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87章 只困不杀
    “原来是这样……”张禹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火符,打到树上。

    “噗”地一声,大树立时点燃。

    一般来说,张禹的火符如果用来点燃树木的话,很快就会让这棵树化为灰烬。可是这棵树,燃烧的极慢,显然是有人在上面进行了布置。

    过了好一会,大树才彻底燃尽。紧接着,张禹就发现,山下竟然有好几个地放冒出黑烟,就跟刚刚眼前这棵树所冒出的黑烟是一模一样。

    “前辈,我看到有别的树,好像自燃了……”张禹立刻说道。

    “阵法已破。”大护法点了下头。

    “那接下来,这里真正的阵法,就会浮现出来了吧。”张禹有点激动地说道。

    “很快!”大护法淡定地说道。

    “刷!”

    就在说话的功夫,原本还是夕阳西下,能够看清光景的时刻,一瞬间突然变成昼夜。

    天上没有星光,以至于周边漆黑一片。

    张禹能够感觉到浓郁的阵法气息,他心中明白,现在他和大护法已经身处在一个阵法之中。

    虽然周边很黑,张禹也并非什么也看不到,四下里都是树木,跟之前的环境,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那个困阵之中,我大体感觉到,这个阵法应该是一个困阵和幻阵叠加的阵法,却没有叠加杀阵。也就是说,布阵之人不想杀人,困在里面的人不会有危险。”大护法淡定地说道:“以你的修为,想要找到阵眼破阵,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张禹明白,大护法这话的意思,就是这次不提醒他了,让他自己破阵。

    张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困阵,对于这些阵法,他还是很有心得的。张禹从怀里掏出归真四象盘,这次去黑市,他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几乎携带了所有的法器。

    罗盘托在掌中,指针开始转动,很快就能确定东南西北。他左手扶着大护法的胳膊,右手托着罗盘,按照指针所指的方向,朝斜下方走去。

    他沿着指针一直走,其实这并不是张禹确定了阵眼的所在,而是在进行试探。环境突兀的变化,让黄昏的天际直接变成黑暗,显然是有幻阵的存在。眼下张禹还无法准确的断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阵法,所以只能一点点的来,然后再寻找阵眼的所在。

    阵法之道,很有讲究,奇门遁甲的种类繁多,什么九宫、八卦,北斗、南斗,五行、两仪……

    这些不管是单纯拿出来,还是进行匹配,都可以用来布阵。尤其是在山上这种大面积的布阵,更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推敲。

    走了能有半个小时,张禹一直都是沿着这条斜线走,按理说,走了这么久,肯定应该能够看到山脚,但一直都没有走下去。山上树木繁多,加上又黑,根本看不到山下的景象。

    继续走了一会,张禹突然听到前面传来说话的声音,“观主,咱们困在这里应该也有日子了,现在怎么办?”

    “是啊观主,你总得拿出个主意……你不是总说,自己神通广大,修为仅次于师父,就是真人不露相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是不是应该展现一下神通了……”这次说话的是一个女生。

    “你们着什么急,现在不是还没到危难时刻么……”跟着又有一个男人说道。

    “这还不算危难时刻,那什么时候算是危难时刻……”先前说话的那个男的说道。

    “咱们在这里有吃有喝,伙食还挺不错的,算什么危难……再者说了,我擅长的是道术,并不是阵法……”男人又道。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那个女生说道。

    张禹当即便能听出说话的三个人是谁,一个是李明月,一个是苑小小,另外一个吹牛不上税的,当然是王杰。

    张禹心中暗说,这个王杰可真特么的能吹,平时在道观里,看来就是跟那些徒弟们吹牛13啊。好家伙,都到这个份上了,竟然还在吹。

    不过张禹多少也有点纳闷,他们困在这里,怎么还有吃有喝呢?

    找到了他们,也是好事,张禹大声说道:“明月、小小,是你们吗?”

    “谁?”李明月直接叫出声来。

    苑小小反应的极快,兴奋地叫了起来,“是师父!是师父!”

    “师父!”“师父!”“师叔!”“是小禹吗?”……

    紧跟着,前面的黑暗中响起了一连串熟悉的声音。张禹扶着大护法,朝前走去,阿狗跟在边上。

    很快就听杂乱的脚步声朝他这里奔来,一行人先后来到面前,苑小小跑在最前面,这里虽然黑暗,可到了近前,还是能够看清模样的。

    “师父!真的是您!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苑小小一看到张禹,激动的差点哭出来。

    “师父!终于看到您了!”“师父……”“师父,您终于来了……”……

    张禹的徒弟们,一个个跑到近前,他们都是无比的兴奋。王杰的速度慢,等他赶到的时候,跑在众人的后头。他一看到张禹,就舔着脸说道:“师叔,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你知道的还挺多呢?”张禹不禁撇了撇嘴。

    “小禹、小禹……”这功夫,潘老爷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张禹松开大护法的手臂,快步朝前迎去,嘴里说道:“老爷子,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困在山上下不去……”潘重海在李明月的搀扶下,跟张禹碰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见到潘重海无恙,张禹算是松了口气,他跟着说道:“老爷子,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就是那天你回道观,结果我接到电话,说是潘家山出了怪事,祠堂还着火了。我本来想找你,可是也知道你的情况,只好找王观主帮忙了。”潘重海说道。

    张禹立刻明白,自己当时中毒,潘重海不好意思找他,所以才找的王杰。

    张禹的心中又是愧疚,又是感动,说道:“老爷子,苦了您了……对了,要是那个时候被困,这……这差不多有半个月了吧……你们在山上,都吃的什么……”

    “是我,我们在这里无意间发现了很多压缩饼干和面包、矿泉水……这些东西,都够我们吃上一个月的……”这次说话的是李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