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1章 更加精彩的好戏
    帕丽斯靠在床头,身上的外套已经脱掉,就穿着里面的白色蕾丝衬衫。

    她看到张禹出来,非但没有出声,反而闭上了眼睛。

    “你这干啥呢,不会还打算在这住吧。”张禹走向床边,皱眉说道。

    “我喝多了……”帕丽斯也不睁眼,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刚刚看你好像挺精神的……”张禹明显不信。

    自己在给帕丽斯治疗的时候,帕丽斯的表现也不像是醉酒。

    “那不是犯病了么,我也就是强打精神……精神这一松,酒劲马上就上来了……我现在脑子晕乎乎的,估计今晚是走不了了……要不然,你上来咱俩一块躺会……”帕丽斯眼睛不睁,嘴上绵软无力地说道。

    “你这不回去,被你学长发现了,可怎么交代。”张禹连忙说道。

    “我没跟你说过么……杜鲁夫和因扎吉他们都回罗马了,赶着向老师搬弄是非呢……我才没心思跟他们一起扯这个……”帕丽斯又是闭着眼睛说道。

    “他们走了,这你就算是自由了……那、那要不然,你就睡这吧,反正这里房间多,我去别的房间睡……”张禹也不便撵帕丽斯,只能这般说道。

    说完,他转身就朝门口那里走去。

    听到他的脚步声,帕丽斯立刻睁开眼帘,急切地说道:“你这算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张禹扭过头,满是无辜地说道:“咱俩孤男寡女,总不能住一个房间吧……”

    “怎么不能,跟我住一个房间,还委屈你了。”帕丽斯也是喝了酒,不爽地说道。

    “不委屈……不委屈……但我起码也是当师父的,这里有我那么多徒弟,咱俩睡一个房间算什么事……”张禹赶紧解释。

    “也有点道理……”帕丽斯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抄起外套穿到身上,又拿起自己的包。

    张禹见状,又行问道:“你这是要走……不是喝多了吗?”

    “脑袋是迷糊,可在这里也没人关心我,只能回自己住的地方了……”她似乎有点失落,拎着包走到张禹的面前。

    张禹实在不便说什么,也不知该怎么说。

    “啵!”帕丽斯倒是不客气,直接就在张禹的唇上稳了一口,分开后说道:“谢谢你。”

    “没什么……就是举手之劳……不必客气……”张禹说着,赶紧把头转到一边,像是生怕帕丽斯再做点什么。

    旁边就是卫生间,张禹迟疑了一下,一步进到卫生间,来到洗面池前,照起了镜子。

    在自己的嘴唇上,明显有一抹红印,张禹就怕这个,连忙伸手擦拭。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帕丽斯竟然跟了进来,她站在张禹的身后,很是自然地从后面将张禹给抱住。

    张禹刚要挣脱,跟着看到在帕丽斯的脸上,有着一抹不舍之色,看起来楚楚可怜。张禹没忍心用力挣扎,平和地说道:“既然喝多了,晚上就在房间休息吧,我下楼转转。”

    “不了……”帕丽斯的身高和张禹也差不了太多,她踮起脚尖,将下巴搭在张禹的肩膀上,却也没有继续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站着,虽说是一个方向,照样能够通过镜子看清对方脸上的颜色。

    帕丽斯的目光中,柔情款款,让张禹看在眼里,总觉得有点不适应。

    半晌后,张禹才没话找话地说道:“那个…….你刚刚给洗了哈,要不然……你拿回去吧……”

    “你既然喜欢,就给你留作纪念好了……”帕丽斯轻声说道。

    “我、我……谁说我喜欢这个了……”张禹连忙解释,“昨天晚上,我本来是想给处理掉的,结果因为临时接了个电话,就给放在这里了……后来回头给忘了……”

    “接了电话之后,就没再上过卫生间……我怎么…….算了算了……就当是这样好了……”帕丽斯悠悠地说道。

    “什么叫就当是这样……我真没有什么想法……”张禹焦急地解释。

    “噗嗤……”帕丽斯看到他焦急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接着说道:“我也没说不信,看把你给急的,说实话……我这都快要投怀送抱了……你这家伙,竟然连碰都不碰……”

