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4章 阴险
    “原来就这么一个阵法,怪不得速度这么快……”张禹的脸上露出微笑,在他看来,自己想要破掉车信由美的阵法,简直是轻而易举。

    但他也不敢太过大意,还是缓缓地朝前面走去。来到黑色扇子之前,张禹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跟着从怀里掏出来一张明黄色的火符。

    他又在心中暗在说道:“由美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你这阵法对我来说,未免有点太简单了。看的出来,你这法器,也就是一般般,毁了也就毁了吧……”

    张禹不难判断出来,挂在这里的扇子,应该就是阵眼的所在。只要将扇子给毁掉,阵法也就破了。到时候,自己随手再布置出来一个镇宅的阵法,也就完事。

    广场那边的观众们,在吃完饭之后,全都盯着大屏幕在看。当他们看到张禹的脸上露出笑容时,一个个又忍不住议论起来。

    “快看,张禹笑了。”“是啊,看起来蛮自信的。”“瞧这意思,车信由美布置的阵法应该很简单。”“我也这么觉得,应该是挺简单。”“可不是么,太出来的这么快,布置的阵法肯定简单。就是不知道,张禹的那个阵法难度大不大。”“我觉得吧,难度应该也不会太大。两个人现在就是看,谁破阵所用的时间短了。”“差不多。”“看到没,张禹亮出那个符纸了,估计这就要破阵。”……

    小丫头张银铃等人,自然也看到张禹自信的笑容。对他们来说,只要张禹露出自信的笑容,那就说明胜券在握。

    张银铃说道:“看到没有,这一局张禹赢定了。两个人布阵所用的时间差不多,估计破阵所用的时间,张禹一定最快。”

    “那是肯定的了,师父只要一露出这样的笑容,我们心里都有底。”王春兰点头说道。

    张清风也跟着点头,但他还是看了眼王杰,说道:“观主,你怎么看?”

    “你们都看出来了,还用我说么。去去岛国女鬼子,怎么可能是我师叔的对手。”王杰撇着嘴说道。

    这时,屏幕上的张禹动手,他右手两根手指夹着的火符,猛地点燃,跟着就朝墙壁上挂着的黑色扇子打了过去。

    这里听不到声音,但能看到,黑色的扇子直接被点燃,付之一炬。

    “破了!破了!”张银铃直接激动地跳了起来。

    “赢了!”“师父赢了!”“师伯赢了!”……张禹这边的人,也都跟着小丫头喊了起来。

    帕丽斯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禁露出诧异之色,她心中暗说,“这个车信由美之前的风头也很盛,即便比不上张禹拉风,但也不是等闲之辈。看实力,绝对在我之上,她布置的阵法,绝不会这么容易破掉吧……张禹当初破我阵法的时候,也是费了些力气的……不对、不对……”

    其他的人的脸上,却都无比的差异,又是嘀咕起来,“真这么简单。”“这也太没意思了吧。”“谁说不是么。”“还是看别人的吧,这两个人,纯是在斗心眼。”“也别这么说,看看车信由美需要多长时间能够破掉张禹的阵法。”……

    突然间,有人大声喊了一嗓子,“不对劲啊!”

    原本议论的人,被这一嗓子,吸引的再次盯紧张禹所在的屏幕。

    只见屏幕上的张禹,身上所穿的八卦仙衣竟然迎风摆动。这里可是别墅的地下室,哪里来的风,可他的道袍,已然是烈烈之势。若不是狂风猛烈,岂能这般。

    没错,就在张禹用火符烧了那把黑色的纸扇之后,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纸扇一烧毁,在纸扇左右两侧的两条黑鱼,竟然一下子朝中间合并,来到到原先纸扇所在的位置。两条鱼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阴阳鱼”图案。

