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35章 好冷
    中年人直接被张禹打爆,那个跟着一起冲过来的汉子明显吓了一跳。汉子的手里拿着一口长剑,原本气势汹汹的他,举起长剑要刺向张禹的时候,手臂都不禁有点颤抖。

    张禹见他长剑刺来,并不畏惧,身子向旁一让,用了招太极拳的弯弓射虎。他一把抓住汉子的手臂,跟着只是一扭,便听“咔”地一声,汉子的手臂便被折断。

    “啊……”一声惨叫,汉子手里的长剑随即落到地上。

    张禹又一跨步,一转到汉子的身后,双掌从左右拍向汉子的两边太阳穴。好一招双峰贯耳,“啪”的两声轻响,汉子的身子无力的瘫倒在地。

    轻松解决了这两个家伙,张禹的右掌再次凝聚起五色符文。

    “呼!”

    前面猛地劲风向前,一条银锏在朦胧中刺了过来。

    张禹刚刚就感觉到,自己和玉虚绳没了联系,一定是对方将玉虚绳荡飞出去。

    玉虚绳虽然厉害,但也要看对上谁,毕竟天下间不是张禹一个人有厉害的法器。在国内的时候,张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高手,来了一趟黑市,简直叫他大开眼界。同样,也是惊险无比。

    银锏来势凶猛,不过这一次,张禹并没有逃避,身子只是向旁边一让,银锏便在他的胸前滑过。张禹能够感觉到,银锏之上带着浓烈热浪,这股热浪让人都有些窒息。

    高个中年人见张禹避开银锏,忙要反臂再打,可张禹哪里还会给他这个机会。张禹的右掌一把抓住高个中年人的左臂,“噗”的一声,高个中年人的左臂炸了粉碎。

    “啊……”

    高个中年人痛呼一声,失去双臂的他,脚下仿佛失去平衡,身子向后一仰,就势摔倒在地。

    张禹弯腰再瞧,高个中年人双眼紧闭,人已经昏了过去。如此伤势,换做是任何人,也是承受不起的。且不说双臂的疼痛,就是流失的血液,都足以要人性命。

    张禹不在理会高个中年人,因为张禹知道,就算自己不出手,这家伙也撑不过半分钟。张禹只管朝先前青年人摔落的地方赶去。

    这里并不大,张禹很快找到了青年人,青年人躺在地上,面无血色,身子瑟瑟发抖。

    “怎么样?”张禹关切地问道。

    说话的时候,他蹲下身子,伸手抓住青年人的手腕。

    “我冷……”青年人有气无力地说道。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张禹已经感受到她的脉搏,脉搏并不是很弱,但是手腕冰凉。张禹还记得当时高个中年人用右手的银锏挡下自己的五雷掌。

    银锏挥出的时候,就带着一股寒气。很显然,两把银锏一阴一阳,绝对是极为强悍的法器。青年人若是身上穿着袈裟,或许不至于被寒气侵的太深,无奈当时她用袈裟作为武器攻击对方。

    “我……好冷……我恐怕……是不成了……”青年人断断续续,很是无力地说道。

    “不!你不能死,我也不让你死!”张禹正色地说道。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青年人身上的寒气极重,根本不是张禹所能轻易祛除的。更为要紧的是,手头上什么药物也没有,即便是有心治疗,也得有东西才成。

    一想到药物,张禹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对了,前辈说过,这里除了有法器之外,还有很多灵丹妙药……可是,咱们刚刚只看到了法器,没看到灵丹妙药啊……”

    他的话,一下子也提醒了青年人,青年人又是无力地说道:“没错……之前看到那些法器的时候……我一时间忘了找药的事儿……可是……咱们也没看到……箱子里有药啊……”

    “前辈对这里了如指掌,既然他说有,那就肯定有,咱们再进去找找。”张禹急切地说道。

    言罢,他直接将青年人从地上横抱起来。他凭着感觉,找到之前落下来的位置,然后朝左边走去。走了四步,张禹就看到了洞口,他的位置,并不是对着洞口,正好是对着旁边的石壁。

    不过在石壁之下,还躺着一个人,正是被他偷袭得手,打飞出去的老者。

    张禹抱着青年人,缓缓的蹲下,然后伸手抓住老者的脉门。老者已经没了气,挨了他的五雷掌,再加上七星刀,根本没有半点活下来的可能。张禹收了七星刀,然后伸手拍了墙壁一下,又重新抱起青年人,转身向后走去。

    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先救青年人的性命,都顾不得收回打出去的法器。走到另外一边,张禹依旧拍了下石壁,再次折了回去。

    这次回到先前那一端的时候,迎面正好对着洞口。但令人不解的是,刚刚还看到了那老者的尸体,眼下却是不在这里。

    这就是阵法的诡异之处,张禹也没去多想,跨步进到洞中。

    一进到洞里,眼前豁然开朗,还是那个石室,上面的夜明珠将石室照的极为光亮。箱子盖都是打开的,这些箱子,他俩之前都翻看过了,根本没有药物。

    张禹将青年人放到地上躺着,嘴里说道:“坚持住,我现在就去找药……”

    他站起身来,四下观察起来,这里所有的箱子,他都看过来,没有一个箱子里面放着药。但大护法肯定不会无中生有,药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张禹不仅仅是用眼观察,更是走到墙边,抬手在墙上轻轻的敲击起来。他先是在左侧进行敲击,跟着来到中间的位置,顺着墙壁一直敲击,也没有任何的发现,每个地方的声音都十分的实诚,根本没有半点空洞。

    “没有……这……不可能吧……”张禹暗自皱眉,转头看向青年人。

    青年人躺在地上,正看着他,青年人的眼神已经不在像之前那样有神。

    张禹急切地说道:“我再找找……肯定有药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心中却是无比的着急。这里十分光亮,整片墙壁都敲过看过了,看不出有半点缝隙不说,而且动静也没有问题。以张禹对机关的了解,这里若是有什么机关,绝对瞒不过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他跟着低下头,看向这里的箱子,“箱子里没有啊……那……对了……”

    这一刻,张禹的心中又冒出来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