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41章 判断
    按照大护法的说法,弥勒金光塔的杀伤力看起来确实不大,但法器就是这样,有些法器属于辅助性法器,杀伤力是不大,却能够起到扭转战局的效果。就好像张禹手里的照魂镜,在单挑的时候,特别管用。

    青年人从大护法的手里接回弥勒金光塔,她催动真气,心中默念大护法说的咒语。果不其然,真气又和弥勒金光塔有了联系。

    “这个也管用……”青年人兴奋地说道。

    嘴上这么说,她心中不禁感慨,大护法的记忆力实在是太强了,搞不好密室里所有的法器的咒语,大护法全能知道。若是自己能够早一点知道这两件法器的咒语,肯定不会被高个中年人打伤,凭着弥勒金光塔的辅助,再配合金刚镯,估计就能把高个中年人打个够呛。

    她跟着想起来那把金黄色的大伞,说道:“前辈,我们在密室还看到一把大伞,这把大伞上的佛气很重,不知前辈可知道这把伞是什么名堂。”

    “这把伞叫作九曲混元伞,乃是一件佛家至宝,凭借上面的佛气,完全可以确定,它十分的厉害……但是,我并不知道它的咒语……”大护法说道。

    “连您都不知道……”青年人有些失落地说道。

    张禹则是说道:“前辈,传闻黑市能够破译天下间所有法器的咒语,为什么连您都不知道呢……”

    “这倒是不假,可是这把伞是在五年前的交易上所得……黑市虽然能够破译天下间所有法器的咒语,却也需要借助一件法器,这件法器就是老君金券……当年我没有找到老君金券和老君令,是以便无法再破译法器的咒语……”大护法颇为无奈地说道。

    可能是想到自己因为一心要得到老君金券和老君令,反而让自己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大护法不禁还有些伤感。

    “原来如此。”青年人无奈地说道。

    “其实没有这把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咱们做咱们的事情就好……”张禹说道。

    “这倒也是……”青年人说道:“这把伞如此沉重,携带起来也不方便……”

    很多人都是这样,既然无法得到,无法使用,总要给自己一个托词。

    小丫头睡的很死,现在也没醒过来。

    张禹和青年人没有招呼她,当下辞别大护法,出了石门,一路朝山顶赶去。

    正如大护法所说,眼下真的是黑天。二人借着星光,一路进到老君宫,轻车熟路的朝山顶赶去。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低声商量,青年人说道:“你当时是跟着他们一起上的山顶,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那个大管事当时带了黑白无常,还有一个白袍管事,以及六个黑衣汉子一起上到山顶。我认为,他们应该不太可能知道另外还有一条路,所以那个大管事和黑白双煞一定会守在下面。山顶之上,差不多只会有那七个人。你我现在实力大增,我相信想要干掉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在出手的时候,不让他们察觉,进而放出信炮就好。”张禹说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那个大管事和黑白无常会在洞里面,而不是在上面守株待兔。之前你是因为假装帮楚中天弄回儿子,所以他们才跟着你去,作为接应……眼下你已经不知所踪,我想他们都有可能认定,咱们都藏在那个阵法里……咱们手里没有食物,自然不可能一直在里面等死,到时候势必是要出来……那个坑如此之高,根本不可能有人上得去,按照正常逻辑,他们甚至只需要把坑给堵住,然后留力在入口的山洞里等着,也就行了……就算是留人在山顶,也不应该是在下面了……”青年人分析道。

    “那咱们假设一下,大护法的那个阵法,真的可以一直藏身吗?”张禹问道。

    “那个阵法需要默念咒语,加上配合步法,才能走过去。而且,绝对不能多加停顿,否则的话,就会变成聋子。甚至即便是闭着眼睛,哪怕时间久了,也会被刺瞎双眼。所以,那个阵法除了又聋又瞎的人之外,根本没人能在里面逗留,除非是大护法没有受伤的时候。”青年人说道。

    “原来是这样……”张禹点了点头,说道:“楚中天的修为极高,即便是破不了这个阵法,我觉得应该也能看出来,阵法之中恐怕不能久留。还有一点就是,在楚中天的心中,他的儿子应该还活着,大护法恐怕已经死了,他的儿子会成为我们手里唯一的筹码……正常情况下,我们在饿的不行的时候,一定会以这个筹码来向他索要食物,甚至让他给我们一艘船离开,楚中天肯定也会想到这一点,即便当时没有想到,现在也该想到了……所以我认为,他一定会在洞口进行埋伏,甚至也布置一个阵法,只要我们出来,他就会坠入他的瓮中。一个幻阵,以楚中天的实力,给他一秒钟的时间,他就能够将儿子抢回手里……”

    “没错。”青年人点头说道:“如果他真在那个阵法的门口布置一个幻阵,那我们只要出去,他一定能够轻而易举的抢回儿子。”

    “还有就是,正常的逻辑下,我们走前面那条路的概率虽然很大,却同样也有可能走后面的那条路。你要知道,面对筹码的时候,楚中天可以做到当机立断,可是他的手下不行,需要进行请示,难免畏手畏脚。如果说,我们从后面的路走,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那一定会想办法爬上去……坑确实是深,却不代表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毕竟我们这么多人的身上还有不少法器,一点点的往上爬,并非不行……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上面的人真的敢出手向下攻击么,他们不怕孩子摔死么……我想楚中天甚至都会担心,我们在向上爬的过程中摔下去,特别是他唯一的儿子……”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

    “这倒也是……那你说,楚中天会怎么做?”青年人问道。

    “我说过了,在楚中天的心目中,大护法已经死了,就算不死,也是个废人。他根本不会把剩下的人放在眼里,如果我是他,同样也会在后面的甬道内布置一个幻阵……只要我们一进去,就由那个大管事和黑白无常出手,抢了孩子,其他的人能抓就抓,抓不到就杀。”张禹正色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