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567章 一个真相
    “师娘,那如果反过来说,师父如果说出老君金卷和老君令的下落,咱们是不是就死定了……”刚刚原本已经松了口气的薛九斗,突然又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你师父落入秦西云的手里已经有七年了……七个年头,我想秦西云能想到的办法,应该也都想到了……这个老不死的一直都没有说,那就说明,他是不会说的……”掌教夫人肯定地说道。

    “那要是过个几年,师父死了呢……大护法会不会杀了咱们……”薛九斗又是担心地说道。

    “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小,丝毫不像当年给我下药的时候了……你就这么想吧,秦西云是绝对不会轻易让你师父死掉的……因为你师父死掉,他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还有,秦西云是有雄心的人,不要总担心他会出手杀了咱们,只要咱们还有一丝利用价值,他就不会出手的……放心好了……”掌教夫人微笑着说道。

    “这倒也是。”薛九斗算是松了口气。

    张禹和青年人在衣柜里听着,外面这两位的对话,他俩自然听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次躲在这里,确实是有着惊人的发现,有点叫人意想不到。

    这时候,掌教夫人突然说道:“你那怎么还没反应……以前来第二次挺快的……”

    “师娘,我这也不是二十多岁的时候了,这都三十好几了……肯定……要慢一点……”薛九斗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听了二人这话,张禹的心头一紧,自己的小伙伴,因为刚刚在倾听秘密的时候,已经偃旗息鼓,老老实实的趴窝了。现在可好,掌教夫人竟然还要再来一次。

    坐在张禹腿上的青年人,身子也轻轻一颤,似乎也是吓了一跳。

    好在掌教夫人接着说道:“算了算了……现在大敌当前,也别真的让对手钻了空子……昨晚就没睡好,眼下也有点困了,咱们睡觉吧……”

    “师娘,其实我也觉得,咱们留在这里,搞不好会有什么危险……对手虽然藏头露尾,但也不见得真的是怕了大护法……要不然的话,怎么敢跑到岛上生事……即便退一步说,那人的修为比不上大护法,肯定也比咱们强……要不然,咱们还是回去吧……人多点,还是安全的……”薛九斗的胆子,似乎并不大,十分的怕死。

    “我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怀疑,就凭你的胆子,当年是怎么敢给我下药的……是不是秦西云指使你的,然后再故意导演一出儿捉jian在床,让我就范啊……”掌教夫人冷冷地说道。

    “师娘,这可是天大的误会……当年,只是垂涎师娘您的美色……一时色胆包天……才给您下药的……”薛九斗结结巴巴地说道。

    “真的是色胆包天……也许这就是冤孽吧……谁叫那个老不死的只是宠爱袁蝶,多少年都不见我房间了……这都是他们的报应……”掌教夫人恨恨地说道。

    薛九斗这次没敢接茬,什么也没说。

    “呼”地一声,掌教夫人坐了起来,说道:“咱们回去吧,就说到了这边躺了一会,总是心绪不宁,怕有什么危险。”

    “对对对……”薛九斗赶紧附和,跟着说道:“师娘,我帮你穿衣服……”

    “这样才对……”掌教夫人美滋滋地说道。

    薛九斗倒也利索,马上开始给掌教夫人穿衣服,真的是从内到外的穿。

    按照那熟练的程度,估计以前也没少干这事。

    张禹和青年人当然不会理会这个,二人老老实实的坐在衣柜里,不敢发出一点声响。不过知道掌教夫人要走,二人也算是松了口气。

    看来今晚掌教夫人执意要回来睡,一不是拿东西,二也不是什么判断,纯是为了和薛九斗做那种事情。

    过了一会,薛九斗为掌教夫人穿好了衣服,他自己也穿戴整齐。二人随后,一共朝门外走去。

    张禹能够清楚的听到二人下楼的脚步声,饶是如此,他和青年人也不敢乱动。直到二人先后出了小楼,房门的锁锁上,张禹他俩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青年人将柜门推开,直接翻了出来,他看了看床上,随即说道:“还以为回来干什么呢,原来两个人是干这种无耻的勾当!”

    “真是让人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张禹跟着说道。

    不听张禹说话还好,一听到张禹的声音,青年人的身子又不自觉地颤了一下。

    他转过头,瞪了张禹一眼,见张禹还在里面坐着,不由得说道:“你没坐够啊……”

    “我不是没坐够,我早就想起来了,可是现在腿都麻了,根本起不来……”张禹苦哈哈地说道。

    虽说张禹是修炼的,但被一个人压在腿上这么长时间,估计换谁也受不了。

    青年人自然明白,张禹之所以腿麻,全是因为被他压的。

    但青年人却没好气地说道:“你腿麻了,怎么别的地方没……”

    他本想说“怎么别的地方没见你麻”,可话没等说完,他马上闭上了嘴巴,好像自觉失言。

    张禹自然能听出他这话的意思,尴尬地说道:“这不是人的正常反应么,你也是大男人,总不能刚刚一点反应也没有吧。”

    “我没有!”青年人直截了当地说道。

    “行行行,你没有就你没有……我跟你说,你可别误会我……刚刚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张禹听青年人口气不善,担心被这小子误会,自己是不是有怪异的爱好,于是解释起来。

    “知道!”青年人皱了皱眉,似乎也听出张禹这话的意思。

    他跟着话锋一转,说道:“真没想到,咱们这次来,竟然碰上了这样的勾当。原本还在猜测,掌教夫人会跟大护法狼狈为奸,竟然是这么回事。”

    “那小子说,他是一时色胆包天,照我看,八成真的是大护法指使的。要不然,哪能那么巧,就给他们抓jian在床。”张禹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移动着腿,从柜子里片了出来。

    “那个时候,我想以前的掌教应该还没被大护法算计,所以掌教夫人很怕大护法泄露此事,自然是委曲求全。有了掌教夫人的这个把柄,后面的事情,也就可以水到渠成。毕竟不管掌教死没死,有掌教夫人出面说话,其他的人,自然也不能不信。”青年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