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90章 可杀不可辱!
    密林之中,有五个人正在慢慢的移动方位。他们的身上都穿着道袍,其中三个人手里各自拿着一块罗盘。

    一点没错,这五个人正是苏老道和上官宁,以及张清风与两个师弟。

    五人从昨晚上山,到了山顶之后,一过半夜十二点,就发现情形不对。天上的星星再也看不见,原本山顶没有那么多树,眼下似乎多了许多树木。特别是他们已经站到了最高处,可通过树丛却能发现,似乎还能继续向上攀登。

    最为重要的是,这里弥漫着阵法的气息,显然是陷入了阵法之中。

    苏老道和上官宁都掏出罗盘,开始寻找路径,张清风给山下的师弟拨了个电话,不过根本打不出去。没有办法,张清风也只能拿出罗盘,按照张禹教授的本事,进行寻找。

    当然,张清风知道自己修为有限,也不敢随便发表建议,带路的工作,主要是由苏老道和上官宁商量着来。

    他们一直走到现在,一没有找到阵眼,二没有找到生门,山上特别的冷,即便用了火符取暖,却也不能说原地不动。

    此刻的他们,又在一边看着罗盘,一边寻找阵眼。走着走着,上官宁突然开口说道:“太师叔,之前咱们分析,这里是按九宫布局,现在看来好像真的是这样……跟着咱们又逐渐发现,这其中暗藏星斗,然后就按照九宫北斗的方位来寻找方向……结果可好,一直没有找到地方……眼下我觉得,应该不是北斗,你说换成南斗如何……”

    “九宫南斗……”苏老道点了点头,说道:“可以这样来试试……”

    当下,上官宁便朝南边走去,按照南斗六星的星位,曲折而行,寻找九宫之中的中宫。

    走了一段路,穿过一片丛林,前方依稀出现了一个山洞。

    看到山洞,张清风立刻伸手指点,说道:“前面有个洞,阵眼会不会就在这里。”

    “咱们去看看就知道了……”上官宁说道。

    五个人虽然都很好奇,不过走过去的时候,却是小心戒备,亮出随身的法器,每一步走的都很慢。

    过了一小会,终于来到山洞之前,他们跟着就看到,地上放着四个大塑料口袋,还有两箱矿泉水。

    看到这些,他们不由得一愣,张清风说道:“这是什么?”

    站在他旁边的一个小道士,却伸手指向山洞旁边,说道:“那上面有字!”

    众人一起看去,可不是么,洞旁边的字迹还挺明显,是用荧光粉写的。

    内容是这样的——“此乃禁地,切莫闯入,否则必死无疑。此间有水和食物,足以度日,不日之后,阵法自破,莫要焦心。”

    “这算什么意思?”张清风纳闷地说道。

    “想来是布阵之人留下来的,如果我猜的不错,山洞之中应该就是阵眼的所在。这个阵法只是幻阵和困阵叠加而成,想来是不打算伤人性命……又担心入阵之人饿死,所以还专门留下了食物……”上官宁说道。

    “把人困在里面,还专门留下食物,布阵之人到底是按的什么心思……”一个小道士说道。

    苏老道直接说道:“布阵之人应该是正派高手,他在这里布阵,应该不是为了伤人性命,而是为了困住他的目标。他同样知道,目标被困住之后,肯定会有人前来寻找。为了避免大量的人员陷入镇中,导致失踪,他的阵法只有到了凌晨才会催动……而陷入阵中的人,也会得到食物,不至于丢掉性命……”

    “可是正派高手,怎么也能干出这种事呢……”张清风有点愤愤地说道。

    “肯定是为了某种利益,或者是人情债……”上官宁正色地说道。

    “为了利益,连正派中人,也能干出这种事,这和邪魔歪道,我看也差不多了!要知道,他可不单单是把人困在这里,还让好多人患上了流感!哼……”张清风又是愤慨地说道。

    “咱们现在还是别讨论这个了,应该研究一下,是否进去。”苏老道说道。

    “当然要进去破阵,咱们绝对不能让那个家伙得逞!”张清风直截了当地说道。

    “也不要太大意了,这人在洞口留下警告,一来是承认这里就是阵眼,二来是告诉我们,洞内必然更为厉害的阵法和机关。一旦盲目进去,搞不好真的会丢掉性命!”上官宁严肃地说道。

    “确实是这样,是以眼下也挺叫人为难的。”苏老道皱眉说道。

    之所以会为难,主要原因其实是布阵之人给他们留了后路。如果不留下食物,那就只能拼了,否则的话,饿都得饿死。但是现在有吃的,白眉宫肯定还会有高手前来帮忙,所以完全可以再等一等。

    上官宁和苏老道都在犹豫,但是张清风却道:“我的实力虽然最弱,可是咱们总不能被对方的气焰给震慑住吧!他随便留点食物,在洞口边上写几个字,叫困在里面的人不要进去破阵,是把咱们当成什么!他养的阿猫阿狗么!你们若是不敢进去,我一个人进去!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对方如此欺凌!”

    说完这话,张清风露出一脸的刚毅之色。

    别看这小子长得瘦小枯干,可是在这个时候,却是一副毅然决然。

    其实也是,李明月等人还困在阵里,生死未卜。自己这边是有吃的,可李明月他们有没有吃的,这可就难说了。而且还是大冬天的被困在山上,如此气温,谁能受得了。

    布阵之人明摆着是欺负人,大有一副老子就把你们困在这里,你们又能奈何的架势。留下点吃的,反倒是成了恩德。

    张清风即便是实力不济,可终究是张禹的徒弟,自他加入无当道观以来,无当道观经历过不少困难。师父张禹都是毅然面对,耳濡目染之下,也让张清风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像师父的那样的人。

    尤其还是自己本门大师兄,绝不能在找到阵眼的情况下,因为贪生怕死,至那么多师弟和师妹而不顾。

    上官宁一直看着张清风,见到张清风如此刚毅决然,心中不禁暗自佩服起来,无当道观能有今天,全靠张禹,但是张禹的徒弟也丝毫没有给师父丢脸。如此看来,距离无当道观的振兴,爷爷梦想的实现,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