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37章 破戒
    任何灵丹妙药,也不可能将人的内伤一下子全部治好,青年人的内伤,主要是体内阴寒为主,吃了大量的灵药,恢复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张禹让她再休息一会,自己先出去一趟,这是要把自己的法器给收回来。

    可是出去之后,虽然一切看的清楚,却没有没有看到一具尸体和半件法器。张禹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借助狂风符,用力猛跳,勉强抓住了上面的地面,这才爬了上去。

    他重新又跳了下来,找回自己的那些法器,以及青年人的袈裟。正如张禹当时所料,再次看到高个中年人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死掉了。

    张禹进到里面的石室,将坐在地上的青年人服了起来,又帮她穿上袈裟。其实这个时候,青年人已经可以自己穿戴,可见张禹主动帮她穿,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脸上有点发烫。

    能够感觉到发烫,自然说明身体没什么问题了。

    二人走到装药物的箱子前,张禹刚刚在挑选的时候,把大概能用得上的药物,全都拿了出来。特别是第二层的药物,被他全部拿了出来。

    这些药瓶可不少,身上肯定是装不下的,又没有个包什么的,二人只能又挑选了一番,尽可能的把药物带走。

    这次可谓是有惊无险的满载而归,二人出了地洞,将机关给合上,把书柜放回原位。出了房间,张禹将门锁好,二人离开代掌教韩北星的院子。

    按照原定计划,拿到东西之后,是要去山顶的。不过由于实在太饿了,张禹和青年人决定先去之前他们住的那个院子。

    还真别说,他们进到老者的房间之后,果然有所收回,找到了一坛子酱牛肉。可别小瞧这一坛子酱牛肉,不算坛子都能有三十多斤,牛肉顶饿,足够四个人吃上几天的了,估计老者他们当时也没敢多拿,毕竟拿的太多,容易被发现。

    他俩又去了高个中年人的房间,他们的房间里并没有食物,想来确实是都放在老者那里了。

    二人现在又饿又渴,张禹喝了两大碗水,青年人也喝了两碗。张禹从坛子里拿出来一块酱牛肉,用七星刀直接切肉,片好之后,他递给青年人,说道:“吃点东西。”

    青年人直接摇头,“你好不清楚我的情况么,我不能吃荤的。”

    张禹急切地说道:“不能吃荤的是不假,可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要是再不吃东西,人都得饿趴下……为了保命,佛主也会原谅你的……”

    “不行!我不能破戒!”青年人严肃地说道。

    “生死攸关,为了活下来,再破一次又能怎样?佛主不是说慈悲为怀么,难道忍心让自己的门人活活饿死!”张禹这次强硬地说道。

    他也是着急,顺口这么一说。自己倒没有觉得如何,可是那句“再破一次又能怎样”,听到青年人的耳朵里,不禁让她的耳根子都发烫。

    但是,青年人还是摇头说道:“不行!一之谓甚,岂可再乎!而且,也没到就要饿死的时候……”

    嘴上虽然这么说,肚子却有些较劲的疼。要知道,这都多长时间没吃饭了,不久前还受了内伤,什么样的身体能够撑得住。

    虽说青年人的修为不弱,可修为不能顶饿啊。她较弱的身躯,已然显得有些绵软。

    “刷!”

    就在这时,一条绳子突然从张禹的袖口里窜了出来。青年人毫无防备,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身子登时被绑的严严实实,她就势便朝后面摔去。

    张禹早有准备,一把就将青年人的肩膀给扶住,没有让她摔倒。

    “你干什么?”青年人惊诧地叫道。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张禹为什么要将她给捆住。

    “就你现在的样子,不吃饭能行吗?”张禹又是强硬的说道:“我现在饿的身上都没劲了,肚子都有些疼,看看你弱不禁风的样子,再不吃东西,是要给我拖后腿么!”

    “我不吃东西,也不会拖后腿的!”青年人也是强硬地叫道。

    “不行!你现在必须吃!”张禹说着,拿起一片切好的酱牛肉。

    青年人立刻把嘴闭的紧紧的,因为她知道张禹的意思,要是要把酱牛肉强行塞进自己的嘴巴。

    张禹刚刚说她会拖后腿,其实也是在激将,担心青年人真的一直不吃饭,那样肯定会饿个好歹。要知道,青年人才受了内伤,正是需要进补吃东西的时候,二人走过来的时候,张禹都能看出来,青年人脚步发飘。另外,等他俩走了山洞,怎么也得休息一下,才能出发,最好是赶晚上上山。如此一来,又得多饿半天。等到了山顶,天晓得守在那里的人,手里有没有现成的食物。没有的话,又得再饿一晚上,人那个时候,别说打仗了,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结果可好,青年人仍然不吃,态度比张禹还要强硬。

    张禹见她这般,也顾不得那些,伸手就去掰青年人的嘴巴。即便她的牙关咬的再紧,也没有张禹的手劲大,嘴巴终于被张禹掰开,张禹跟着就把那片酱牛肉塞进她的嘴巴里。然后,张禹又用手捂住她的嘴巴,以免她给吐出来。

    青年人鼓着腮帮子,牙齿丝毫不动,只是狠狠地瞪着张禹,根本没有半点咀嚼的意思。

    “我就不吃……”青年人的嘴里发出支吾的声音,却也能够让人听得明白。

    “好!你不吃,我喂你吃!”张禹说着,放开了青年人的嘴巴。

    青年人趁机,一口将嘴里的酱牛肉给吐了出来。张禹早有准备,一把给接进手里。

    张禹说道:“现在可不能浪费食物。”

    说完,他就将酱牛肉放到自己的嘴里,咀嚼一番之后,猛地去掰青年人的嘴巴。

    青年人再次打开,嘴巴被掰开的同时,忍不住叫道:“你又干什……”

    一个“么”字没等说出口,张禹的嘴巴就已经将她的嘴巴给紧紧的堵住。

    “呜……呜……”青年人的鼻子里立刻发出重重的声音。

    她想要反抗,却又哪里反抗得了。

    很快,那片被张禹嚼过的酱牛肉,硬生生的被张禹用舌头塞进了青年人的嗓子里,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