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93章 嚣张的资本
    “啊……啊……啊……”

    潘家山上的山洞之内,那个披头散发,身上散发出尸气的女人,仍然在不断的挣扎,嘴里发出的惨叫之声,已经是越来越微弱。

    不单如此,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尸气,也是越来越稀薄。

    “啊……”

    伴随着一声无力的惨叫,女人身上的血雾消失不见,身子一软,无力地趴到地上。

    这一刻,张清风等人看的清楚,在女人的身上,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

    “她……她是不是死了……”张清风小声地说道。

    “不知道,但是估计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上官宁说道。

    “那现在是不是轮到咱们破阵了……”张清风嘴上说着,用火葫芦对准香案上的香炉。

    香案上有香炉,香炉之上还有三块八卦镜,香案两边还悬着幔幡。但张清风感觉,香案上面的香炉,很有可能是真正的阵眼。

    “稍等一下……”上官宁嘴里说着,转头看向苏老道,说道:“太师叔,我看那个香炉,很有可能是阵眼……您老的修为最为深厚,香炉交给您,我负责两个八卦镜,他负责幔幡……”

    “好!看我用金钱剑破他的香炉,另外一个八卦镜,也交给我了!”苏老道自信地说道。

    上官宁随即安排工作,三个人同时出手,自己攻击最上面的两个八卦镜,苏老道攻击下面的八卦镜,以及香炉,张清风用火葫芦去烧两边的幔幡。

    安排妥当,三个人站好方位,苏老道祭起金钱剑,上官宁祭起两把桃木剑。

    “噗!”

    苏老道猛地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到金钱剑上,紧接着,他大喝一声,“动手!”

    伴随着这一嗓子,金钱剑直接朝香炉射去。他手中还拿着一个八卦镜,这个八卦镜发出一道白光,照向香炉上面的那个八卦镜。

    上官宁祭起的双剑,几乎是同时射向两面八卦镜。张清风的工作最为简单,他的火葫芦已经对准左边的幔幡,一听到“动手”二字,他立时拍了一下葫芦低。

    “噗”地一声,一个火球从葫芦嘴里射出,直取幔幡。跟着,他又用葫芦对准右侧的幔幡,再次一拍葫芦底,又是一个火球射出,射向幔幡。

    “呼……呼……”

    两个火球先后来到幔幡之前,那幔幡之上旋即翻出淡淡的黄色光晕。“刷”地一下,两个火球直接就自动熄灭。

    上官宁的两把桃木剑也已经来到两块八卦镜之前,就在桃木剑快要触碰到八卦镜之时,八卦镜上突然散发出一金一白两道光芒。光芒瞬间将射到金钱的双剑给定在原地,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嗡嗡嗡……”两把桃木剑在被光芒罩住后,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上官宁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桃木剑极有可能随时和自己失去联系。

    她急忙催动真气,想要支撑住桃木剑,但以她的修为,哪里承受得起。

    “当当”两声,桃木剑向后迸飞出去,旋即那金光就照到上官宁的身上,另外的一道白光则是照到张清风的身上。

    苏老道射出的金钱剑已经来到香炉之前,香炉之上立时翻出一道黄色光泽,光泽与金钱剑触碰到一起,金钱剑是“嗡嗡”乱响,转眼间就迸飞出去。

    而苏老道那八卦镜所发出的白光,业已投射到香炉上方的那个八卦镜上。不料,香炉上的八卦镜随即散发出一道红光,红光对上白光,白光一下子就被红光给冲散。红光甚至并不罢休,一股脑的撞到苏老道的八卦镜上。

    “咔”地一声脆响,苏老道那铜质的八卦镜竟然分为两截。

    “这……这……”两件法器被打飞一件,毁了一件,苏老道已然懵了。

    可这还不算完了,红光旋即映照到苏老道的身上,苏老道立时感觉到,身上好似被万针所刺,疼得他忍不住发出惨叫,“啊……”

    他奋力挣扎,却根本无法摆脱那道红光,身上痛苦不已,就跟刚刚那女人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

    张清风和上官宁跟他的样子一样,张清风是被白光罩在身上,他只觉得身上阴冷刺骨,冻得他身上直打哆嗦。他有心摆脱白光,但不管怎么挣扎,都是无用。

    上官宁的身上,就好似烈火焚烧。刚刚那女人就是被金色的光芒所照住,发出凄厉的惨叫,上官宁终于明白,为什么女人会叫的这么惨。上官宁同样无法克制自己,嘴里也发出痛苦的叫声,“啊……啊……啊……”

    三人这下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布阵之人敢如此的嚣张。一点没错,那人确实有嚣张的资本。三人在对方的阵眼的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想来不出片刻,就会葬身于此。

    山洞之内的叫声,在山洞外根本无法听到。

    两个小道士只是在外面焦急地等着,二人十分的担心,一个说道:“你说师兄他们能不能破阵啊?”

    “你放心好了,师兄和白眉宫的高手,已经能够破阵。那位道长,可是袁真人的师叔,修为一定很高。”另外一个小道士说道。

    “可他们都进去好几分钟了,也不见出来。这阵法,好像也没破……”先前那道士担心地说道。

    “哪有这么快的,再等一等……”另外一个道士说道。

    也就在二人说话的功夫,在他们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是单军和王玉坤吗?”

    两个小道士乍一听到后面响起这样的声音,都是一愣。但是,说话之人却直接点出了二人的名字,更是叫人吃惊。

    二人一起回过身子,却已经是听出了说话之声到底是谁的。他俩异口同声兴奋的大叫起来,“师父!”

    很快,二人就看到三人一狗朝他俩走了过来。他俩也是快步的迎了上去,两下碰面,可不是么,走在最前面的青年人就是自己的师父张禹。

    “师父,您可算是来了!”“师父,我以为再也看不到您了呢。”两个小道士激动的说着,在这一刻,二人总算是有了主心骨。

    “我听人说,你们俩是和张清风,还有白眉宫的人一起进来的。怎么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其他的人呢?”张禹直接问道。

    “他们说那洞里是阵眼,刚刚都进去了,到现在也没出来。”一个小道士指向山洞,急切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