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71章 唯一能做的事情
    杨怀年和杨颖一起回到无当集团,杨颖根本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拜托杨怀年多多费心,尽量想办法。杨怀年自然是义不容辞,两个人说了一会话,便各自回到办公室。

    杨怀年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首先做的就是打开电脑,查看无当集团的股票走势。

    只一瞧,他当场就有点懵了,此刻无当集团的股价,已经从上午的大跌变成大涨了,涨幅率达到10%。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杨怀年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随即掏出手机,拨了晋翱翔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里面响起晋翱翔的声音,“喂,怀年吗?”

    “是我……”杨怀年直接急切地说道:“无当集团的估价突然大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萧总和蒋家是什么态度?”晋翱翔没有回答杨怀年的话,反而这么来了一句。

    “看萧总的态度,一来是不相信,二来是不愿意出钱。蒋家那边,说是需要考虑,希望见到张总。可是张总……现在根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杨怀年颇为无奈地说道。

    “我猜他们俩也不会轻易出手。刚刚我和戚家抢筹了,所以股价才拉升到这个价位。”晋翱翔说道。

    “你和戚家抢筹了……”杨怀年愣了一下,跟着说道:“我已经看过了成交量,按照这个换手率,你起码要投入三个亿才行,你有那么多后备资金吗?”

    “我将正在操盘的股票抛出去了一些……”晋翱翔淡定地说道。

    “一天之内,抛出这么多股票,那是要赔钱的!”杨怀年急道。

    “确实赔了,可是我别无选择!因为我一直没有接到你的电话,我就知道,萧总和蒋家不会轻易出资。所以,我这才拉升股价抢筹,逼对方现出原形!”晋翱翔说道。

    “你的做法是没错,但这样一来,损失也太大了……而且,以无当集团的盘口,还有你手里有限的资金,又能抢到多少筹码……百分之一,也就不错了……”杨怀年说道。

    “张总不在,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不能一直都是原地待命,一点事情也不做吧……张总不计前嫌,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也报答不了……我眼下只能这么做,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虽然百分之一的筹码并不多,但我知道,很多时候,胜负往往就在这百分之一上面!还有,以现在的价位,我还能抢到百分之一,越往后面,股价越高,我怕是连那百分之一也抢不到了……你自己也要明白,让对手如此震仓吸纳筹码,他付出的代价是很低的,我只有这么做,才会让对手付出沉重的代价!即便他们赢了,我也不能让他们舒舒服服的赢!”晋翱翔郑重地说道。

    “或许,你说得是对的……可是这个时候,我又能做点什么呢……”杨怀年从晋翱翔的声音中,听出对方的豪情,反倒是让他有点惭愧起来。

    “你听我说,张总曾经先后两次击败范世吉,屡有高招,但我总觉得,以张总的年纪,不可能天才到这个份上。所以我认为,在张总的身边八成还有高人。眼下蒋宪彰按兵不动,摆明是在观望,担心输了之后,损失太大,才不敢出手!你还记得张总是怎么击败戚武耀的么,当时也是靠着猴哥理财的常乐行帮忙,才取得最后的胜利。我觉得,在这个时候,你可以去找常乐行,看他能不能出手相助……我相信,只要常乐行出手,蒋宪彰看到有援兵帮忙,觉得胜算可以,一定会出手的!”晋翱翔说道。

    他虽然不知道张禹背后的高人到底是谁,但他和张禹先敌后友,打交道的次数特别多,所以对张禹也渐渐的有了一定的了解。

    “对!猴哥理财……这样,那我现在就去找杨总,跟她一起去见常乐行!”杨怀年马上说道。

    次日天明,老君宫。

    海岛之上,正下着蒙蒙细雨,这给人一种清凉、舒适的感觉。

    昨天的大火,一直燃烧到现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山上的红云才退去。按照大护法的说法,红云在的时候,求雨肯定没用,现在红云散去,张禹很容易的就将雨求来。

    山上的树木丛林,已经烧的差不多了,雨水虽然并不急骤,却也能够将余火浇灭。山上弥漫着黑烟,原本的一座青山,变得不成样子。

    “前辈,火已经熄灭了,咱们再等一会,待山上的烟被压下去之后,就可以上去看看了。”张禹看向身畔的大护法。

    大护法点了点头,说道:“也不知道,现在山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显得十分感慨。虽然大护法已经双目失明,可他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是那样的熟悉。

    他们等了一会,硝烟终于被雨水压制。张禹和张银玲扶着大护法,加上青年人和阿狗,一起朝山上走去。

    就算下了雨,可山上依旧有那烧焦的味道。一路来到老君宫的正门,这里已经是断壁残垣,不像个样子,倒塌的院墙,都是黑色的。

    “这里应该就是老君宫的正门了……”大护法慢吞吞地说道。

    “是的,这里就是正门……”张禹答道。

    “一切都没了……一切都没了……”大护法唏嘘起来,他完全能够想象到,老君宫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停留了片刻,他们又继续向前走去。在大护法引领下,他们一直走过后宅的所在,来到山上。

    在快要到灵犀洞的斜侧方,这里原本是一片密林,眼下全都是黑灰。大护法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处所在,他指了指脚下,说道:“那些东西,当初应该是被我埋在这里,你们挖出来看看。”

    通常来说,在山上埋东西,必须要留有标记,否则的话,很容易记混淆了。特别是眼下,山上的一切都烧没了,大护法尚且能够直接找到地方,可见他对这里的熟悉程度。

    不用张禹动手,阿狗就开工了。这家伙的一双爪子,比之镐头、铁锹都要管用,就好似小型的挖掘机。

    挖了一会,就让它挖出来一个能有一米的深坑。再往下挖,却是“咔”地一声,明显是触碰到了什么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