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54章 不找你还能找谁!
    大护法的一番分析,说的头头是道,张禹都不禁再次暗自佩服起来。大护法都到了今天这步田地,尚且能够运筹帷幄,洞悉一切。

    青年人在一边说道:“前辈,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做?”

    大护法似乎早就有了对策,说道:“暂时咱们先按兵不动,不必着急,反正食物还有……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肯定会去找缺失的东西,到那个时候,就有意思了……”

    “有意思……”青年人立刻好奇起来,“前辈,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不着急、不着急……我有点渴了,先喝点水……”大护法高深莫测地说道。

    “前辈,请喝水……”张禹赶紧去拿水壶,然后递给大护法。

    灵犀洞。

    楚中天和孙明华等一干人正在洞里休息,楚中天早已经放弃去深坑内找人的想法。

    绳子不够长,孙明华又百般借口,其他人还没那个本事,总不能自己亲自下去吧。若是自己下去,孙明华在上面反了水,那自己就永远也上不了了。那个鬼地方,他这辈子也不打算进去第二次。

    守在这里等待掌教夫人他们带着自己儿子出来摊牌,结果却一直等不到,楚中天都有点失去了耐性,他甚至觉得孙明华说的没错。在大护法死后,这些人恐怕都死在阵里。

    就在这时候,洞口响起了脚步声。很快,楚中天就看到葛俊带着王双和史威从外面跑了进来。

    葛俊三人朝楚中天这边赶来,快到床边的时候,一起停下脚步,躬身说道:“参见掌教!”……

    “情况怎么样?船组装好了?”楚中天问道。

    葛俊没有出声,而是转头看向王双。

    王双小心翼翼地说道:“回掌教的话……穿上的发动机组件缺失了一部分,另外还缺少一个轴承和一根皮带,以及油箱的阀门……游艇少了这些,其他的东西只是一堆废铁,根本开不走……”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儿!”楚中天腾地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

    “确实如此……那些帮忙安装游艇的宾客们在知道之后,立时就火了……是他们带着我们上来了……说是要见掌教您……”王双结结巴巴地说道。

    “混蛋!”楚中天恨得咬了咬牙,他心中清楚,这些人摆明是来兴师问罪的。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跨步朝洞外走去。

    其他的人见他出去,都赶紧跟了上去,如同众星捧月,簇拥着楚中天出来灵犀洞。

    来到洞外,楚中天就看到在十步开外,站着一众宾客,领头的自然是那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

    楚中天先是一抱拳,说道:“不知诸位请楚某出来有什么事?”

    中等身材的中年人也是一抱拳,平和地说道:“楚掌教,我想发生了什么,你的下属已经向你汇报了……游艇之上缺少重要的物件,这样一来,其他的东西就是一些破铜烂铁,根本无法出海……所以,我希望楚掌教将那些东西给拿出来……”

    “那些东西怎么可能会在我这!”楚中天直接说道。

    “船是由你们保管,而且我们在打开仓库大门,进到仓库里之后,还遇到了厉害的阵法……有如此阵法守着,我想也没有人能够偷走其中物件……是以,除了找楚掌教,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找谁……”中年人仍然是心平气和地说道。

    “仓库里的阵法,也不是我布置的。占据灵犀洞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离开,一直在等我儿子……想来那阵法,很有可能是叛徒秦西云布置的……”大护法理直气壮地说道。

    “他都已经死了,让我们上哪找他索要其他的东西!”中年人仍然平和地说道。

    “他到底死没死,我也不敢肯定……因为他负伤之后,逃入了灵犀洞内的一个阵法之中,这个阵法连我都破不了,所以只能在外面等……阁下如果想要知道那些东西在哪,不妨进去问问他……”楚中天说道。

    “呵呵……”中年人淡淡一笑,说道:“我们跟他无冤无仇,只是想离开这里而已。那阵法既然连楚掌教都破不了,我等就更加没有办法了……船上的重要物件在哪,我们只能找楚掌教来要了……”

    “听你的口气,就是不相信本座了!”楚中天的眼珠子立时瞪了起来。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楚中天也不是好脾气,此时此刻,他真的有点忍无可忍了。

    中年人倒是不惧,却依旧心平气和地说道:“船上重要的部件不见,楚掌教即便找到儿子,怕是也无法离开。说实话,岛上也没多少吃的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十分焦急的,可是楚掌教你,似乎并不着急。所以我们才认为,要不那些部件是在楚掌教的手中,要不就是楚掌教另外还有船只接应。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不找你还找谁……”

    “没错,我们看楚掌教一点不着急的样子,似乎是根本不担心离开这里。”“楚掌教,你整出这么大的手笔,若说没有船只接应,我们可是不信的。”“就是,现在岛上就是你我双方,你们是主,我们是客,客人想要走,自然得找主人想办法。”……其他的宾客们,立时纷纷嚷嚷起来。

    船上少了重要部件,楚中天也不是不着急,只是对方冤枉他,这让他有些恼火,但还得压着火气跟对方讲道理。

    若是接应的船只,楚中天是真没准备,正如大护法所料,他根本就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要给屁接应的船只。而且到了后期,出海采购的都是大护法的嫡系亲信,就算是谭复阳想要出海都不可能,因为没有谭复阳出海的事情,如果一意要求,以大护法多疑的性格,谭复阳也害怕。

    楚中天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接应的船只是真的没有,本座当初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就没准备。其实现在,我也着急,无奈刚刚诸位一上来就认定那些东西是在本座手里,本座总是需要解释解释吧。”

    “你说的也没错,可是眼下的这个局势,大家也算得上是同舟共济。我们绝对不会眼睁睁的饿死在这里……楚掌教,你终究是这里的主人,是不是应该拿出一个办法来,给我们指条明路……”中年人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昂起头来,多少有些傲气。不过,他也算是给了楚中天面子,仍然还能保持语气的和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