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61章 悲伤
    “眼熟……”张禹愣了一下,追问道:“怎么还眼熟呢?你在哪见过?”

    “在我家里……”小丫头蹲下身子,将八卦镜给捡了起来,正反面的看了一下,跟着叫道:“没错、没错……就是我们家的阴阳镜……听我爸说,家里一共有四块……”

    在小丫头审视八卦镜的时候,张禹也在打量。这八卦镜确实与众不同,因为一般的八卦镜只有一面,而这八卦镜却有两面。两边都有太极图案,不过两边都有外圈,颜色也有所不同,一边是黑色,一边是白色。

    “阴阳镜……”张禹嘀咕了一句,也是有点纳闷,怎么这里还会有小丫头的东西。

    这时候,大护法缓缓地向前走来,说道:“阴阳镜是龙虎山天师府的独门法器……两边都有八卦图案,两边的外圈为黑白二色,阳镜为白色,阴镜为黑色……”

    “那这个真的是八卦镜……”张禹诧异起来,对小丫头说道:“给我瞧瞧……”

    张银玲将阴阳镜交给张禹,扁着小嘴,有点担心地说道:“会不会有我家的人来这里了……可别出什么事……”

    张禹接过阴阳镜,随即感觉到,这阴阳镜上面,一点灵气也没有,简直是平常之极。

    于是,张禹立刻安慰道:“这镜子上一点灵气也没有,搞不好是一个冒牌货……这样,先让前辈给判定一下……”

    “嗯。”小丫头马上点头。

    他俩一起来到大护法面前,张禹将手里的阴阳镜递给大护法,说道:“前辈,请您帮着看看,这是不是真的阴阳镜……”

    大护法接过阴阳镜,伸手仔细摸着,别看他瞎了双目,又已经修为尽失,但经验却摆在那里,并非张禹所能及。

    摸了片刻,大护法说道:“这确实是天师府的阴阳镜无疑……另外,在岛上的宾客中,应该也有天师府的来人……当日在灵犀洞外,与我交手的宾客们,好像有一个用阴阳镜的高手……”

    “真的是我的家的人……”青年人立马就急了,急切地说道:“前辈,不知道哪个人是啊……”

    大护法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些宾客都有化妆,我看这样,你们可以将他们脸上的装扮给摘掉,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

    “好。”小丫头立刻点头。

    大护法是瞎子,他哪能辨认出来,到底是哪个人用的阴阳镜。

    张禹陪着小丫头,将院子外面的八个宾客脸上的装扮都给抹去,有的是油彩,有的是人皮面具,可忙活了一顿,张银玲也没发现哪个人是自己认识的。

    “没有……”小丫头扁着嘴巴说道。

    “宾客们不可能就这么少,前辈说过,会有人进到他的房间……走,咱们到里面看看……”张禹提议道。

    “嗯。”小丫头应了一声,随着张禹一起进到大护法的房中。

    一进房门,就看到六具尸体倒在地上。其中有一个张禹认识,正是孙明华,另外还有一个蓝袍大管事并一个白袍人与一个黑衣汉子。余下的两个,一个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一个是一个白脸汉子。

    “先看看这两个人……”张禹说道。

    他先是来到白脸汉子身边,伸手去抹对方的脸,上面的白色,只是油彩,抹下来之后,这汉子的脸色是古铜色,略微有点黑。

    “你认识吗?”张禹随即问道。

    小丫头仔细辨认,最后摇头说道:“不认识……”

    张禹又抢到那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身边,伸手去摩擦他的脸。只摩擦了几下,就能确定他的脸上戴着的是人皮面具。

    张禹从腮帮子那里,揭开中年人脸上的人皮面具,这次不等张禹询问小丫头,小丫头就已经大叫起来,“三伯父!”

    “他是你三伯父……”张禹惊道。

    “是我唐伯……”小丫头跪到尸体旁,眼泪跟着就淌了下来。

    “你唐伯……他竟然也到黑市交易了……”张禹皱起眉头。

    张禹有点吃惊,想不到连天师府的人也会亲自上岛交易。不过大护法也说过,不管是正一教,还是全真教,也都会参加黑市交易。毕竟谁都有可能得到一些用不上的法器,这些法器想要在国内找人交易,十分的困难与不便,只有来到黑市这里,才最容易换到有价值的物品。

    由此也不难想象,黑市中之所以会充斥着天师府和重阳宫等多少门派的圣药,极有可能是他们一旦遇到价值更高的宝贝,只能自己搭上一些东西进行交换。不愿与这些东西失之交臂。

    “我也想不到,我们家的人也会到这里进行交易……现在我三伯父死了……这可怎么办……”小丫头哽咽地说道。

    张禹抓住这人的手腕,这人表面上打扮的是四十岁左右的模样,摘下人品面具后,看样子能有五十。一搭脉搏,张禹就能确定,人已经死透了,而且还能确定,这是被老君令给打死的。

    世上如大护法这般修为的高手,显然是不多的,大护法挨了老君令一击,也就是能够多撑一会,若非舍利子的神奇,同样是要丢掉性命。

    张银玲的三伯父,修为自然也不低,但肯定是比不得大护法。要不然的话,当初那么多人在灵犀洞外联手,尚且无法干掉大护法,可见之间的差距。

    “我看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只能是将他的尸体带回天师府了……”张禹说道。

    “嗯……”小丫头点了点头,抽泣地说道:“我绝对不能把三伯父的遗体留在这里,一定要把他带回去……”

    张禹将三伯父的尸体给抱了起来,出了房间。

    二人来到院子里,却不见青年人从边上的房间里出来。

    张禹看向张银玲说道:“他怎么还没出来,要不然咱们去看看他吧。”

    “我也这么想的。”张银玲扁着小嘴说道。

    两个人一起走到旁边的厢房,进门是个堂屋,左右也各有一间卧室。在左边的房间内,此刻传出诵经的声音,张禹和小丫头走了过去。

    一进门,就能看到死去的中年男人躺在床上,青年人跪在一旁,正在给师父诵经超度。青年人的脸上,满是泪水,看得出来,她是何等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