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202 煞气的源泉
    今天和昨天一样,张禹和一众嘉宾,一众投资商们准时赶到皇家度假庄园。

    还是在小广场那里就坐,众人见面的时候,纷纷打招呼,好是一派热闹。不过众人也很快发现,在杜鲁夫的那个桌子旁,只坐着一个女人,那就是帕丽斯。杜鲁夫和因扎吉都没有来到现场。

    这两位先后输给张禹不说,而且都丢了大人,二人今天不来,也是在情理之中。所以,众人也不去做过多的理会,只等着看今天的好戏。

    没过多久,艾伦小姐和三位公证人一行来到台上。公证人先行就坐,艾伦小姐一个人拿着麦克风站在那里,看着台下的众人。

    “欢迎诸位再次来到皇家度假庄园,今天是八强进入四强的交流,之前的交流场场精彩,我想在今天的交流,一定会格外精彩。”

    艾伦小姐先说了一番开场白,接着说道:“有些朋友现在一定会说,今天交流的题目是什么,是不是应该透露一下了。我也不卖关子,立刻就宣布,今天的交流题目……”

    说到此,艾伦小姐顿了顿,说是不卖关子,似乎还是卖了一下。

    “诸位还记得第一场交流吧,题目是诸位嘉宾布置一个气运很好,特别祥和的房子。然而,两两进行交换,破掉对方的阵法,并且让对方别墅内气运很差,狗都不得安静……今天的交流,其实与第一天的交流,刚好相反。嘉宾们要布置出一个气运很差,甚至能够令人生病的阵法,然后同组的嘉宾进行交换,破阵之后,令房间内变得气运很好,环境祥和。至于说胜负如何判断呢,这个很简单,还跟上次一样,也是每个别墅内放进去一条狗,以狗的表现来判定胜负。如果狗变得躁狂不安,就说明第一个阵法已经成功布置。只要狗变得踏实、宁静,就说明破阵成功。我的说法,想必在座的诸位都能够听得懂吧。”艾伦小姐平和地说道。

    说完,她扫了眼台下众人。

    大家伙都点了点头,看起来没有任何异议。

    艾伦小姐见大伙没出声,于是说道:“既然诸位没有异议,那交流即刻开始。但是在交流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说……因为在座的诸位都是高手,不能为了赢下对方,就布置太过狠辣的阵法,搞出人命就不好了……所以,我们主办方的意思是,在第一循环布阵结束之后,需要有三十分钟的等待时间,如果房间内的狗发生死亡,那布阵者就算失败。反过头来,同组的嘉宾进行交换,去破对方的阵法,这个时候,狗如果死了,就算破阵者失败,且破阵者必须立刻离开别墅,不可逗留!”

    说到最后,艾伦小姐的表情显得十分严肃。

    看来,他是对现场这些嘉宾们的实力已经了解了一些,或者是三位公证人是这样规定的,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原则,那就是重视生命,决不能让人有任何闪失。

    在场的不管是那些有钱人,还是张禹等嘉宾,也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大家伙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倒是不知道是哪一位,突然用英语来了一句,“不知道布阵的时间和破阵的时间都是多少,这个有没有规定?”

    “这个当然要有规定……”艾伦小姐马上答道:“布阵时间为两个小时,破阵时间也为两个小时。因为时间有限,也为了公平公正,毕竟这是考验临场发挥,是以等下八位嘉宾将要一同前往现场进行布阵。你们布局的地点,还是第一天那里的联排别墅区,按照昨天分组的序号进行排列。认定胜负的规则,还是以时间来计算,跟第一场也是一样的。另外,嘉宾可以通过房间内的摆设进行布局,也可以使用法器。但丑话说在前面,所使用的法器若是被毁掉,后果自负。”

    看来她也是学了乖,担心昨天因扎吉的事情再次发生,嘉宾们纠缠不清,这才事先提醒,以免酿成纠纷。

    艾伦小姐接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好了……废话不多说,交流这就开始,先请昨天进行的八位嘉宾来到台前,跟随礼仪小姐一起前往交流现场……”

