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60章 眼熟
    听到风声响起,楚中天顾不得别的,急忙睁开眼睛。他随即看到,一条绳子和一件黑色的袈裟,一起朝他这边席卷而来。

    楚中天猛地一咬牙,也顾不得腿上的伤势,从地上跳了起来。左腿上的疼痛,令他闷哼一声,他跟着急提真气,让身上再次泛起一团淡淡的黄色光华。

    光华才一浮现出来,黑色袈裟就来到楚中天的头顶,将他给罩住。玉虚绳更是将楚中天给围住,只是想要更进一步,将他给捆住,却是不能。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青年人的嘴里不停地念叨起来,像是一心要将楚中天给罩住不可。

    这若是换做别人,怕是早被拿下,可楚中天终究是楚中天,瘦死的骆驼也要比马大。

    “啊!”

    楚中天突然爆喝一声,双臂向外一分,身边的玉虚绳和头顶的黑色袈裟,竟然一起被震飞出去。

    “咳咳咳咳……”但是,楚中天才一震飞这两件法器,身上的黄色光华也消失不见,更是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口鲜血嘴里喷射而去。

    “咻!”“咻!”“咻!”“咻!”……

    七道寒芒再次从墙头射下。没错,这正是张禹的七星刀。

    大护法在路上说过,绝不能给楚中天喘息的机会,一旦老君令在手,谁生谁死就不好说了。

    所以,张禹和青年人选择了楚中天最为虚弱的时候下手,而且是毫不留情,让楚中天根本都来不及还手。

    “啊……”一声惨叫,从楚中天的嘴里爆发出来。

    呈北斗七星的七道寒芒,尽数钉在楚中天的身上,鲜血旋即淌出。楚中天再也无法坚持,他只觉得身子一软,无力地向后倒去。

    “噗通……”

    张禹和青年人看到楚中天倒下,一同从墙头跳下,他俩快步走到楚中天的身前,低头看向楚中天。

    楚中天躺在地上,嘴里只是发出无力的喘息。连番的鏖战,已经让他筋疲力尽,刚刚震飞玉虚绳和黑色袈裟的那一刻,更是令他油尽灯枯。

    楚中天也看到了张禹和青年人,看见张禹站在那里,楚中天的目光中露出惊诧。

    “你……你是人是鬼……怎么会活着……”楚中天无力地问道。

    他实在是想不懂,张禹和青年人为什么能够活下来,而且看起来精神头还很好,一点也不像挨饿的样子。

    “实不相瞒,在灵犀洞内,另外还有密道……我们是躲进密道之中,这才没有被你们发现……”张禹如实说道。

    “还有……密道……哈哈哈哈……”楚中天不禁苦笑起来,因为灵犀洞内还有密道的事情,连他都不知道。要知道,灵犀洞当年可是他的地方,自己不仅不知道里面有密道,甚至还被关在那里许久。

    他的笑声很是无力,又断断续续地说道:“秦西云……是不是……已经死了……”

    张禹刚要如实回答,青年人却抢着说道:“他死了……”

    “死了……哈哈哈哈……”楚中天得意地笑了起来,眸子里似乎没有了遗憾。不过片刻之后,他又说道:“那个贱人和我儿子呢?”

    “都死了……”青年人答道。

    一听这话,楚中天的身子颤了颤,急切地问道:“怎么死的?”

    “夫人听从那个薛九斗的话,要带着你儿子出来跟你谈判,跟我们打了起来。后来……”青年人表现的十分淡定,将当时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楚中天说了一遍。

    听了她的讲述,楚中天无力地说道:“都死了……都死了……都……呃……”

    说到这里,他的脑袋一歪,再也没有了气息。

    张禹蹲下身子,抓住楚中天的脉门,确定楚中天确实是死了。

    他看向青年人,说道:“刚刚你为什么说,前辈已经死了……”

    不等青年人回答,院门那里响起了大护法的声音,“当年的秦西云确实是死了……”

    张禹忙朝门口看去,只见大护法在张银玲的搀扶下,慢慢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前辈,你为什么也这么说……”张禹起身问道。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大护法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息,“唉……师父对我有养育之恩,或许怪只怪,我当年太过争强好胜……孰是孰非,谁都谁错……呵呵……偌大的老君宫,今天变成这步田地……”

    这一刻,大护法的泪腺之中,不由得淌出眼泪。

    大护法又跟着说道:“老君宫毁了……是我一手造成的……在我被老君令打中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那对我来说,或许也是一种解脱……楚中天也算是一代枭雄了……”

    他的这句话,说到青年人的心坎里。青年人之所以回答楚中天,大护法已经死了,就是不希望这个强悍的对手含恨而终。

    “前辈,楚中天已经,这里的人都死了,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张禹说道。

    “那些东西都在我的手里,你们跟我去取……他们应该还剩有食物,我相信这些食物,足够咱们将游艇给组装上了……”大护法平和地说道。

    “好!”张禹立刻点头。

    不过这时候,小丫头张银玲却突然说道:“等一等……”

    “怎么了?”张禹问道。

    “保护我的那位前辈,他的尸体还在这里……我想再祭拜一下……”小丫头扁着小嘴说道。

    “师父!”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青年人,青年人即刻说道:“我师父的尸体在哪里?我要将师父的遗体带走!不能让她葬身在岛上,我要把她带回去!”

    “就在那个房间……”小丫头指向右侧,也就是正房右手边的那个偏房。

    青年人马上跨步,飞快的朝那个房间跑去。张银玲则是先对大护法说道:“前辈,你先在这里等一等,我去祭拜一下那位前辈。”

    “嗯。”大护法点了点头。

    张银玲跟着朝房舍跑去,青年人的速度最快,已经进到房间,小丫头在走到房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地上有一块八卦镜

    在见八卦镜之时,她不由得停下脚步,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八卦镜。

    张禹也走了过来,他走的并不快,但此刻也来到小丫头身边。看到张银玲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八卦镜,他好奇地问道:“三妹,怎么了?”

    “这东西,我觉得眼熟……”青年人扁着小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