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85章 不传之秘
    “据我所知,这种阵法,天下间只有青城派才有,乃是青城派的不传之秘。”大护法淡定地说道。

    “青城派可是道家名门正派,怎么会来这里做这种事情?”张禹诧道。

    “名门正派又如何,天师府的高手,不也来黑市进行交易么。”大护法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个世上,只要存在利益,只要存在人情往来,很多人都会为之驱使,根本不分什么正派邪派……或许区别只是,邪魔外道做事不计后果,名门正派还是要谨慎一些,生怕留下把柄什么的,更加不敢造成过多的人员伤亡……”

    张禹点了点头,大护法说的这番话,确实是有道理。要知道,前些时日镇海大学的事情,也就是邪派高手敢不计后果的这般行事,换做名门正派,根本没有这个胆子。

    张禹跟着说道:“这既然是青城派的不传之秘,那岂不是很难破解。”

    “哈哈哈哈……”大护法这次又是不以为意的笑了起来,片刻后说道:“天下间所有的阵法都是一法通百法通,它就好像是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的时候,你会觉得十分的玄奥,可当这层窗户纸捅破了,你就会发现,其实不过如此。”

    “前辈,这个道理我是懂得,只是这层窗户纸,如何才能捅破。”张禹虚心地说道。

    他知道,大护法能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有捅破窗户纸的办法。

    “不瞒你说,在五年前的黑市交易上,我曾有幸见识过一份这样的阵图,那人向我讨要三件道家法器,作为交换。我当时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当我明白阵法的玄奥之后,发现这阵图其实一文不值,让我给烧了。”大护法淡然地说道。

    “那三件法器呢……”张禹说道。

    “自然是让他带走了。”大护法说道。

    “想来这三件法器,一定是十分的珍贵?”张禹又道。

    “也还算不错的法器……不过这人,似乎亦正亦邪,不像是正宗的青城派门下……以你现在的修为,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大护法又是平和地说道:“对了,不提他了,还是说说这里的阵法吧……”

    “请前辈指点。”张禹恭谨地说道。

    “眼下咱们是在一个幻阵之中,这个幻阵和一般的幻阵,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它的巧妙之处在于,没有半点阵法的气息,还能掩盖住这里另外的一个阵法。让人误以为,这里其实什么也没有。当然,如果你等到凌晨之后,其实不必去解决这里的幻阵,也会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困阵,亦或是别的阵法之中。那个时候,凭你的本事,或许也能将阵法给破了。”大护法慢条斯理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张禹点头说道:“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咱们不会陷入到那个困阵里,是因为这个幻阵的存在,抑制了那个阵法。只有到了凌晨,原本的阵法才会呈现出来,将人给困住……”

    “正是这个道理……”大护法微微点头。

    “那如果不破掉眼下这个幻阵,咱们是无法让困阵呈现出来,也无法进到阵中,只能等到凌晨。”张禹又行说道。

    “一点没错。”大护法又是轻轻点了下头。

    “这样的阵法,还真是有点意思……”经过大护法给点破,张禹的心中已经有数,哪怕自己现在什么也不做,等到凌晨的时候,自然也能够进到阵中,想办法破阵。不过他还是说道:“前辈,那不知道如何能够将眼下这个幻阵给破了呢?”

    “任何阵法都有阵眼,想要破阵,自然是要找到阵眼。只是这阵法之中,让人感觉不到阵法的气息,寻找阵眼,相对要困难一些……”大护法的语速很慢,“这个地方,你应该来过吧……”

    “来过。”张禹说道。

    “那你有没有发现,这里和你以前来过的时候,有什么不同……通常来说,想要找到阵法,起码你得知道,这里原先是个什么样子……如果找不到一点区别,那你根本不可能按照轨迹找到阵眼,只能等到凌晨进到主阵之中破阵了……”大护法说到这里,轻轻地摇了摇头,遗憾地说道:“倘若我的修为还在,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端倪,寻着端倪,找到阵眼……但是现在,只能靠你了……”

    “不同的地方……”张禹当即四下观瞧起来。

    他来过这里,刚才一路上山的时候,张禹并没有发现,和以前来的时候,有什么不同。经大护法这么一说,他反而觉得,好像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幻阵的气息和另外那阵法的气息会相互抵消,令人无法察觉……在布置这幻阵的时候,表面上都会做到和原先一模一样,不被人给看出来。可是,幻阵终究是幻阵,想要和原先一样,总归难以做到,否则的话,就难以掩盖掉它的气息了……你好好看看,好好感觉一下,也不要只站在原地……”大护法又慢吞吞地说道。

    “好。”张禹又扶住大护法的胳膊,朝左斜上方走去。

    通过大护法的说法,张禹隐隐觉察到,大护法好像是能够找到阵眼的。现在让他自己去找不同的地方,似乎是在考验他,也是一种指点。

    毕竟,要是大护法带着他直接找到阵眼,那自己根本学不到什么了。

    张禹不止一次来过潘家山,甚至还改了山上的气运,对于这里可谓是相当的熟悉。

    此时此刻,他要去的地方,是自己当初改变潘家山气运的地方。潘家山呈虎踞之势,之前气运被改,是轮椅人做的手脚。张禹来改风水的时候,解开了虎眼,还顺便布置了一个阵法,令虎眼更加明亮。

    现在张禹要去的地方,就是虎眼的所在。虎眼是在快到山顶的位置,那里有两块突出的石砬子,轮椅人用的手段很高明,在石砬子前种了几棵柳树,用两根尖锐的铁条分别钉在两个石砬子的中间,这样一来,潘家山便充满了霉运。

    张禹后来拔出铁条,将柳树移走,又下了一场雨,布置了一个招财的阵法,一切也就解决。

    他扶着大护法来到两个石砬子的下面,此刻完全感觉不到招财阵法的气息,哪怕是用天眼也看不到这里的财运。

    “前辈,潘家山呈虎踞之势,曾经有人在这里搞鬼,封了虎眼。我解封虎眼之后,在这里布置过一个招财的阵法,现在这个阵法却不见了,而且这里也不见半点财运。”张禹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