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91章 阵眼
    “没错!简直是太欺负人了,士可杀不可辱!大师兄,我跟你一起进去!”“我也去!”跟张清风一起来的两个小道士见张清风想要进去,立刻来了斗志,也都这般说道。

    上官宁眼瞧着三人这就打算进去,连忙说道:“你们三个不要太过激动,我知道对方欺人太甚,你们也是一腔热血,可是冲动并不能解决问题。”

    “我也知道我有些冲动,可是对方的做法,不仅仅是瞧不起人,而且还是另有图谋!找这样的高手,做出这样的行径,一定是一个极大的阴谋。他想着又不杀人,又不惹麻烦,就能达成目的,简直是休想!我就算是豁上一死,也要把事情闹大,让真相浮出水面!到那个时候,自然有法律制裁他们!”张清风义愤填膺地说道。

    谁都知道,布阵之人是不想将事情闹大,如果困进来的人特别多,再死上几个,镇海市道教协会和警方都会出面。布阵的人到底是什么路数,也不见得就一点都看不出来。万一发现个蛛丝马迹,不管布阵的人是哪门哪派,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甚至搭上性命。

    上官宁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苏老道,认真地说道:“太师叔,为了公理正义,为了咱们白眉宫的尊严,我打算进去破阵!”

    “哈哈哈哈……”苏老道不由得大笑起来,说道:“老了、老了……看来我真的是老了……若是换作当年,我也会义无反顾,没有想到,这人老了老了,胆子也是越来越小了……没错,咱们是白眉宫的人,被对方随便吓唬两句,就明知是阵眼而不敢破阵,传将出去,让咱们白眉宫的脸面往哪里放!走,进去破阵!”

    这一刻,苏老道也是豪气陡升,几个年轻的娃娃,尚且有如此胆色,自己若是没有这个胆子,白眉宫的脸色确实丢尽了。

    要知道,张清风是无当道观的人,即便他自不量力,进入死了,那也是在维护无当道观的尊严。相反,苏老道若是不敢进去,哪怕最终保住了性命,那也会被说成白眉宫的人贪生怕死,几瓶矿泉水就给打发了。

    自己丢脸不要紧,白眉宫的脸面往哪里放?特别是上官宁也要进去,如果上官宁折在里面,苏老道不单回去没法向袁真人交代,在白眉宫内也会被所有人所不齿。自己怎么说也是袁真人的师叔,镇海市道家的老前辈了,倘若被晚辈们看了笑话,指指点点,那还不如死了呢。

    上官宁见苏老道答应,旋即看向张清风,说道:“你和你的师弟就不要进去了,在这里等着,我和我太师叔进去就行。”

    “那不成!”张清风直接摇头,说道:“进去破阵是我提出来的,怎么可能现在留在外面做缩头乌龟!”

    “对,我们无当道观的人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我们不怕死!”另外两个小道士也这般叫道。

    上官宁一看,心中暗说,这可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师父胆子大,徒弟的胆子也都不小。

    但上官宁还是这般说道:“张清风,要不然你和我们去,你的两个师弟就留在这里。如果咱们三个出不来,总得有人告诉外界,我们是怎么死的!”

    “这……这也是……”张清风迟疑了一下,觉得上官宁的话有道理,他转头对两个师弟说道:“你们两个留在这里,作为接应。如果我们有进无出,你们千万不要进去,我相信还会有人进来,师父或许也会来,到时候将我们事情告诉师父,告诉所有的人!”

    两个小道士互相看了一眼,脸上明显迟疑。

    张清风跟着说道:“你们两个留在外面是有价值的!如果我死了,就靠你们替我报仇了!”

    “好!”“是,大师兄!”两个小道士见张清风这般说,都重重地点头。

    张清风随即从背上摘下桃木剑,解下腰间的火葫芦。上官宁拔出两把桃木剑,苏老道也亮出一块八卦镜和一把金钱剑。

    三人一起朝山洞内走去,看起来,大有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三人步入山洞,在山洞外面的时候,上官宁就能感觉到强烈的阵法气息,此刻进到山洞,里面的阵法气息更为浓郁。

    “啊……啊……啊……”

    也就在进洞的这一刻,他们跟着听到,山洞内凄厉的叫声。这是应该是一个女人尖锐叫声,从声音中,完全能够听出来,这个女人是何等的痛苦。

    “怎么回事……”张清风诧异地说道:“这里怎么还有女人的惨叫声……”

    “不知道啊……这里还另外有人进来……”苏老道也纳闷地说道。

    “来都来了,咱们就进去瞧瞧,看到底有什么古怪!”上官宁咬牙说道。

    她跟着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火符,“噗”地一声,火符点燃,她就手朝前面打了出去。

    火球立刻将山洞内照亮,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只有三米左右的过道,他们向前走了几步,就能看到洞内的全貌。

    这是一个不是很大的山洞,山洞的右侧空间要比左侧大,在靠石壁的位置,摆着一个香案,香案之上放着一个香炉。在香炉之上,凭空悬着三面八卦镜。另外,在香案的两侧,还悬着两条黄色的幔幡,一看这些就能够确定,都是道家的法器。

    在香案前大概两米的位置上,站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披头散发,根本看不出模样。在女人的身上,正散发出浓郁的红色血雾,血雾中充斥着尸臭味。她不停地挣扎,嘴里发出痛苦的叫声,“啊……啊……啊……”

    她之所以会这般,乃是因为香炉上三面八卦镜中,有一面正射入金光,这道金光正好照在女人的身上。

    眼瞧着女人被金光照住,如此痛苦不堪,张清风说道:“我看那个八卦镜好像就是阵眼……咱们要不要帮忙……”

    苏老道立刻摇头说道:“不可!”

    “为什么?”张清风问道。

    “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尸修,难道你们没发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尸气么!就算她是要破阵,但咱们跟她终究不是一路的。不杀了她除魔卫道,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怎么能够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