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07章 又是一个冒牌货
    “又有机关……”青年人听了这话,不禁微微皱眉,但她随即说道:“幸亏有你在,这事就交给你了。”

    张禹已经开始在石壁上摸了起来,摸了半天,也没摸出来什么。石门上光滑平整,跟先前那个石门截然不同。

    “机关不在门上……”张禹嘀咕一句,左右打量起来。

    他跟着看到,在右手边的石壁上,有着一个烛台。这个烛台,比较显然,他下意识的伸手抓住烛台,跟着扭了一下。

    还真别说,紧接着二人便听到“咔吱”的声音。他俩面前的石门,慢慢地升了起来。

    不过,跟之前那道石门一样,石门分为两层,这道石门之后,还有一道石门。好在两道石门之间,也有一个铜环。

    张禹抓住铜环向下一拉,跟着又是“咔咔”之声响起,前面的第二道石门,随即开始慢慢升起。

    “什么人!”

    石门才一升起,一个老者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张禹和青年人转眼间就看到,一个老者站在门外不远处。这个老者满头白发,相貌看起来有点眼熟,他俩很快就认出来,不正是之前在囚室外遇到的那个老者么。

    当然,他们遇到的那个老者,属于假冒伪劣产品,只是戴着人皮面具罢了。眼下这个老者,到底又是何许人也呢?

    青年人直接喊道:“我们是大护法的人,你又是什么人?”

    老者一听青年人这么说,直接愣了一下,旋即指着二人说道:“你们俩是大护法的人,我怎么不认识?”

    先前张禹二人已经判断出来,这个相貌的老者,应该是真掌教。此刻青年人亮出大护法的身份,如果说,对方是真掌教,肯定不应该这么说,搞不好会像之前遇到的老者一样,直接出手才对。

    青年人还是聪明,马上反应过来,这里是灵犀洞,灵犀洞中还有一个假的掌教呢。

    青年人就势说道:“我们俩是有秘密任务前来!对了,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布条,上面写着血书!”

    老者明显愣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我写的!”青年人说着,从门内走了出来。

    张禹也跟着走了出来,这门很怪,二人只是向前走了几步,先出来的青年人,感觉到脚下微微一沉,又听“哐哐”两声,石门竟然自己关上了。

    “是你写的……”老者诧异地说道:“那里是囚牢,你们两个怎么会进到那里去?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老者说着,已经摆开了架势,似乎随时都要动手。

    张禹马上说道:“你没见过我俩,那见没见过这个……”

    说着,他伸手入怀,取出来一块金灿灿的令牌,然后随手抛给老者。

    张禹接着大咧咧地说道:“此乃大护法的令牌,见令牌如见大护法!”

    老者捧着令牌,只是看了一眼,便吓了一跳。他连忙躬身说道:“属下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失礼,还请二位莫要见怪……”

    说完,他弓着身子来到张禹面前,恭恭敬敬的将令牌还给张禹。

    “不知者无罪。”张禹收回令牌,淡定地说道。

    青年人跟着说道:“我现在问你,既然看到了血书,为什么不去查看?”

    “查看……我倒是想去查看了……那里有大护法布置的阵法,只有又瞎又聋的人才能过去,让我怎么过去!”老者大声说道。

    这一下,张禹和青年人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怪不得囚牢那里没有人守着,原来是大护法布置了一个厉害的阵法,让人根本无法过去。

    正常来说,这样的布置,绝对是天衣无缝,只是大护法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能把山腹给挖穿,打通了囚牢。

    青年人又道:“那你没法进去,为什么不去汇报大护法知道?”

    “我倒是想要汇报了,可是入口的地方,还有大护法布置的阵法!那个阵法,除了大护法和夫人能够随意进出之外,再谁也无法进出!包括我!”老者无可奈何地说道。

    “那没人能够随便进来,谁给你送饭啊?”青年人再次问道。

    “这里有蓄电池和冰箱,夫人每隔半个月,会来送一次!”老者说道。

    “半个月送一次……那还有多久会来送饭……”青年人问道。

    “前两天才送来,估计得等上差不多十天……”老者说道。

    “十天……”张禹和青年人闻言大惊,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

    “我该回答的都回答了,你们俩是不是该回答我的问题了!你们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老者问道。

    “囚室外面有密道,我们是从密道过来的。”青年人说道。

    “密道……我怎么不知道……”老者错愕地说道。

    “这是大护法告诉我们的,难道什么都得让你知道?”青年人反问一句。

    “我……”老者被青年人呛了一句,更加不晓得二人真正的身份了,不过他已经八成认定,二人应该真的是大护法的人。毕竟自己一直守在这里,对于岛上的情况,根本不了解。

    但老者猛地又响起一件事,说道:“你们俩既然是从囚牢那边过来的,那囚牢里的人怎么样?”

    去送饭的人,又瞎又聋又哑,还不会写字。老头出来的时候,只是把布条给了他,这位冒牌掌教,没法进去查看,也没法出去送信,只能是干瞪眼。

    当然,这也是大护法自信的地方。另外大护法也清楚,山洞里要是有什么事,估计不等老者报信,人已经死了。

    “囚牢里的人……没了……所以,我们俩还想问你呢,人哪去了?”青年人冷冷地说道。

    “没了……”老者大吃一惊,叫道:“怎么可能会没了?我从来没见过他出来,他也不可能出来!”

    “可不可能,等我们见到大护法之后,自会禀明一切!”青年人说道。

    “那你们俩怎么出去啊?”老者说道。

    “我们……”青年人一时哑然,她不自觉地看向张禹。

    谁都明白,大护法布置的阵法,厉害着呢。先前在甬道内,二人已经见识过了,估计那入口的阵法,也绝对是十分了得。

    否则的话,大护法怎么可能就让老者一个人在洞内冒充掌教,而且还能这么久,明面上都没出过一点事。

    由此也能够说明,这个阵法无比的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