    “用不着送抱……咱们就是朋友……”张禹吞吞吐吐地说道。

    “噗嗤……”帕丽斯又笑了起来,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可真有趣,跟咱们两个人初次见面的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

    “咱俩初次见面的时候,我什么样?”张禹问道。

    “什么样……那时候你都差点把我给吃了……对我百般调戏……”帕丽斯撅起小嘴,颇有点小得意地说道。

    “那我不是因为生气,故意吓唬你么……”张禹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张禹也不禁想起当初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帕丽斯虽然先是用移魂术对付温琼母女,还被张禹破了水晶球,可二人却没有正式见面。第一次的碰撞,就是在山顶别墅那里,二人阵法较量,张禹破了帕丽斯的阵法,也中了帕丽斯的chunyao。好在张禹的定力够呛,布置出来一个幻阵,反将帕丽斯收拾了一顿。更为要紧的是,帕丽斯也吸入了那种药物,结果遭到张禹的戏弄和威胁。

    “那个时候,见你的胆子那么大,现在你的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帕丽斯在张禹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的胆子一向小……”张禹愁眉苦脸地说道。

    “哼!”帕丽斯轻哼一声,“不陪你玩了…….”

    她松开张禹,在旁边的衣架上,拿起那条没干的小裤裤,然后装进包里。嘴里又道:“我跟你说,要是明晚又犯病的话,我肯定还来找你。”

    “随时欢迎……”见帕丽斯放开自己,张禹松了口气。

    帕丽斯信步走出卫生间,刚要拉开房门出去,手停了一下,扭头说道:“你不送送我么……”

    “当然要送……”张禹三两下抹掉嘴唇上的口红印,洗了下手,接着便送帕丽斯下楼。

    饶是自己已经把唇彩擦干净,下楼的时候,也在担心会不会碰到自己的徒弟。

    好在这个时间,徒弟们都睡了。一直下到一楼,张禹赔帕丽斯出了别墅,走出阵法。

    又是昨晚的那个位置,两个人肩并肩而站,帕丽斯看了眼张禹,嘴唇动了动,好像是想要说点什么。

    她终究没有开口,就连“再见”都没说,径直朝前面走去。她走路的姿态十分洒脱,也不知是因为身上的症状解决了,还是因为其他。

    张禹看着帕丽斯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他也摇了摇头。张禹也是心中叫苦,甚至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和这个女人扯上的。

    自己只是把帕丽斯当成普通的朋友对待,这个女人,以前还喊打喊杀的,现在的转变,未免也太大了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儿心海底针,猜来猜去你也才不明白。

    张禹也懒得再去理会,只想着赶紧按照这个法子,去看看张银铃的脚下,如果也是变成两颗痣,那就将张银铃的病症也给解决。

    有了治疗的办法,张禹轻松了许多,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先脱下道袍,进卫生间将身上的血迹给洗个干净。

    对于他来说,烘干衣服是十分容易的事情,略施手段,衣服也就干了。

    出了卫生间,他将道袍挂进衣柜,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胸口上挂着的那块玉佩。玉佩晶莹剔透,在正面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貔貅龙头,马身,麟脚,形如雄狮。玉佩的后面,刻着符文,张禹却是不认识的。

    他已经拿定主意,等回到无当道观,一定要用九玄镜看看这上面的符文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东西,好像真的很怪……”张禹在心里嘀咕一句,“貔貅有吞财的效用,但也不知道这么厉害吧……”

    他也说不清个所以然,将托起的玉佩放下,瞥眼间看到柜子内的皮箱。

    之前的罐子就是从里面拿出来的,放那颗心的箱子和法器都在,肯定不会有人能够将东西拿走。但让张禹意外的是,为什么对方明知道这东西在这里,却又不来拿呢。难道说,对方真的是吸血鬼,白天不敢出来,晚上过来又对他有所忌惮?

