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43章 锁子甲
    张禹又咬了一口肉饼咽下,说道:“该吃就吃……忘了我说的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了么……我要不吃,我可喂你吃了……”

    “谁用你喂!”一听张禹这般说,青年人不由得芳心一颤,双颊火烫,忙厉声来了一句。

    但说完这话,她还是咬起肉饼,吃了起来。

    肉饼一共是十张,个头不小,这么大的肉饼,张禹吃一个就饱了,青年人吃下半张就够了。

    张禹故意查了一下个数,说道:“十张饼,这里是七个人,看这样子,下面应该就是那三个人。”

    青年人走到深坑旁边朝下面看了一眼,用不大的声音说道:“绳子什么的都在下面,看样子等下会有人上来取。”

    “想必肯定是这样,咱们也不用着急,就在这里等着……”张禹说道。

    “可是……这两个送饭的人若是迟迟不回去,你说楚中天会不会起疑,前来查看……”青年人说道。

    “查看……我想肯定会来查看的……但是,我认为楚中天肯定不能自己来,应该是派人前来查看……”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咱们完全可以依样画葫芦,在这里守着,给他来个突施冷箭,将来人也给解决……”

    “那个时候,楚中天肯定坐不住……应该会亲自前来查看,等他来的时候,咱们已经走了……”青年人笑了起来。

    二人又跟着动手,将白袍人和黑衣汉子的尸体也给搬到先前那堆尸体的旁边,也让他俩盘膝坐着,从远处看,绝对看不出什么端倪。那个食盒,就放到这些人中间的位置。

    刚忙活完这个,突然有铃铛的声音响起。

    他俩忙转身观瞧,随即便能确定,铃铛声是从深坑下面传出来的。

    张禹和青年人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谁都明白,肯定是下面的人要上来拿吃的。张禹之前见到过黑衣人使用轮轴,知道该怎么用。

    他马上来到轮轴边上,缓缓地转动轮轴。轮轴拴着绳子,绳子上还绑着箱子,箱子里还有人,分量着实不轻。也就是张禹力气比较大,这才能一点点的转动轮轴,让绳子慢慢上提。

    青年人则在深坑旁边,看着下面的情况,在她的手掌拖着弥勒金光塔,只要看到来人,就会立刻动手。张禹转动轮轴的同时,也在看着青年人。一旦青年人动手,就说明距离够了,自己不需要继续转动,只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帮忙就好。

    转动了一会,青年人已经隐约能够看到,下面有个黑影正慢慢的上来。紧接着,下面也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怎么这么慢,没吃饭啊!”

    张禹和青年人自然不会接茬说话,张禹只管慢慢的转动,其实他也想快点将箱子给拉上来,可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肯定是比不得几个人一起使劲。

    青年人盯得更加紧了,她很快就看得清楚,箱子里站着一个蓝袍人。上来的人只有一个,青年人不由得心头一喜,手中的弥勒金光塔直接抛了起来。

    “刷!”

    一道金光立时朝坑下照去。

    深坑下面本来就黑暗,箱子里的人自然会抬头往上开,突如其来的金光,令那人大吃一惊,眼睛差点没被刺瞎了,他急忙闭上眼睛,嘴里叫道:“这是……”

    他本想说“这是什么”,可后两个还没等说出口,人便无力地瘫倒在箱子里。

    没错,青年人在使用了弥勒金光塔之后的一瞬间,跟着打出金刚镯。金刚镯从上往下打去,正中那人的脑瓜子,打的是脑浆迸裂。

    紧盯着青年人的张禹,一看到青年人出手,两步就抢到坑边。七星刀已经握在手上,却是没有看到其他的人。

    “怎么只有一个人?”张禹疑惑地说道。

    “就是一个……看来另外的两个,应该没一起上来……”青年人说道。

    “想必是还在那里守着,这样也好,待他俩等的不耐烦了,一定会过来瞧瞧。”张禹说道。

    “到时候再顺手将他俩干掉。”青年人笑道。

    张禹跟着回到轮轴那里,继续转动轮轴,将箱子给转了上来。

    箱子里只有蓝袍人的尸体,脑瓜子被打了个大窟窿,脑浆夹杂着鲜血,冒出好多。

    张禹一把抓住蓝袍人的衣服,准备将人给提出来。可只一用力,却感觉抓到了硬物,好像是什么金属。

    他随即响了起来,那天晚上,自己曾经用七星刀射中这家伙的身子,但这家伙却丝毫无损。在那一瞬间,还能听到了金铁交鸣之声,七星刀就好像是射到了钢板上。

    想到这里,张禹心头一喜,这家伙身上肯定穿着护甲之类的法衣,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挡住七星刀。

    张禹一用力,直接将佛珠大管事给提了出来,丢到地上。他跟着蹲下身子,双手一用力,扯开了对方的长袍。

    果不其然,就见佛珠大管事的长袍里面,露出一件金灿灿的锁子甲。

    这件锁子甲上的材料,看起来像是黄金,张禹伸手一摸,上面充满了灵气。锁子甲是一个一个的小小金环拼成,而且是密不透风。

    这让张禹忍不住说道:“好家伙,我说的么……”

    青年人也看到了锁子甲,跟着说道:“运气不错,你把这件锁子甲穿上,我觉得能顶不少事……”

    张禹自然不会客气,七手八脚的将老者的长袍给扒了下来,随后解下了锁子甲。

    这件锁子甲着实不一般,看起来并不厚实,且入手极轻。如此重量跟锁子甲的样子着实不成正比。张禹不禁有点纳闷地说道:“这锁子甲到底是什么材质制成的,怎么这么轻。”

    “很轻吗?”青年人好奇起来。

    张禹将锁子甲递给她,青年人接到手里,也不由得诧异地说道:“确实是够轻的了……黑市里的好东西,果然够多的……”

    她将锁子甲递给张禹,张禹先是脱下外衣,跟着又脱下衬衣,将锁子甲穿到最里面。锁子甲穿到身上,就好像根本没穿一样,让人没有丝毫感觉。张禹又穿上衬衣和外衣,看了看佛珠大管事的尸体,说道:“咱们把尸体烧了,顺便将箱子打扫一下,再给它送下去……等着黑白无常上来……”

    青年人笑着点头说道:“就是这样……将他们一个个都给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