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3 请多关照
    将**聚煞阵布置完成,张禹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总共才用时二十几分钟。

    这个阵法,已经算是比较高明的阵法了,但是让张禹自己来破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能进到八强的嘉宾,那都是高手,估计想要破阵,有半个来小时也差不多。

    又琢磨了一下,张禹决定稍加点缀,给阵法增加点难度。

    他走出卫生间,直奔一楼,四个工作人员和摄像师都在跟着他,这五位仁兄虽然不懂,却也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尤其是一楼的那条狼狗,一直在吠叫,甚至还在咬链子,摆明是在提醒他们,这里十分危险。

    张禹又进到一楼的卫生间,这次比较简单,他拿出一枚刚刚没用过的铜钱,然后粘在一张空白的杏黄色符纸上,只是一印,就在符纸上印出来一个血色的铜钱。他跟着一晃符纸,符纸化作火球,被张禹丢入马桶里。

    接着,他又来到二楼,二楼有两个房间,每个房间内都有一个卫生间。张禹还和先前一样,印了两个铜钱符纸,分别点燃打入两个马桶之中。

    最后来到三楼,还有印了一个铜钱符纸,点燃打入卫生间的马桶里。

    这是四象布局,三楼的卫生间被充当朱雀为,一楼的便是玄武位。二楼分别是青龙位和白虎位。按照风水局中的构造,因为是在卫生间内布局,所以称之为四象阴风局。

    四象阴风局与**聚煞阵相结合,便组成了四象阴风地煞阵。

    在刚刚他们一起来到三楼的时候,四个工作人员和摄像师还没觉得有什么,可当张禹往三楼的马桶内丢了火球之后,一切就不同了。

    他们突然感觉到,这里有点冷。

    别墅内开着空调,温度特别适中,莫名的寒意,让他们的背上直起鸡皮疙瘩。没错,这是一种阴冷,叫别墅内的人,都会觉得阴恻恻的,好似来到鬼屋之类的地方。抑或是会觉得,这个别墅好像好久都没人来过,没有半点人气,没有半点生气。

    张禹布置的是什么阵法,在外面观众席看着的人,也都不明就里。如果是道家高手,像张真人、袁真人这样的,估计已经看明白了。

    毕竟这场交流会的人,来自世界各地,其他国家高手布置的阵法,要是让张禹只是通过大屏幕来看,他也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众人正看着的功夫,有人突然喊了起来,“你们快看,张禹旁边那个女人的屏幕时间定格了。”

    听到这话的人,立刻看了过去。

    交流的嘉宾一共是八个,这里的大屏幕仍然是十六个,所以每个人那里都有两个屏幕,一主一副。多数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张禹的屏幕上,其他嘉宾的屏幕,则是被忽略的。

    屏幕上都显示着时间,只有阵法布置完成,时间才会停止。而且,还会变大一下,令人看得清楚。

    众人这一瞧,可不是么,车信由美那里屏幕上的时间已经停止,而且车薪由美已经从别墅内走了出来,站在别墅门口等待。大伙不难看到,在他的别墅里,大客厅内狼狗也在吠叫、挣扎,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29分钟35秒!

    车信由美的用时不到三十分钟。

    不少人都诧异地说道:“怎么这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完事了,这么厉害。”“布置的快,阵法不一定厉害。就好像第一局张禹在对阵杜鲁夫的时候,张禹的阵法布置的倒是快,可是人家破的也快。”“对对对,我想起来了,确实是这么回事。”“会不会是岛国女人也想用张禹上次用的那一招啊,来个以彼之道还彼身。”“有可能。”……

    这些人不停地议论,说什么的都有。

    蓦地里,又有人喊了起来,“张禹那边的时间也定住了!三十四分钟!”

    34分18秒!