    “不应该吧……”稳妥起见,张禹将十字架从盒子上拿了起来,跟着打开盒子。

    一点没错,那颗心脏仍然在里面放着好好的。

    “真是怪了……”张禹有点想不通。

    “那真的是吸血鬼吗?他能从我的阵法来去自如,所用的那个令人身体溃烂的法术,就好像降头之类的。明知的东西在这,又不来拿……”张禹再次嘀咕,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把盒子关上,东西放好,张禹上床躺下。

    他的心思,都是在这些事情上面,丝毫没有考虑过明天和车信由美较量的事情。反正明天考验的是临场发挥,在不知道题目的情况下,就算瞎想又有什么用。

    这几天张禹都没怎么休息,闭上眼睛之后,没一会就睡着了。

    次日天明。

    皇家度假庄园。

    在庄园的中间比较靠左侧的位置,有一栋好似教堂,又不是教堂的建筑。这属于欧洲的典型建筑,属于那种古老的宫殿。整个宫殿为白色,一共只有两层,周边都是白色的柱子,看起来十分典雅。

    在二楼的露台那里,现在正坐着两个身穿白色长袍的长者。一个是大主教查尔斯,一个是大星相师爱德华兹。

    二人的面前放着一个圆桌,上面有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他俩看起来十分的惬意,大早上的就坐在这里一边品酒,一边欣赏景色。

    “大主教,经过这几天的较量,这些人的实力,大体上也能看出来了。你觉得,今天能够晋级四强的人都有谁?”爱德华兹突然说道。

    “要我看,第一轮的那个叫悟衡的和尚应该能够胜出。第二轮的话,约瑟的胜面不大,他的对手莱昂纳多来自葡萄牙,看起来只是小有名气,但他能不瘟不火的进到八强,看起来并不像张禹那么拉风,却绝对不容小觑……”查尔斯慢条斯理地说道。

    爱德华兹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觉得这人的实力不弱,甚至我在他的身上,还能看到一些葡萄牙大星相师夸雷斯马的影子。可夸雷斯马的门下,并没有这么个学生,真是叫人想不通。或许,在和约瑟交手的时候,他才能展现出真实的实力。”

    “约瑟……”查尔斯轻轻摇头,“他恐怕也不够分量,起码得是车信由美和张禹之间的胜者才行……这次的东西方星象风水交流会真的是有趣……”

    “车信由美的实力确实很强,她的老师花泽,修为怕是比我还要高。但是,她和张禹之间的胜者,应该已经很明显了。”爱德华兹摊开双手说道。

    “不不不……”查尔斯摇了摇头,说道:“知道今天题目的人,除了罗肯维尔之外,还有这个车信由美。你要知道,多一晚的准备时间,在今天的较量中,会占据绝对先机。”

    “她……她怎么会知道……”爱德华兹诧异地说道。

    “不得不说,岛国人的谍报人员确实有一手,竟然已经混到了这里来。当然,今天的考题,也是我故意泄露给他们的。”查尔斯说道。

    “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妥……”爱德华兹说道。

    “如果不这样做,今天的较量,岂不是太过无趣。我可以肯定,这两个人不管是谁赢了,元气必然大伤,在明天对阵莱昂纳多的时候,一定都会输掉。八强之中,东西方两边各有一半的人数入围,已经超乎我的想象,所以我可不想再出现任何闪失。”查尔斯微笑着说道。

    “确实很让人意外,原本我一直以为,这次的交流会是一边倒的局面,八强之中,能有两个东方人就很不错了。看来以后,不能不重视东方了。”爱德华兹颇为感慨地说道。

    “你也不必担心,这一次只是大意罢了。现在弥补也来得及,决赛之中,最少也有罗肯维尔,要是加上莱昂纳多就更好了。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马上就会有更加精彩的好戏要上演了。”查尔斯得意地说道。

    “更加精彩的好戏,什么好戏?”爱德华兹好奇地问道。

    “不着急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的老伙计……哈哈哈哈……”说到最后,查尔斯竟然忍不住大笑起来。

    看他意气风发的样子,仿佛真的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大事将要发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