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08章 大乱
    张禹也露出迟疑之色,但他心中明白,自己现在必须出去。让他们在这里等十天,那岛上还不知道出什么事呢。再者说,大护法当初跟他们说过七天,七天就要走了。届时大护法会不会忙活忘了,不来这里了。甚至,大护法的对手也不见得会让大护法离开,一场决战,怕是会在大护法离开之前展开。如果耽误了,自己和青年人留在这里,或许安全,可是小丫头怎么办?

    想到这一层,张禹咬了咬牙,说道:“我们知道该怎么出去,你不用管了!”

    说完,他四下瞧了一下,这是一个不小的山洞,山洞内真的有冰箱,冰箱的旁边,还有几块蓄电池。另外,还有床和沙发,以及几个蒲团。但是,他并没有看到那个老头。

    在斜侧方的位置,有个大洞,看起来像是入口。

    张禹指了指大洞,说道:“就是从那里出去吧?”

    老者对这里十分的熟悉,不用转头去看,就知道张禹指的是哪里。老者点头说道:“那里就是入口。”

    “我知道了,咱们走。”张禹说着,看了青年人一眼,就朝洞口的方向走去。

    青年人心下没底,但她和张禹的心情一样,也是十分的焦急。二人困在这里,时间也不短了,外面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实在是说不准。她也担心师父的情况,怕十分出什么危险,虽然明知道大护法布置的阵法很难走,但也一定要闯。

    二人从老者的身边走过,老者转身看着二人,心下虽然有点狐疑,但更多的则是担心。这两个人,不是从入口进来的,却能够在里面冒出来,真的掌教不会真的不见了吧,若真是这样,麻烦可就大了。

    张禹两个走到洞口,朝里面看了一眼,山洞很宽,同样也很深长。站在这里,就能感觉到阵法强烈的气息。

    青年人低声说道:“能行吗?”

    “能不能行,咱们现在也得尽快出去!管他那些呢,拼了!”张禹咬着牙说道。

    “好!那就拼了!”青年人也鼓足勇气说道。

    当下,二人也不怠慢,一起朝前面走去。张禹从怀里掏出来归真四象盘,其实他现在,多少有点后悔,早知道的话,不如将那盏九华明灯给带来。

    阵法在这里,既然能够出入,那就肯定是一个困阵。九华明灯能够找到任何困阵的生门,他们不求破阵,只求出去,想来一定没有问题。

    不过东西没带,只能硬闯,张禹也算是久经历练,他相信或许有可能闯过大护法的这个阵法。

    可就在二人马上就要跨步走入山洞中之时,却见三个人影在黑暗中冒了出来。

    张禹二人登时一惊,定睛一瞧,进来的人原来是中年女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以及一个小孩。这个女人身穿道袍,头上却是没有梳着发髻,而是盘起来的,看起来好像是一个贵妇人。那汉子身穿黑色道袍,手里牵着一个小孩的手。张禹曾经见过他们,那贵妇人正是掌教夫人,黑衣汉子,想来应该是掌教夫人的姘头薛九斗。这个小孩,张禹更是见过,正是黑市的少主。

    “你们是什么人?”一看到张禹和青年人,掌教夫人立刻大声问道。

    张禹赶紧说道:“启禀夫人,我们俩是大护法的人!”

    “大护法的人……我怎么没见过你们……”掌教夫人随即说道。

    张禹曾经在掌教夫人的院子中,看到过掌教夫人。但其实也只是在远处看了一眼,只是岛上的女人少,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来。而掌教夫人,自然不可能记得他是谁,甚至可以说,印象里都没有这个人。

    “夫人没见过,不知道是否见过这个。”张禹说着,从怀里直接掏出来一块令牌,随手丢给掌教夫人。

    掌教夫人信手接过,低头看了一眼,也不由得露出惊诧之色。她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是大护法的令牌……你是从哪弄来的……”

    “大护法的令牌一向是随身携带,你认为谁有本事,能从他的身上抢走令牌?”张禹没有回答夫人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令牌是真的……”掌教夫人随手将令牌丢还给张禹,跟着说道:“你到这里有什么事吗?是大护法让你们来的?”

    “正是。”张禹马上点头,接着说道:“不知夫人为何突然到此?”

    “外面打了起来,我带着孩子跑到这里避一避。”掌教夫人说道。

    “外面打起来了……”张禹大吃一惊,赶紧问道:“是谁和谁打起来了……”

    “是岛上的那些宾客们和大护法的人马打起来了……那些宾客们实力强悍,虽然大护法更胜一筹,却只能带着人节节败退……”掌教夫人说道。

    “岛上的宾客们不都中了毒么……怎么还会这样……”青年人纳闷地说道。

    “是那些藏在暗处的人把宾客们的毒给解了……昨天晚上,突然有四个人袭击几个宾客,虽然杀死了两个宾客,但是因为动静太大,被宾客们中的高手发现,四个人死了三个,还有一个被抓……被抓的那个人,自称是大护法派去的,于是宾客们就炸了,押着那人来找大护法算账……这四个人都是老君宫的人,可海啸之后,并没有出现,显然是叛徒。大护法跟他们讲明利害,宾客们只是将信将疑,最终还是勉强认可了大护法的说法……不过今天早上,宾客们在用饭的时候,突然有人吃饭之后,中毒身亡……我们的人也在饭堂吃饭,却没有中毒,这一来,宾客们不敢了,认为我们黑市是要毒死他们,干脆直接动手,跟饭堂里我们的人打了起来……这一动手,少不得信炮响起,在大护法和代掌教他们摔人赶到之后,局势已然无法控制,双方只能正面展开厮杀……我得到消息,带着九斗前去查看,发现大护法他们占不到什么便宜,反而节节后退,我就带着少主跑到这里暂避了……”掌教夫人颇为无奈地说道。

    “这……”“这……”

    张禹和青年人不由得互看一眼,二人更是错愕,实在无法想象,两个人只不过是困在这里,岛上竟然会出这么大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