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84章 肉眼所见
    “还有这样的阵法……”见冯崇绝点头,张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阵法就是阵法,布置成功之后,就会留在原地,怎么可能说白天的时候一切正常,晚上的时候就会出现。

    这样的阵法,张禹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但不管怎么样,自己必须得上山看看。于是,张禹说道:“我知道了,你们在这里等我,我上山瞧瞧。”

    “张真人,拜托了。”冯崇绝郑重地说道。

    虽说她是来帮无当道观的,可自己的师叔和徒弟也都陷了进去,只能指望张禹了。

    “你一定要小心……”杨颖有些担心。

    “兄弟,我跟你一起去!”大彪哥跟着说道。

    “师父,您一定要小心。”“师父,我跟您一起去。”“师父,我上过这山,对地形十分的熟悉。”……张禹门下的弟子们,也都纷纷嚷嚷起来。

    “不用不用……”张禹轻轻摆手,说道:“我自己一个人去就成……”

    然而,他这话才出口,身后却有一个人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回头,张禹也能听出来,说话之人正是大护法。

    大护法此刻已经从车里出来,他们的对话,大护法也听得清楚。

    众人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大护法,眼下听到大护法说话,目光才纷纷投了过去。

    大护法身上一袭白袍,不过说是白袍,上面其实有不少血迹,他满头白发,一双眼珠子看起来极为诡异,就好像不是自己的眼珠子一样。

    众人都是心中纳闷,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张禹转过身子,恭敬地说道:“前辈一路劳顿,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好了。”

    “若是旁的阵法,我相信以你的修为,应该不难破掉……”大护法说话的语速很多,对于张禹的修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自然也是心中有数。但大护法话锋一转,接着又道:“可是这个阵法,十分的诡异,恐怕你并没有涉猎到……还是我跟你走一趟吧,以免麻烦……”

    “那好……就有劳前辈了……”张禹诚挚地说道。

    见张禹对于大护法如此礼敬,开口前辈闭口前辈,众人更是诧异。当然,以大护法的年纪来说,张禹这么称呼也没有问题。

    “咔!”

    就在这时,车子的后备箱响了起来。

    张禹连忙看了过去,原来是一直坐在副驾驶的大黑,眼下已经来到车门后面,用爪子将后备箱给勾开了。张禹的皮箱就放在后备箱里面,大黑直接给叼了出来,随即走到张禹的身边。

    大黑现在看起来是狗的样子,但体型好似豹子,身上的毛发有被烧过的痕迹,十分的不平整,在它的脖颈之上,还系着一个黑色的项圈。

    道观的弟子中,有见过大黑的,可是大黑变成如此模样,却是无人识得。

    大家伙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这是个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狗。”“有点像狼狗……”“狼狗?狼狗有这么大的吗?”“好像没有……”“你看那脑瓜子多大,那牙齿,都好赶上老虎了……”……

    张禹知道,大黑特别的通灵性,而且还护住。这家伙还有个特点,就是主人的东西,一定会给看好了。这不,它显然是看出来张禹要上山,所以赶紧把箱子给带上。

    张禹本想让大黑把箱子放呢,毕竟这边都是自己人,留在这里也丢不了。可他很快想起来,在箱子里有件东西,自己有可能用得上。这是件什么东西呢,自然是九华明灯。这盏灯是道教法器,倘若遇到困阵,不论阵法何等精妙,祭出此灯皆能找到生门脱身而出。

    山上的阵法,很有可能是个困阵,即便是叠加的阵法,只要有困阵在其中,用这个九华明灯就管用。

    所以,张禹没说什么,等阿狗叼着箱子来到身边,他轻轻拍了拍狗头。然后扶住大护法的胳膊,说道:“前辈,咱们上山吧。”

    大护法点了点头,在张禹的搀扶下,二人一狗朝山上走去。众人盯着二人,等张禹和大护法走远,才有人议论起来,“这人是谁啊?”“我哪知道?”“师父管他叫前辈,那肯定是前辈高人了。”“既然是前辈高人,那怎么还得被扶着走。”“也是哈,而且我看他的眼睛,总觉得别扭,好像是个瞎子。”……

    张禹搀扶着大护法上山,他慢慢地向上走,因为是冬天,太阳正慢慢落山。他没有感觉到半点阵法的气息,潘家山这里他来过,还挺熟悉,既然张清风他们最后是在山顶失去的联系,张禹打算先去山顶瞧瞧。

    走了能有四分之一的山路,大护法突然开口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问题。”

    “问题……”张禹疑惑地说道:“没有啊……”

    “你再仔细看看……”大护法停下脚步,平和地说道。

    张禹明白,大护法这是让他用心眼去看。他闭上眼睛,周边只是一片黑暗,除了大护法和阿狗的存在,根本察觉不到其他。

    他跟着咬破手指,在眼前划了一下,然后四下观瞧。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看不到半点气运的存在,就连大护法的头顶也没有任何气运。

    通常来说,任何地方都是有气运的,潘家山是潘家的祖坟所在,虽然当初被人破了风水,而张禹也重新给收拾好了,按理说,是一块风水宝地。

    张禹纳闷地说道:“我真的什么也没看出来……”

    “以你的修为,若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只有肉眼才能看到周边的景物,你会不会觉得,有点不正常呢。”大护法淡然地说道。

    “确实是有点不正常。”张禹点头说道。

    “我也觉得不正常,所以我几乎可以肯定,在咱们上山的那一刻,咱们就已经陷入一个幻阵之中。只是这个幻阵,特别的巧妙,凌晨之前,不会显现出来,人也可以来去自如……这么做,主要也是担心,有太多的人陷入阵中,引来大的麻烦……毕竟在国内,还有警察和军队的存在,惹了国家力量,麻烦就大了……”大护法慢条斯理地说道。

    别看他久居海岛,但对于国内的情形,他也清楚的。

    闻听此言,张禹暗吃一惊,连忙问道:“前辈,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