    张禹、空奕小尼姑等八个嘉宾,纷纷站了起来,朝台前走去。

    一旁同样由八个礼仪小姐走到台前,她们左胸的位置上,都挂着好牌,按照昨天的抽签顺序进行匹配,然后一起出发。

    八个嘉宾见面的时候,也都客气了一下,来到联排别墅,张禹和车信由美是相邻的一套。一到门口,本来刚刚都已经打了招呼,车信由美却又朝张禹鞠了一躬,礼貌地说道:“张道长,请多关照,希望您能够手下留下。”

    这个女人一向特别的客气,特别的有礼貌,可张禹心里清楚,这样的人不一定是好人。但对方客气,张禹象征性地说道:“彼此彼此。”

    二人分别进到别墅,这栋别墅和张禹上次与杜鲁夫交手的别墅并不是一套,但是里面的装修却也差不多。在一楼的楼梯旁边,拴着一条德牧,大狼狗警惕地看着张禹,看了几眼之后,就不再如何警惕,似乎是看出张禹对它并没有恶意。

    房间内还有摄像师和四个工作人员。他们跟之前一样,工作人员随同张禹,负责计时,摄像师将摄像机对准张禹,进行现场直播。

    这栋别墅虽然和上次的差不多,张禹终究是没来过,总的观察一下。另外,他还得考虑一下,该如何布局。

    像上次对阵杜鲁夫时所用的招数,这次似乎不一定能够管用。车信由美毕竟不同于杜鲁夫,人家是阴阳师,布置的风水局可不是以星象为主,自己的斗转星移排不上用场。

    自己若是布置一个简单的阵法,车信由美定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给破掉。估计布阵的时间和破阵的时间都差不多。胜负的关键就会取决于车信由美布局消耗的时间和自己破掉她阵法所用的时间。一旦有失,那就输了。

    他一边琢磨,一边在别墅内进行参观。别墅内设有地下室,地下室摆着台球桌,还有一个吧台,可供人消遣。二楼主要是有两间客房,以及露台什么的。三楼是一间特大号的房间,里面更是一应设施俱全,在靠窗的位置,还摆着一个大浴缸。

    整个别墅内,花花草草,种种家具,这些都是可以用来布阵的。

    以张禹的修为,想要布置出来一个符合要求的阵法,举手间就能布置出来好几个。

    他心下有点踌躇,利用现有的东西,布置出一个什么样的阵法比较好。

    考虑了片刻,心中有了计较,必须要用熟悉的阵法,毕竟是有时间限制的。在熟悉的阵法中,稍微提高一些难度,给对手破阵增加麻烦。

    张禹的阵法,说简单,那是绝对不简单;但是繁琐,也不是特别繁琐。阵法之道,可带来气运,同样也能够反其道而行。能够用来助人,能够用来害人。

    谁都知道,卫生间是污秽之所,在这个别墅内,一共有五个卫生间。地下室一个,一楼一个,二楼两个,三楼一个。

    他当初破杰克刘的双鱼座阵法时,用的是**聚煞的格局。于是现在直接去了地下室的卫生间,先是取出来金钱剑,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了上去。

    “噗!”

    鲜血溅到金钱剑上,张禹接着用两根手指在剑上划了一下。

    别墅里的卫生间也算大,因为比赛,所以在这里也设置了监控。另外还有摄像师在外面进行跟踪拍摄。

    八个嘉宾都在布阵,广场台下的嘉宾们,通过大屏幕进行观看。眼下众人一看到张禹喷血射到金钱剑上,立刻就有人嚷嚷起来。

    “快看快看,那个张禹又喷血了。”“他昨天就喷过血了,开始还以为他是受伤了,看来不是这么回事,应该是一种道术吧。”“我看也像。”“没错,肯定是一种法术。”……

    看热闹的人,除了和其他嘉宾有直接关系的人之外,其他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张禹这边的屏幕上。