    不过,阴阳鱼是一黑一白,黑中有一个白点,白中有一个黑点。可这两条鱼都是黑色的。

    两条黑鱼合起来之后,开始慢慢地转动起来,一股强烈的阴风,跟着涌出。

    一般的阴风,根本不可能吹动八卦仙衣,可这阴风极为猛烈,竟然将八卦仙衣吹的是烈烈作响。

    张禹都不由得倒退三四步,这就更不用说摄像师和四个工作人员了。

    五个人吓得是浑身颤抖,不住地打哆嗦。有两个胆小的工作人员,更是一屁股坐到地上。

    “呜......呜……呜……呜……”

    风中带着鬼哭之声,令地下室中,显得更为阴森可怖。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一楼的狼狗,发出声嘶力竭的吠叫,拴在脖子里上链子,跟着“哗哗”直响。

    若是普通人来到这种地方,估计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

    “这……怎么会突然这样……”张禹忍不住惊呼一声,刹那间,他发现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车信由美的阵法不简单,而且不是单纯的不简单,乃是十分的厉害。这绝对是一种十分高明的阴风阵,自己被车信由美给骗到了。

    自己有些先入为主,认为车信由美在短短时间内,绝不可能布置出来特别厉害的阵法。加上进到别墅里之后,并没有感觉到这里有多么强悍的阴气,在地下室内,再把黑色的折扇当作是阵眼,张禹才认定,这个阵法容易破。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这场这场较量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没有的话,张禹恐怕不会立刻破阵,会像平常解决风水问题一样,先四下观察一下。

    他心中后悔,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自己只能面对。

    阴风是很厉害的,普通的阴气,都会让人毛骨悚然,强悍的阴气,甚至能让人阴气缠身,更是丢掉性命。

    “好厉害!”张禹完全能够确定,这里的阴气,如果逗留的时间长了,自己或许没事,但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肯定是不成的。

    一想到这里的工作人员,张禹随即想到正在不停吠叫的那条狗,普通人不成,狗也是不成的。

    “小鬼子果然狡猾,表面上客客气气,谦恭礼貌,背地里都是玩阴的!”张禹忍不住在心中暗骂。

    相比于杜鲁夫和因扎吉这种直来直去的,车信由美这种人,更加叫张禹痛恨。

    张禹也不迟疑,旋即手掌一翻,亮出黑色剪刀。

    “咻”地一声,剪刀飞射而出,直奔对面墙上的两条黑鱼。

    “咔嚓!”

    张禹的黑色剪刀何等厉害,两条黑鱼登时被黑色剪刀撕的是稀巴烂,落到地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但是,两条黑鱼落地之后,对面的阴风突然变得更加的猛烈起来。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阵法……”张禹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又倒退两步。

    刹那间,张禹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这里又不是阵眼,自己单纯的用法器去破对方的法器,对于破阵来说,根本一点用处也没有。搞不好,人家早就在这里设好了陷阱,巴不得他这么做呢。

    “这里肯定不是阵眼的所在,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得尽快找到阵眼,将阵法给破了。”张禹在心中拿定主意,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马上上去,先朝卫生间那里跑去。

    几步来到卫生间,张禹将卫生间的门给拉开,里面没有什么特别,虽然也有阴气,绝对不是阵眼的所在。张禹加快脚步,朝楼上跑去。

    摄像师和工作人员倒是很尽责,哪怕身上瑟瑟发抖,也不敢擅离职守,张禹去哪,他们跟去哪。在张禹往楼上跑时,才算松了一口气,跟着朝楼上赶去。

    来到一楼,这里仍然是阴风阵阵,也不知这里的阴风,到底是不是从地下室吹上来的。

    拴在楼梯那里的狼狗,看到有人上来,更是玩命的叫唤,“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哪里需要它来提醒。张禹只管挨个房间的乱闯起来,楼下有大客厅、餐厅、佣人房,还有一个卫生间。

    张禹转了一圈,仍然没有发现,又朝楼上跑去。之前他也没有上楼看,此番二楼、三楼都看了一遍,除了浓郁的阴气之外,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这一下,彻底明白了,地下室里面的摆设,根本就是车信由美布的局。