    “他也够快的了!”“这两个人也都太快了吧!”“谁说不行么。”“难道张禹也是用上次的套路。”“不会吧。”“要是这样的话,那也有意思,就看哪边破的速度快。”“我觉得,要是这样,车信由美恐怕占优势,毕竟她布阵的速度看。”……

    张银铃对于他们的话,根本听不懂,都得找赵华进行翻译。特别是这一次,车信由美布阵的速度快,张禹竟然是在她之后完成,张银铃更得听听大伙怎么说了。

    当她听了赵华的翻译后,不以为意地说道:“他们懂什么啊,如果张禹想以速度取胜,三五分钟就能布阵完毕了,哪能用得上这么多的时间。估计那个岛国女人的阵法才不怎么样,张禹用三十多分钟布置出来的阵法,绝对不简单,到时候,三两下就能破了她的阵法……”

    “对对对……师父用半个小时布置出来的阵法能差了么……”“那个岛国女人肯定白扯……”……张清风等人也都这般说道。

    再说张禹,在通知工作人员自己布阵结束之后,从别墅内走了出来。

    他前脚一出来,跟着就看到车信由美正坐在别墅门口的圆桌旁边等待。

    毕竟布阵时间是两个小时,而且要等其他的人布阵完成之后,才能统一开始。这么长的时间,总不能是站在门口干等着吧。

    他们在布阵结束后,不许逗留在别墅里面,也不准回到前面,只能是在这里。

    张禹看到她,心中暗吃一惊,万没想到,自己布阵的速度已经够快了,这个女人的速度竟然比自己还快。

    不等张禹开口,坐在圆桌旁边的车信由美就先行开口说道:“张道长,这么快就完成了……过来一起坐一会可好……”

    说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充满了微笑。

    “车信由美小姐,你的速度不是比我还快么。”张禹也是面带微笑,他走到车信由美的旁边坐下。

    当即有工作人员过来,礼貌地用国语说道:“张先生,不知道你想喝点什么,我们这里什么都有。”

    “白水好了。”张禹说道。

    “好的。”工作人员立刻退下,用对讲机招呼服务员,送白水过来。

    车信由美则是说道:“我这也是跟张道长学习的,上次张道长靠着布阵的速度,以时间优势赢下杜鲁夫。所以我觉得,如果我布阵太慢,一定会在时间上吃亏。可这样一来,阵法的精妙势必不够,但无奈之下,也只能这样了。对了张道长,你在称呼我的时候,不要叫我车信由美小姐,叫我由美就好。”

    这个车信由美一向谦虚、礼貌,可张禹知道岛国人素来狡猾,所以也不敢大意。但车信由美布阵的时间实在太短,想要布置出来太过精妙的阵法,应该也不太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张禹所布置出来的阵法,也不是决定阵法,顶多是自己比较熟悉的阵法。

    “由美小姐太客气了,虽然我现在不知道由美小姐所布置的阵法如何,却能够从你的脸上看到自信。我想,我这一局恐怕是输定了。”张禹又是笑着说道。

    “张道长这话可说错了,我现在一点把握也没有,只能期待张道长破阵的速度能够稍微慢一点,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说实话,这么多的嘉宾中,张道长是我最不愿意碰到的对手。”车信由美浅浅一笑。

    “实在是抬举我了,在我看来,能够走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由美小姐的实力,我也通过大屏幕看到过,每一局都赢的干净漂亮。鹿死谁手,犹未可知,起码对于我自己来说,一点把握都没有。说到手下留情,还是希望由美小姐能够手下留情。”张禹仍然含笑着说道。

    两个人彼此客气,随便聊着。没一会,有服务员过来,给车信由美送来一壶清酒,给张禹送来一壶清水。

    清酒的旁边,配着两个小酒盅。车信由美将两个酒盅都给倒上,跟着将一杯递给张禹。

    “张道长,请。”

    张禹接过酒杯,见车信由美也端起酒杯,只好说道:“我本来只想喝水的,既然由美小姐如此盛情,那咱们就喝一杯。”

    “谢谢。”车信由美礼貌地说道。

    小小的酒盅也不用碰杯,二人直接下肚。

    清酒特别的淡,正应了它的名字,对于这种酒,张禹实在没什么兴趣。

    见车信由美还要给自己倒酒,张禹笑道:“不必了,这酒我喝着没味。”

    “张道长若是不喜欢,那有机会的话,我陪你和烧酒。”车信由美说道。

    张禹给自己倒了杯水,接着说道:“由美小姐以前可曾来过我们国内。”

    “没有的……”车信由美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想到大国转转,或许等这次交流会结束,我就会前去,希望张道长能够做我的向导。”

    “这个没有问题。”张禹点头说道:“由美小姐可真是聪慧,我除了国语之外,哪一门外语也不会。不知道,你的国语是怎么学的?”

