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95章 夜凤凰死了?
    再次得到了确认,张禹的心中也不禁一阵激动。

    欧阳艳艳一直扶着大护法,听说了这个,她也特别的兴奋。但她随即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那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人。

    这件长裙,她看着有点熟悉,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个女人是谁,是不是咱们的人?”

    张清风见她这般询问,马上答道:“不是咱们的人吗,这是一个邪魔外道,身上满是尸气。”

    “满是尸气……”张禹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打量起白裙子女人,怎么瞧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张禹两步抢到女人的旁边,低头再瞧,女人的双手之上,血肉模糊,好像根本没有皮。张禹跟着将女人翻了一个身,再次相貌,同样是血肉模糊,但他却有九成的把握确定,这个女人就是夜凤凰。

    夜凤凰现在,明显已经没了气息,他蹲着身子,一手抓住夜凤凰的手腕,嘴里关切地叫道:“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夜凤凰就是活尸,她的手腕哪里有脉搏,张禹之所以抓住她的手腕,只是要用心眼查看一下,夜凤凰的魂魄是否还在。

    只一瞧,张禹勉强松了一口气,但是夜凤凰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跟死了差不多。

    “你认识她?”上官宁疑惑地看向张禹。

    “她应该是我们的人,是来帮忙的。”张禹说道。

    “我们的人……可她……可她是个尸修,浑身散发着尸气啊……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上官宁诧异地说道。

    “她、她不是尸修,她是人……她是来帮忙破阵的,我想一定是在这里受到了什么伤害才造成的……”张禹哪能承认,立时这般说道。

    张清风听张禹这般说,跟着说道:“师父,我们进来的时候,她被金光照住,无比的痛苦。在她的身上,还散发着红色的血雾,我想一定是那道金光造成的……”

    这下张禹明白了,夜凤凰肯定是进来破阵的时候,被阵法所伤,而且还受了重创。这阵法是道家正宗,威力极强,夜凤凰作为尸修,被八卦镜如此照射,显然是被打回了原形。

    一时间,张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猛然间,他突然响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初夜凤凰也受过这样的伤,希望张禹能够给她点血液服用。喝了张禹的血,夜凤凰很快就恢复了精神。

    只是眼下,上官宁和苏老道都认为夜凤凰是尸修,如果自己当场给夜凤凰喂血,岂不是坐实了夜凤凰是尸修的事情。

    这种事情,如果传扬开来,会给夜凤凰带来很大的麻烦,同样也会给白眉宫,还有他张禹带来很大的麻烦。

    迟疑了一下,张禹认为还是先救人要紧。他看向上官宁等人,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

    上官宁点了点头,没说二话,转身就往外面走。苏老道迟疑了一下,看了眼地上的夜凤凰,最终还是退了出去。张清风自然不必说,按照师父的意思,直接退了出去。

    欧阳艳艳对于无当道观的事情,那是了如指掌,潘胜是什么,她同样也知道。所以,看到夜凤凰这般样子,欧阳艳艳半点也不会觉得意外。

    她见上官宁等人全都出去,只是说道:“现在怎么办?”

    “你扶着前辈也出去吧,看着点,别让人进来。”张禹说道。

    “好。”欧阳艳艳点头答应,这就要扶大护法出去。

    不料,大护法却说了一句,“我留下来看看……”

    说着,他抬起手来,轻轻碰了一下,欧阳艳艳扶着他手臂的手。

    欧阳艳艳松开手掌,大护法慢慢地走到夜凤凰的身边,蹲下身子。

    他的手放到欧阳艳艳的手腕上,先是微微皱眉,后是露出惊讶之色。

    张禹示意欧阳艳艳可以出去了,欧阳艳艳只能到洞外守着。在她出去之后,张禹说道:“前辈,怎么样?”

    “奇也怪哉……”大护法慢吞吞地说道:“她明明是尸修,体内却有着三魂七魄……如此我猜的不错,她当年死的时候,应该是有高手用法器封住了她的三魂七魄,再依靠别的什么法器,让她的尸体自行修炼。时日一久,尸身修炼成功,魂魄也就能留在体内……成为一具活尸……”

    “前辈所言不错,就是这个样子。”张禹点头说道。

    他心中暗说,大护法可真是料事如神,不管是什么事,都能猜中个七八分。张禹接着又道:“她现在的情况还有的救吗?”

    “她已经死了。”大护法说道。

    “不可能……她不可能死的……她的魂魄还在体内,怎么可能会死……”张禹满是不信地说道。

    “她的魂魄在体内是不假,但是当初她死的时候,魂魄一样是在体内。因为当年她的魂魄被某种法器一直印在体内,所以这次死后,魂魄也不会那么的容易离开身体。如果我猜的不错,她的魂魄起码能够在体内逗留三天。”大护法平静地说道。

    “她……她……”张禹知道大护法的实力,虽然不愿意相信大护法所言,但他也清楚大护法说的应该没错。

    夜凤凰之所以会到这里来,全都是为了帮助无当道观的人,要不然的话,每天在家里过的无忧无虑,又有多好。

    “不行!我一定要救她!”

    张禹咬了咬牙,右手呈手刀在左腕上划了一下,左腕立刻淌出鲜血,张禹司机掰开夜凤凰的嘴巴,将鲜血滴进夜凤凰的嘴里。

    “只要喝了血,你就能活过来……只要喝了血,你就能活过来……”张禹在心中不停地这般说道。

    然而,夜凤凰的身子,没有一点反应,就是喉咙也丝毫不动。滴进去的血液,只能缓慢的顺着嗓子眼流下去。

    大护法已经站了起来,在一旁看着张禹,微微摇了摇头。大护法知道,这只不过是在做无用功,

    张禹在夜凤凰的嘴里喂了好多血,他已然有些绝望,却又不愿意任命。他跟着一眼看到叼着箱子的阿狗,眼睛一亮,叫道:“药……药……阿狗,你把箱子给我……”

    阿狗马上将箱子放到张禹的脚边,张禹打开箱子,里面还有一个小布包,他将布包给打开,开始将小药瓶一个个的拿出来,只希望能够找到救活夜凤凰的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