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40章 我们要的只是结果
    “爷爷,这一点你放心,哪怕是败了,咱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且,咱们也不会输。”戚武宣自信地说道。

    “哦?”戚光疑惑地说道:“这话怎么讲?”

    “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合作伙伴,她会出手帮咱们吃下无当集团的股份。她的手笔,咱们家或许都无法比拟。”戚武宣说道。

    “这是个什么人,我之前怎么都没有听你提及?”戚光好奇地说道。

    “就是华信银行镇南支行的副行长苏雅莲。”戚武宣说道。

    “镇南区区长厉君傲的小姨子……”戚光马上说道。

    “正是。”戚武宣点头。

    戚光有点纳闷地说道:“你是怎么请到她帮忙的?她又是怎么答应的呢?”

    “厉君傲和温琼对于计划单列特别经济区都是志在必得,可是厉君傲的镇南区内,矿业集团和林场先后两次出了问题,这两家都是国企,虽然和厉君傲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他毕竟是镇南区的第一责任人。在用人和监管方面,多多少少是有点责任的……据我所知,这两家企业的经理的背后,好像还有黑手,别的区都没有发生这样的问题,单单镇南区出了事,难免会让他在与温琼的交锋中,落了下风……”戚武宣慢条斯理地说道。

    “审时度势,借力打力,做得很好……”戚光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行说道:“谁都知道,温琼的镇东区在经济发展上是绝对的主力,帮我们吞掉无当集团,相当于断了温琼的一条臂膀,苏雅莲因为这个,答应帮忙自然就不意外了。”

    “正是这样,我也是利用这一点,请她帮忙的。”戚武宣说道。

    “不过……她又能调动多少钱……”戚光说道:“苏雅莲虽然是华信银行镇南支行的副行长,好像主管信贷,但钱终归都是银行的,也不是她的……”

    “这个女人开始也是这么说的,但我告诉她,我们戚家现在没有多少钱打这场商战,能想的办法已经都想了。如果她坐视不管,那我们的计划只能搁置,等以后再说,可是那个时候,计划单列特别经济区到底会是谁的,就不好说了……”戚武宣面带微笑地说道:“爷爷,你不要小瞧这个女人……她是厉君傲的小姨子,肯定会有办法的……”

    “就是说,她答应在证券市场上吃下无当集团的股份了……”戚光说道。

    “是的……”戚武宣说道:“到时候她会想办法吃掉无当集团的股份,咱们这一边,自然也不能太过怠慢,多少也要再吃进一部分……因为这个女人也不简单,如果让她手中的筹码太多,我担心以后会有什么麻烦……”

    “这倒也是不假,你考虑的很周全……”戚光满意地说道:“你做事,我还是很放心的,需要多少资金,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提供给你的……”

    “谢谢爷爷。”戚武宣说道。

    戚光点了点头,没有再出声,只是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茶。

    戚武宣也喝了口茶,跟着有些感慨的说道:“就是可惜了,那个张禹不在,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咱们吃下无当集团之前,他能不能回来……如果不能当着他的面打败他,我始终觉得是一种遗憾……”

    听了这话,戚光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赢就是赢,输就是输,生意场上,不要去讲究那些……为了目的,就要不折手断,难度越低越好,我们要的只是结果……”

    “是,爷爷。”戚武宣赶紧说道。

    黑市拍卖会的山腹通道内,张禹等人都躺在地上,也不知此刻睡的香不香。

    大护法没有躺着,他是靠着石壁坐着,这个时候,他突然开口说道:“你们两个醒了吗?”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也是不想真的将人给吵醒。

    张禹此刻已经醒了,说道:“我醒了。”

    “眼下应该已经是后半夜,我觉得你们两个可以出发了。”大护法说道。

    “前辈您是怎么确定时间的?”张禹有点纳闷地说道。

    一个瞎子,还能确定时间,这个确实是让人有点难以想象。

    “虽然我瞎了眼睛,无法看到白天黑夜,但老天爷是公平的,让人慢慢有了一种对于时间的感知。我可以不通过任何人,就能推测出大概的时间。”大护法平和地说道。

    “还有这样的本事……”张禹不禁惊诧,但是想想,好像太师叔孙昭奕也有这样的本事。

    看来心眼,不仅仅可以用来查看人体和危险,还可以帮助盲人感受到时间。

    “你们醒了……”青年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她是刚刚睡醒。

    张禹说道:“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咱们两个吃口东西,这就出发。”

    “好。”青年人马上答应。

    二人吃了点酱牛肉,又喝了点水,这就打算出发。

    青年人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前辈,我虽然在密室之中,找到了几件法器,可是有两件法器的咒语,并不清楚。不知道您是否知道。”

    “是什么法器,拿给我看看。”大护法说道。

    “是一个黄金小塔和一个金刚镯。”青年人说着,从怀里掏出小塔,摘下手腕上的金刚镯,来到大护法的前面,将东西递了过去。

    大护法伸手接过,他先是摸了摸金刚镯,说道:“这个金刚镯是佛家十分高明的法器,可破对手的护身罡气。若是对方的身上没有护身罡气,那几乎很难挡住金刚镯的一击,不说当场毙命也差不多。我还记得它的咒语,是……”

    当下,大护法便说出金刚镯的咒语,然后将金刚镯交给青年人。

    青年人将金刚镯带回手腕上,按照大护法刚刚说的咒语,再心中默念了一遍,同时催动体内的佛家真气。果不其然,之前无法和金刚镯相连的真气,此刻已经可以联系到一起。

    “果然管用。”青年人兴奋地说道。

    大护法又摸了摸那个金塔,说道:“弥勒金光塔,将塔祭出,可放出夺目金光,摄敌双目。即便不一定能立时将对方的双眼刺瞎,但对方在没有防备之下,被刺痛双眼,必然会紧闭双目,一时间乱了心神。高手过招,哪怕只有一秒钟的慌乱,都足以丢掉性命。它的咒语是……”

    大护法跟着,又说出了弥勒金光塔的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