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66章 叵测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杨颖说道。

    萧洁洁跟着又道:“杨总,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杨颖问道。

    “是这样的……当初范世吉拿下了我们金都地产51%的,在他死后,遭到清算。他自己名义下金都地产的股份,被法院判给银行抵债,后来流入到证券市场,余下22%的股份是因为用无当集团的资金购买,所以由无当集团持有。我现在打算出资将这些股份给买回来,不知道可不可以?”萧洁洁说道。

    萧洁洁的手里,拥有30%金都地产的股份,被清洗的股东,已经将手里的股票卖掉。加上几个老臣子手里还有点股份,总计是35%。

    这个数字,其实已经不少,再加上无当集团控股,简直是万事无忧。

    杨颖听了这话,不由得愣了一下,说道:“这个……洁洁,这件事我恐怕做不了主……另外,这22%的股份,价格可不低,你有那么多钱么……”

    一点没错,萧洁洁的手头倒是能够拿出来一定的资金,可真让她一下子吃入22%的股份,开什么玩笑。按照金都地产的市值,这22%绝对不是一个小数。

    “这……”萧洁洁迟疑了一下,说道:“你是代理董事长,这个也不是没有操作的可能性……”

    “话是这么说,可是现在,董事会已经多了几个人。当初无当集团算资产的时候,也是将这22%的股份作价的……如果说,现在操作,怕是另外的三家不答应……”杨颖为难地说道。

    这话倒是没错,之前整合的时候,集团持有的这22%的金都地产股份是算作无当集团资产的。这既然是集团的资产,萧洁洁想要较低的代价给拿回去,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了。

    “可是现在,有人大量吃入金都地产的股份,我有点担心……”萧洁洁故意这般说道。

    “这有什么可担心的,以你手里持有的股份,再加上集团持有的股份,已经超过51%的。旁人再怎么吃入,也顶多是操盘,这种情况,按理说并不稀奇。”杨颖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算了……”萧洁洁说道:“我没有别的事儿了,今晚我不回那边了,好些日子没回家,我想回家看看……”

    “那、那也好……”杨颖说道。

    萧洁洁这就挂了电话,杨颖那边听到挂线的声音,也就跟着挂了电话。

    杨颖心中纳闷,萧洁洁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有点想不明白。

    “要是小禹在就好了……”杨颖不自觉地想到了张禹。

    想到张禹,杨颖又想到,自己当初听到的通话,萧洁洁催促张禹,要将自己撵出家门。

    “不可能啊……小禹让我做代理董事长,怎么可能会将我赶出家门……一定是我听错了……”杨颖不自觉地琢磨起来,“可是,洁洁为什么突然在电话里这么说,还说今晚不回去住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会不会是洁洁故意让小禹把临时董事长的位置给我,想要将金都地产的股份拿走,这样一来,就能名正言顺的开除我……但、但这也未免太……阴谋了吧……”

    女人在有些时候,就能胡思乱想,特别是萧洁洁这反常的举动,更是让杨颖的心里没个着落。

    “铃铃铃……”

    这时,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起来。

    杨颖提起电话接听,说道:“喂,你好。”

    “喂,杨总么,我是杨怀年。”电话里响起杨怀年的声音。

    “原来是杨经理……对了,我还想给你打电话呢……”杨颖调整思绪,温和地说道:“刚刚萧总跟我说,吃入无当集团股份的是真发展投资公司,这应该属于正常的操盘……”

    “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杨怀年说道。

    “还有什么事吗?”杨颖又道。

    “没有了,杨总你忙你的,我挂了……”杨怀年说道。

    此刻的杨怀年并不在无当集团,而是在操盘工作室的经理办公室。

    他坐在大沙发上,晋翱翔陪坐在一边。

    等杨怀年挂了电话,晋翱翔说道:“怎么样?”

    “杨总说,吃入大量筹码的是真发展投资公司,她认为应该没有任何问道。”杨怀年说道。

    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两部笔记本电脑,两个人各一台,而且上面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全都是无当集团的股票行情走势。

    在连续三天的大涨之后,今天股票下跌,已经跌了能有5%。

    晋翱翔看了看股票的走势,说道:“理论上,确实没有问题,有可能是我多虑了……因为按照目前无当集团董事会上持股比例来看,除了戚家所掌握的8%之外,余下的则是达到62%的比重。如此权重的比例,应该不可能有任何问题……”

    “你也说是理论上了……可是回过头来想象,一家投资公司如果想要布局一只股票,会在这种情况下布局么……”杨怀年说着,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掏出来一叠文件,跟着递给晋翱翔,说道:“你先自己看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

    晋翱翔接过文件,看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是之前真发展投资公司对长兴酒店集团和长江旅游集团、飞华装饰集团的持仓报告。”

    “没错!”杨怀年点头说道:“这是我昨晚调查出来的,之前真发展投资公司就对这三家的股份进行吃入,却又不敢大张旗鼓的抬高股价,所以吃入的并不是特别多。可他们为什么偏偏定准了这三家公司吃入呢,难道说知道无当集团要和这三家公司合并……没错,四家合并之后,股价确实会大涨,可真发展投资公司吃入的筹码,远远不够在合并之后强势拉升股价的,因为这么做,只是给散户们抬轿子……他们吃下来的只是拉升起来的高位筹码而已……对,他们现在是震仓洗牌,看似是在操作这只股票。但你要清楚,利好消息已经出来了,哪个庄家会在这个时候才开始布局,未免晚了点吧……”

    晋翱翔听了他的说法,不禁点了点头,说道:“照你这么一说,这里面确实有猫腻。”

    “你我二人,当初都是帮各自的老板操盘,有的时候更是策划执行在证券市场上吃掉一家公司。这和咱们以前的手段,多少有点像?”杨怀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