    车信由美之前没有真正的催动阵法,而是暗藏杀机,以免阵法的威力太大,令别墅内的狗死掉。这个阵法,是要张禹来催动,只有张禹触动了扇子,才会真正的陷于阵中。

    一个看似简单的阵法,竟然能够藏着这样的玄机,也不得不令人佩服。

    “不对劲……”张禹猛地发现一件事。

    这样的阵法,说是临时想出来的,开什么玩笑?想要布置成功,必须能够做到熟练这个阵法。不是提前知道这次的题目,做足了准备,就得是平常经常使用这种阵法。

    两种可能,到底是哪一种,张禹无法确定。但他现在没有功夫去考虑这个,站在三楼的卧室,他心中只管琢磨,自己到底该如何破阵。

    台上的大屏幕那里,众人都在看着别墅内的一举一动。别墅内的阴气,他们当然感觉不到,他们能发现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张禹的脸上已经失去了先前自信的笑容,变得越来越凝重;另一个则是,从张禹快速的反应中,能够看出张禹十分的焦急。

    “不好了!那条狗好像不成了!”有人忽然喊了起来。

    没错,一楼拴着的那条狗,从剧烈的躁狂变得安静下来,这种安静,并不是因为它确定没有危险,踏实下来。而是它无力地瘫软下来。它趴在地上,脖颈那里因为先前的挣扎,已经被勒破了,献血淌了出来。

    “如果狗死了,张禹就输了!”“没错,狗要是死了,就说明人也坚持不了多久,肯定会十分危险。”“好家伙,这个岛国女人竟然这么厉害!”“谁说不是,真是叫人想象不到。”……众人七嘴八舌,在他们看来,张禹这一局恐怕真的输定了。

    其实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张银铃、张清风等人,也已经变得无比紧张。之前他们认为,张禹是稳操胜券,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尤其是一楼那条狗,是评判胜负的关键,只要狗死了,就说明张禹输了。

    在时间方法,他们还是认为,只要给张禹足够的时间,张禹还是有本事破阵的。无奈狗死了,就算时间未到,也照样是输。

    “张禹,加油啊!”张银铃在心中大喊起来。

    “师父,您别顾着在三楼站着看了,快下来看看这条狗吧。”“师父,那条狗快不行了,您什么时候下来啊!”……张清风等人,都在心中这样喊着。

    毕竟张禹在三楼,看不到一楼的情况,胜负的关键,可不仅仅是破阵。

    帕丽斯也跟着皱眉,她在心中说道:“这个岛国女人果然有问题,看来张禹是轻敌了!现在该怎么办……张禹、张禹肯定有办法的……他既然能赢杜鲁夫和因扎吉,就一定能够赢下这个车信由美!”

    坐在台上的查尔斯等人,也都看着屏幕上的情况。

    古德逊公爵轻轻摇头,看来已经认定张禹输定了,但是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惋惜,似乎在他的眼中,张禹绝对是有能力争夺冠军的。现在就输掉,不免有点早了。

    大星相师爱德华兹则是淡淡一笑,他看向旁边的大主教查尔斯,虽然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笑容上,已经能够说明问题。

    查尔斯得意地一笑,说道:“我说的没错吧,在有准备的条件下,以车信由美的实力,张禹绝对不可能轻易过关。事实证明,我说的没错,张禹输了……”

    说什么的都有,归根到底,看法都是一样的。

    这功夫,又有人指着车信由美的屏幕喊了起来,“车信由美出手了,这里就是地下室的卫生间啊!”

    在屏幕中,车信由美来到张禹布局别墅的地下室,并且进到卫生间之中。

    她十分认真的打量了一番那里的马桶,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两块鱼形的木头。这两个东西,就和张禹刚刚用黑色剪刀撕碎的两个鱼,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是,张禹破掉的那两条是黑色的,而车信由美眼下拿出来的这两条是白色的。

    黑色在太极中代表阴,白色则是代表阳。

    “阴风煞气,就是这里了……看我破了你的阵法……”车信由美在心中说着,手里拿着两条白色的木头鱼被她用双手拖稳。

    紧接着,她的嘴里振振有词,这两条鱼开始慢慢地从她的双掌上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