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46章 黑白
    张禹阵法之中,此刻散发出来两股气流,这两股气流,一阴一阳,分别衔住走廊两端飘出来的正财运与偏财运。

    阴阳两股气流不停地转动,以至于正财运和偏财运也跟着转动。渐渐,从悬浮转动的铜钱中,又冒出来一股绿色的气流,这是事业运的气流。

    在阴阳两股气流协调下,事业运气流很从容地和正财运、偏财运气流交织到一起,看起来是那样的兼容。

    车信由美正是发现了这个,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她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周边所有的人,众人一同转头看向车信由美,只一瞧,众人都不由得一愣。

    原来,在车信由美的脸上,两边脸现在是一黑一白。那的那一边,好似黑锅底,白的那一边,就跟喷了乳胶漆似得。人的面目,都有些看不出来了,是那样的诡异,那样的骇人。

    “这......”“她这是怎么了......”“不会出什么事吧......”“人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这、这、这......未免太吓人了吧......他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不少人直接发出诧异之声,一个个都是莫名其妙,车信由美突兀的变化,着实叫人无法想象。

    “她没有事,只是顿悟了而已!”大主教查尔斯自然也看到了车信由美的样子,嘴里淡淡地说了一句。

    以他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是没有人会怀疑的。

    “顿悟......”“我的天啊......”“这就顿悟了......”“她到底领悟了什么......一下子就顿悟了......”“我一直在这看着,也没有受到什么启发,她怎么还能顿悟了......”“可不是么,真是没法比啊......”......一些嘉宾又纷纷这般说道。

    他们的脸上,有的露出羡慕之色,有的则是露出嫉妒之色。

    小尼姑空弈看着车信由美,在心中说道:“张禹这是用太极阴阳为雏形,将罗肯维尔的双阵眼阵法进行叠加......真是一个好办法......车信由美,这个岛国女人是阴阳师,想来应该是达到了一个瓶颈期......这一次,也真是巧了,张禹的阵法,竟然让她一下子顿悟......”

    一点也没错!

    车信由美正是顿悟了,她是道观阴阳师,修行的就是阴阳术。太极阴阳就是岛国阴阳术的图腾,之前车信由美已经达到阴阳师的最高境界,但始终无法突破。恰巧这一次看到张禹的阵法,让她对阴阳术有了更为深刻的领悟,直接突破瓶颈。

    众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聚焦在车信由美的脸上。刚刚车信由美的脸上,是左边脸黑,右边脸白。也就是十来秒中的功夫,车信由美的脸上又发生变化,成了左边脸白,右边脸黑。又过来秒中,车信由美的脸色再行变化,变得是黑中有白,白中有黑。

    她的脸色,时不时的变幻,大概过了两分钟,变幻的脸色终于开始消褪,渐渐变得和之前一样的白嫩、光洁。

    在这过程中,车信由美闭着眼睛。她的双眸随着脸色恢复正常,也缓缓地睁开。

    这一刻,车信由美的双眸要比以前璀璨许多。还有一点就是,车信由美上次和张禹较量是,被阴煞之气所伤,幸亏张禹出手救了她。不过张禹也只是暂时保住她的性命,没有说彻底将她治好。这两天来,车信由美的内伤都没有恢复。可此时此刻,她能够确定,自己的内伤已经好了不说,就连自己的真气修为,也提升了许多。

    车信由美看到了众人各色的目光,她的目光,只是凝聚在前面张禹的身上。车信由美的嘴角,轻轻上翘,浮现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谢谢你......真是没有想到,困扰我多时的瓶颈期,竟然在这一刻突破了......看来先生说的没错,这次到英吉利参加交流会,确实会对我的修为大有好处......我现在是大星相师了......”车信由美在心中说着,当她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大星相师时,脸上的微笑不禁变的得意起来。

    她确实有得意的理由,岛国的大星相师就那么几个,她现在完全可以说是岛国最为年轻的大星相师。

    众人见到车信由美恢复过来,虽然看到她的笑容,却也没有继续看她。毕竟在这些人的眼里,美女不算什么,车信由美都能够从张禹的阵法中有所领悟,那自己差不多也能够吧。

    张禹盘膝坐在地上,操控着头顶半空中铜钱的转动。

    上一次他就是用这一招叠加的双子座星阵,哪怕这次阵法的威力强了一些,可对张禹来说,仍然不是问题,只需要稍微多花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阴阳二气和事业运气流在跟正财运、偏财运融合的过程中,突然发生了问题。

    正财、偏财两股财运气流没有像上次那样乖觉,也就是起初比较老实之外,渐渐变得倔强起来,仿佛是在努力挣脱阴阳二气的束缚。

    气流从之前的融合,慢慢的演化为争斗。

    “嗯?不对......”张禹在心中惊异一声,他现在完全能够认定,这次罗肯维尔布置的阵法和之前布置的阵法不一样。

    查尔斯的目光,也已经移到张禹的身上,他时不时地看一下张禹,时不时地看一下张禹头顶转动的铜钱。

    他的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已经满是得意,“张禹啊张禹,这次的变故,你没有想到吧,还想用这一招叠加阵法,已经不可能了......罗肯维尔的天赋,还是很高的,这么快就能从中领悟到更加高明的法门......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什么办法......你小子可千万不要冲动,否则的话,会让你死的难看......”

    “怎么回事......他这次把阵法给改了么......好像没有啊......哪里出了问题......”张禹不停地暗自嘀咕,他跟着环顾四望起来。

    正财运气流和偏财运气流,仍然是从走廊左右两侧的房间涌出来的。

    “没问题啊......”张禹暗自沉吟,“可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怎么又会这样呢......罗肯维尔肯定是做了手脚,只是他把手脚做在哪里......”

    猛然间,张禹想到一件事,那就是罗肯维尔在布阵的时候,特别是在楼下,嘴上已经有了明显的血迹。当时张禹还以为罗肯维尔是累的,加上双子座星相阵法的变强,更让他认定这一点。眼下看来,应该不是这么一回事,其中必然另有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