    要知道,张禹连续两天获胜,先是击败杜鲁夫,后是击败因扎吉,其中又发生了一些故事,这令他名声大噪,成为这次星象风水交流会的主要关注点。

    可这些看眼的,哪里知道道术的玄妙。昨天张禹喷血,那是遭到反噬,今天喷血,才是真正的用法术。

    就连张银铃、张清风等人,也说不明白。他们昨天同样也问过张禹是否有事,张禹的说法很简单,一点事也没有。这只是让大伙宽心,认为他是使用道术,并不是受伤。

    当然,有谁见过使用道术要像昨天那样,往外呕血的。

    接下来,他们又开到,张禹从怀里掏出来一大把杏黄色的符纸。对于这些人来说,自然也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只见张禹猛地将符纸朝顶棚上撒去,接着手里的金钱剑化作铜钱,打向这些符纸。

    在大屏幕上,根本看不清楚这些符纸是什么样子的。这些符纸,其实都是空白的,这次张禹从国内带来的符纸不少,有的已经画好,有的没画。今天要和车信由美一较高低,张禹怎么也得多准备一点,以备不时之需。

    空白的符纸升起之后,立时被七十二枚铜钱给印住。张禹的金钱剑是108枚铜钱,可用不上这么多。只需要72枚足矣。

    这么多符纸被铜钱印在卫生间的棚顶,别看卫生间不小,但棚顶上的符纸,却被贴的密密麻麻。

    他收回铜钱,再看上面的符纸,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在每一枚符纸之上,都有一个血红色的铜钱印。

    “快看快看,那些黄纸上面,怎么都有红印了。”“好像是铜钱印。”“这是怎么做到的?”“你刚刚没看到么,他把血喷到那把铜钱组成的剑上。”“看到是看到了,可他才吐出来那么点血,怎么能让每一枚铜钱上都是血,而且还印的这么清楚。”“确实是一个问题哈,但这应该就是高明的道术。”……

    看热闹的众人,又都议论起来。

    对于不少人来说,这次前来,简直是大开眼界。世界上一共来了三十六名星象风水界的高手,有的甚至还是一派宗师,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哪怕是一个国家的,所用的手段也不一样。各种神奇的手段,怎不叫人神往。

    就在众人议论的功夫,张禹又动手了,他的手只是举起来一划拉,然后指向一旁的马桶。

    “噗噗噗噗……”

    跟着就见,棚顶上印着红色铜钱的符纸,一个个连成一条火线,朝马桶里划射开来。如此景象,如同一条火龙,看起来是那样的震撼。

    唯一让人大跌眼镜的,则是这条火龙是灌入马桶之中。

    “这、这、这……”“也太夸张了吧……”“这是什么手段啊……”“怎么这么多火球都飞进马桶里了……”“好家伙,变戏法呢……”“变什么戏法,这是高明的道术……”……

    众人又是议论开来,本来都是在说火球的事儿。蓦地里,有人喊了一嗓子,“快看那条狗!”

    大家伙的目光,立刻就被引到一楼楼梯口的屏幕位置,接着又诧异地嚷嚷起来,“这狗狂躁起来了。”“好像在不停地叫唤。”“看来这房子里真的出了问题。”“这是怎么做到的。”“我要是知道,我就不在这坐着看了,也去跟他们一起交流了。”“这倒也是。”“不过这也未免太厉害了,三两下就令这条狗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谁说不是么。”“快看,这狗挣扎的越来越厉害了,都开始咬链子了。”……

    张禹这一手,那可绝对不是盖的。

    布阵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不同于上次用**聚煞阵破杰克刘的双鱼座阵法。

    要知道,这里第一是地下室,平常见到的阳光少,阴气相对要重一点。特别是厕所这个地方,是一点阳光也看不到。厕所本身又是聚煞的地方。张禹用**聚煞阵在这里布局,简直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威力自然极大。

    此时此刻,马桶中不停地涌出煞气,这里简直成为了一个煞气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