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75章 我家祖传的是木匠
    “哧哧哧哧……”“哧哧哧哧……”“哧哧哧哧……”……

    海岛之上,张禹忙活的是满头大汗,他手里拿着电焊枪,正在将船帮上的铁板焊到一起。

    青年人和小丫头都没干过活,只能在边上看着,帮忙打下手。

    这时候,“嗤”地一声,两块铁板之间,被穿出来一个洞。

    一看到这个,张禹赶紧关了电焊枪,青年人和小丫头就在旁边,一下子就懵了,小丫头说道:“这怎么还穿出来一个洞,怎么办啊……”

    船是要下水的,穿帮上有一个洞,那还不得进水。

    “这个……”张禹抬起左手挠了挠头,琢磨起来该怎么办。

    青年人也是皱眉,说道:“你不是说你会吗?怎么没焊上不说,还给烧透了……”

    “我家祖传的是木匠,我觉得原理差不多,没想到……这么复杂……”张禹无奈地说道。

    “那你还不懂装懂……”青年人一脸的无奈。

    不想,这下小丫头不干了,马上冲着青年人说道:“那你行你来啊……都是张禹一个人在干活,看把他累的……”

    “我哪会……”青年人有点愧疚地说道:“我刚刚看到穿了一个洞,也是着急么……”

    说着,她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手绢,给张禹擦了擦头上的汗。

    “没什么,多练习练习,我也就知道怎么干了,现在都有点经验了,火候不能太大。这个活,急不来……”张禹说道。

    小丫头点了点头,说道:“是急不来……可是现在穿了个洞,该怎么办……”

    “找东西给补上。”张禹说道。

    “哪什么补?”张银玲问道。

    “这个……”张禹抬头抬头看了看,说道:“有!把船舱的铁板剪下来一块,焊到这上面!”

    “这能成么……咱们这是出海,不能漏了吧……”青年人多少有点担心。

    “应该没事……”张禹不敢确定地说道。

    可是眼下,除了这个法子,也没别的法子了。

    张禹虽然会炼器,可焊装游艇明显和这不是一码事。懂得技术的人才都死了,眼下只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他用黑色剪刀将船舱上的铁板剪下来一块,然后给焊到船帮上。作为一个焊工学徒,而且还是一个自学成才,没有师父带的学徒,工作的速度和质量,那也是可想而知。

    幸亏之前岛上的宾客在技术人员的带领下,已经把活干出来三分之二,要不然的话,等张禹他们头发都白了,也不可能把游艇给拼接上。

    无当道观。

    现在的光明山无当道观那可真的是一派兴旺,别看是大冬天,来上香的人也是络绎不绝。不说是国内国外的游客,就是光明镇这里,有一些专门的香客,隔三差五就来上香。特别是那些退了休的人,就差天天来上班了。很多香客们发现,自从来到光明山上香,时间久了,自己腰不酸、腿不痛,走路都有劲了。

    其实想想也是,爬一趟光明山下来,得走不少路呢。现在交通发达,很多人出门就是车,严重缺乏运动,这隔三差五的来爬一次山,肯定对健康有帮助。而且道观内赶上饭口,还提供饮食,吃的都是一些素菜,经常来这里爬山吃饭,什么酒精肝、脂肪肝的,差不多都能消退,让人恢复健康。

    还有一点就是,人都喜欢凑热闹,要是一个道观里没人上香,肯定也没人去。无当道观内上香都得排队,反倒是打破头往里面钻,谁叫无当道观有名呢。

    而且传的也邪乎,甚至还有传言说,来无当道观上香能治百病。这当然是替无当道观在那里吹,但张禹的弟子们,确实也帮一些病人治好了多年的疾病。

    今天来上香的人依旧很多,可道观里的道士并不多,要比往常少了差不多一半。

    杨颖和彪哥、杨怀年来到道观,马上有知客道人迎了上来,“几位信善面生的很,请问是上香,还是还愿,亦或是求医问卜。”

    杨颖说道:“我是无当集团的代理董事长杨颖,是你们方丈张禹的亲戚,不知道他现在什么地方?”

    “慈悲慈悲,原来是方丈的家人。家人已经多日不在观中,贫道也不知道。”知客道人说道。

    “那我想问一件事,你们道观是不是有人去潘家集之后走失了?”杨颖问道。

    “呃……”知客道人明显愣了一下,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听说的,现在情况怎么样呢?”杨颖又问道。

    “眼下大师兄带着观中半数弟子已经赶往潘家集查找,只是至今没有消息。”知客道人说道。

    “还没有消息……”杨颖皱了皱眉,说道:“那你们道观现在谁说的算?”

    “是师姐赵秋菊。”知客道人说道。

    “我想见见她。”杨颖说道。

    “请随我来。”知客道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谁都知道,张禹不单单是无当道观的方丈,而且还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杨颖是代理董事长,那就说明跟张禹的关系不一般。

    所以,知客道人也不通传,实在是没工夫通传,现在道观里的道士,都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这一来一回,等赵秋菊请人,又得来回折腾两趟,莫不如就直接把人给带过去吧。

    知客道人引领杨颖三人一直来到大殿,大殿内上香的人仍然是络绎不绝。现在都是下午快五点了,不少人甚至等着在道观吃晚饭呢。道观内一顿晚饭十块钱,在这个年头就是个成本价。很多人下午上山,排队上香之后,就等着吃这顿晚饭。要紧的是还管饱。看起来十块钱管饱有点太便宜了,没有道观和寺庙是这个价的,可当初定价的时候,张禹说了这么一句话,人家能大老远的过来,又爬这么高的山,那是瞧得起你。

    另外,别看道观内的道士都年轻,可是充满了朝气。不少年轻人也喜欢来这里,觉得能够修身养性。

    知客道人没走上香的正门,从正门旁边的小门进去,赵秋菊正端着拂尘,站在三清像旁边。知客道人将杨颖三个领到赵秋菊的面前,打起揖手说道:“师姐,这三位是无当集团来的人,其中这位女信善,还是方丈的亲戚。”

    一听说是张禹的亲戚,赵秋菊马上看向杨颖,抬起单掌说道:“无量天尊,不知贵客登门,有失远迎,还请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