    “我的国语……”车信由美明显顿了一下,接着才道:“是我的国语老师教给我的。我们岛国的阴阳术,其实源自于你们国家,加上我们两国的文字,大体上也差不多,所以需要一些国语和你们国家的文化作为支撑。”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如果只是枯等,确实很漫长。好在两个人谈谈说说,时间过得倒也快。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广播声响了起来,“诸位嘉宾,规定的两个小时时间已经到了。眼下八位嘉宾,已经全部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布局,你们所有的时间,全部记录,但现在不会公布。按照规定,要再等待半个小时,如果别墅一楼的狗没有死掉,那就可以进去进行破阵。请诸位谨记,如果说,在你们进去之后,别墅内的狗死掉,就会被定义为破阵失败,直接输掉。与此同时,你们也要马上离开别墅,以免受到伤害。现在,我们开始计时,等半个小时之后,交换别墅。”

    眼下已经是中午,小广场那里,服务人员已经开始给大家伙送上水果、点心,另外还有自助餐车,可以随便挑选食物。

    而别墅这边,工作人员也询问张禹、车信由美他们想要吃点什么,因为时间缘故,只有简餐。当然,简餐的种类也很多。

    张禹要了一份炒饭,车信由美要了拉面,等吃完午饭,时间也就到了。

    广播再次响起,所有别墅中的狗都没有死掉,现在同组的嘉宾们可以开始交换别墅,进行破阵了。

    车信由美实在是太客气了,她站了起来,朝张禹鞠躬说道:“张道长,请多关照。”

    张禹只好打气揖手,“无量天尊,彼此彼此。”

    随后,车信由美就朝张禹的别墅走去,张禹来到车信由美的别墅。

    站在别墅门口,还不准马上进去,别的几栋别墅,也都是这样。

    “开始!”随着广播又一次响起,张禹、车信由美才跨步走进面前的别墅。

    工作人员和摄像师早已就位,张禹一进到车信由美的别墅,立时先楞了一下。

    别墅内的狼狗不停地挣扎,不停地叫唤,看起来十分想要离开这里。

    张禹能够意识到,别墅内充斥着阴气,给人一些阴森的感觉。

    但是阴气并不是特别的重,如此阴气,就算是想要伤到普通人,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张禹之所以会愣一下,原因也很简单,这个阵法未免有点太弱了。虽然自己也曾想过,车信由美在短时间内布置不出太过厉害的阵法,当他真切的发现,确实是这个样子时,反而有些不可思议。

    阴气越弱,阵法也就越弱,看来自己想要破阵,并不困难,想要赢下车信由美,恐怕已经是板上钉钉,不会有半点闪失。

    “想要学我用时间取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那阵法,即便不是最为精妙的,却也不是一下子说破就破的。”张禹在心中笑了起来。

    阴气不同于煞气,张禹不必开天眼查看,只需要闭上眼睛,脑袋中慢慢就能看到,黑暗中有波纹的流动。波纹是迎面流过来的,张禹迎着波纹走了过去。

    很快,他就来到地下室的楼梯口,阴气适合在地下生出,这倒没有什么意外。张禹走向地下室,这里的阴气,要比一楼的浓郁点有限,也就是些许阴森森。

    来到地下室,这里和张禹的那个地下室差不多,也有一个吧台,不过没有台球桌,有的是一个室内小型高尔夫球场。不过是几个洞,这种运动,张禹都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玩。

    吸引张禹注意力的,则是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把黑色的纸扇,纸扇是展开的,扇面上全是黑色,没有其他。在纸扇的两边,分别挂着两条黑色的鲤鱼。鲤鱼看起来应该是木头制成的,大小也就是一巴掌。

    不难确定,这里的阴气,就是从这上面散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