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63章 晴天霹雳
    “我也发现了,一般第三天可没有这么放量成交的……其实就在复牌后的第一天,成交量就已经远超过我的预期……”杨怀年说道。

    “张总现在联系不上,你可有跟萧总她们请示?”晋翱翔说道。

    “我刚刚从董事长办公室回来,跟杨总说了这件事,杨总也找了萧总……萧总的意思是,会让人查一查,是不是有机构介入……如果说,吃入股票的人没有登记,那就说明有问题,会私人出资吃入一些股票。如果说,是机构的操作,那就不妨了……”杨怀年如实说道。

    “那你觉得呢?”晋翱翔问道。

    “我……”杨怀年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萧总说的也有些道理……可以等明天再看看……”

    “明天看看局势,也不是不妥。不过我倒是觉得,咱们应该做点什么……”晋翱翔说道。

    “怎么讲……”杨怀年说道。

    “不管是有人恶意吸筹,还是机构进行吸纳炒作,明天都会打压股价,进行震仓,将一些获利盘给震出来……也会让一些刚刚出手,小有收获的散户因为恐慌,而交出筹码。在这个情况下,我认为我们可以出手吃入一些,将无当集团的股价护住,抢夺一部分筹码……这个时候,若是对手大量吃入,跟我们进行争夺,就说明他们是不怀好意,如果他们不为所动,那就说明真的是机构囤货……”晋翱翔说道。

    “有道理……”杨怀年跟着说道:“集团证券投资部的资金,正在操作别的股票,如果想要吃入无当集团的股票,我需要找杨总请示,请她调拨资金……”

    “这个先不必,我的操盘室资金还算雄厚,完全可以调动上亿的资金进去试探一下。”晋翱翔说道。

    “这样也好……”杨怀年随即有些感慨地说道:“张总果然是知人善任,用人不疑……整个工作室的资金,都可以由你说的算……”

    “张总对我恩重如山,不仅是知遇之恩,更是对我深信不疑。就凭这些,已经让我无以为报了……”晋翱翔郑重地说道。

    老君宫,大护法的院落中。

    张禹抱着小丫头的三伯父的尸体,青年人抱着师父的尸体从厢房内走了出来。小丫头跟在张禹的旁边,大黑也跟在后头。在大黑的嘴里,还叼着一个皮箱,这个皮箱就是张禹他们的。

    皮箱之前被带到了这里,正是有它叼来的,阿狗明显是一条负责任的狗,知道东西是主人的,便给叼了出来。

    来到院中,大护法一个人站在那里,此刻再看大护法,在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那股傲气,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他显得有些落寞,似乎是不知该何去何从。

    其实想想也是,大护法心都是在老君宫的身上,眼下老君宫算是毁了,他的朋友和对手,全都死光了。这个世上,对于他来说,仿佛没有什么可再留恋的。

    见大护法这般,张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说道:“前辈,您不是想要老君令和老君金券么……现在我就帮你取来……”

    “老君令……老君金券……”大护法的身子为之一颤。

    是啊!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如果不是为了这个,自己又怎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你等着,我现在就把东西找来……”张禹嘴上说着,先将抱着的尸体放到花坛上,跟着收了自己的法器,从黑无常的身上,找到老君令。

    这老君令,看起来朴实无华,张禹即便用手触碰,也无法感觉到上面有丝毫灵气。而且这东西上,并没有符篆,如何使用,怕是只有大护法有可能知道了。

    张禹接着来到楚中天的身边,解开楚中天的紫色长袍。在长袍之内,有一块护心镜,这护心镜上面满是裂纹,已经没有半点灵气,显然是被打废了。他又脱掉楚中天里面的衣服,就见楚中天的身上,贴身放着一块金色的弧形薄板,他将金板拿了起来,上面同样感觉不到有丝毫灵气。

    一般在电视里面,所谓的丹书铁券,大概就是这个样子。金券不大,却也能够护住楚中天的一半身子,以至于当时七星刀并没有在楚中天的身上留下七个血窟窿,有四刀是钉在金券之上。金券自然是没有丁点损伤。

    张禹捧着金券,在金券的正面,刻满了红色的符篆,这个篆文有点古怪,张禹只能勉强认出四分之一。

    他拿着老君金券和老君令来到大护法的面前,说道:“前辈,这里就是老君金券和老君令了……”

    大护法抬起双手,不难看出,他的双臂都在颤抖。这一刻,他实在是太过激动。张禹将两件东西放入大护法的手中,大护法的手都在颤抖。

    “老君令……老君金券……我终于得到了……”大护法的声音都有些哽咽。

    然而,就在这一刻,大护法突然感觉到手掌一烫,令他的手掌吃痛不已。他连忙一撒手,老君令和老君金券同时掉落在地。

    跟着就听“噗”地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烧着了。

    “这……”“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自己点着了……”张禹三人惊诧的声音旋即响起。

    一点没错,就在大护法撒手的一瞬间,老君令和老君金券竟然同时点着了。

    “轰隆隆……”

    与此同时,天空中猛然砸下来一道惊雷。这道惊雷,仿佛晴天霹雳。只是眼下,正是日落西山的时候,闪电能够看得十分清楚。

    紧接着,又是“啪嚓”一声巨响,仿佛是什么东西遭到雷击,所爆发出来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小丫头担心地说道。

    “过去看看!”张禹说道。

    他随即看向大护法,说道:“前辈,我背你走,咱们过去瞧瞧。”

    “好。”大护法立刻点头答应。

    张禹直接蹲到大护法的身前,将大护法给背了起来。小丫头则是抱住三伯父的尸体,跟着张禹往外走。青年人收回袈裟,盖到师父的身上,一起出了大护法的宅院。

    大护法的耳力,着实有够好的了,即便是这种情况下,他都能真切的判断出来,遭受雷击的地方是在哪里。

    在他的指引下,张禹很快来到老君殿。不等到近前,他们就已经能够看到,之前那雄伟的老君殿,此刻化为一片废墟。废墟之上,还冒着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