    “师姐赢了!师姐赢了!”蓦地里,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马上吸引了张银铃等人,因为这个声音是国语,而且就在他们的身后。

    “赢了!”“赢了!”“师姐赢了!”“师姐竟然赢了悟衡大师!”“简直不可思议啊!”……一众小尼姑们,激动地大喊大叫,这一刻,她们似乎都忘了自己的身份。

    张银铃等人都看了过去,在空奕小尼姑的屏幕上,时间已经定格。她所在别墅里的那条狗,看起来十分踏实,正在享受别墅内的舒适。

    空奕和悟衡大师都是佛门中人,悟衡完全可以说是空奕的长辈。空奕小小年纪,竟然能够赢下悟衡禅师,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简直叫人不敢想象。为此,也难怪空奕的那些师妹们如此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