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25章 没影了
    “传授给我……前辈您的意思是……要把天雷掌传授给我……”张禹无比的惊诧,无比的激动,说话的时候,都有点结巴了。

    “没错!”大护法认真地说道。

    “多谢前辈!”张禹赶紧激动地说道。

    “扶我坐下。”大护法说道。

    张禹和张银玲马上扶着大护法坐了下来,大护法因为胸骨被打断,所以坐下去的时候,也是相当的吃力。

    看着他头顶又有大量的冷汗冒出来,可见是何等疼痛,饶是如此,大护法也是一声未吭。

    坐下来之后,大护法重重地喘息了几下,这才缓缓地说道:“现在,我先给你讲讲天雷掌的宗旨,然后再教你使用天雷掌的法门……”

    囚室洞外,佛珠大管事和黑白无常都坐在石头上等待张禹的消息。

    这样干等着,自然让人觉得十分的漫长。

    白无常的性子明显比较急,他有些坐不住了,说道:“怎么这么久也不见一点动静……这小子到底得没得手……”

    “秦西云那边还有几个人,特别是那个贱人,实力不弱。现在他们肯定会盯紧少主,毕竟这是他们最后的筹码……所以我想,那小子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得到下手的机会。”佛珠大管事说道。

    “想要得手,确实不容易,但是下手的机会,肯定是有的。可我总是怀疑,这小子真的会帮咱们么。”黑无常说道。

    “他除了这么做,已经是别无选择,想要耍花样,就不怕活活饿死……”佛珠大管事自信地说道。

    “我总是觉得,这小子有点古怪……我看要不然,咱们也进去找找,我现在都有些饿了,赶紧把人找到,赶紧解决问题,咱们也好快些上去吃饭……这么等下去,什么时候能是个头……有些事情,还是靠自己的好……”白无常说道。

    “这倒也是……那小子说,这里的地形复杂,咱们先进去熟悉一下地形也是好的……”黑无常点头说道。

    “这个……”大管事迟疑了一下,片刻之后才点头说道:“也好,那咱们就进去看看……”

    三人这就站了起来,翻过石头堆,以他们的实力,想要上到囚室之中,自然是十分的容易。

    进到囚室,接着大管事的火把,一下子就能看到门上有个洞,张禹肯定是从这个洞里钻过去的。

    三人走到铁门前,低头打量了几眼,白无常说道:“这个门好像是黑铁的,而且看起来十分的厚重,怕是很难破开……但是这下面的缺口,明显是有人用法器强行撕开的……这得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器……”

    佛珠大管事也很是诧异,弯腰摸了一下铁门上的缺口,满是诧异地说道:“缺口平滑整齐,若是什么神兵利器的话,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那小子之前被咱们给打下来,他会不会是在进到这里之后,也出不去,所以用法器撕开的这个缺口呢……”黑无常说道。

    “他能有这样的神兵利器么……”佛珠大管事不禁左右查看起来。

    很快,他就看向一旁有一块变了形的铁板。他走过去一步,将铁板给拿了起来。这块铁板,正是张禹用黑色剪刀撕下来的铁板,看了几眼,他就发现问题,说道:“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他是先用火将铁板进行焚烧,等铁板被烧到一定的程度,自然会软化。他是趁这个时机,用法器切开了铁板,看到没有,铁板在撕开的过程中,同时弯了起来。”

    “确实是这样。”白无常点头说道。

    黑无常则是说道:“用火焚烧……这得是什么样的火才行呢……一般的火,怕是根本达不到这样的程度吧……”

    “这个……”佛珠大管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正如黑无常所言,得是什么样的火,能够把黑铁门给融了。要知道,连他自己,都没有这样的本事呢。

    “这么看来,这个小子的实力绝对不弱……咱们也不要太大意了……”黑无常说道。

    “你这就多虑了……一个手下败将罢了,若是本事真有多么了不得,怕是被打下来的人就不是他,而是咱们了……”白无常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小子本事是有点,却也不足为惧……想要杀他,易如反掌……”大管事也这般说道。

    “好了,咱们也不必再研究这个人,我都好急死了……咱们赶紧往前走吧……”白无常说道。

    就这样,三人先后从洞口钻了过去。他们左右看了一下,左边的甬道,一眼看不到头,右边则是很短。就算是这样,他们也先朝右边走了过去,确定是尽头之后,这才又一起朝左侧走去。

    大管事和黑无常不紧不慢,白无常显然是有点着急,他走在前头,却也是小心谨慎。

    一路走下来,终于看到了甬道的尽头,走到那里,便是拐弯的地方了。

    白无常大咧咧的,直接转身就走。只走了两步,眼前突然一片黑暗,紧接着便是白光大作。突兀的白光,差点没把白无常的双眼给刺瞎了,他连忙死死的闭上眼睛,跟着耳边就响起雷声。

    “轰隆隆!”

    好家伙,这个雷声震耳欲聋,差点没把白无常的耳膜给震破了。

    白无常一下子就懵了,紧接着耳边又有雷声响起,“轰隆隆……”

    再次听到雷声,白无常惊叫一声,赶紧后退,他一连退了两步,跟着就好像撞到了什么人的身上,这才停下脚步。

    “怎么了?”黑无常见他这般,忙关切的问道。

    虽然关切,却声音听起来却是很冷。

    白无常愣在原地,好像根本没有听到黑无常的声音。

    “怎么回事……”黑无常又叫了起来,跟着将白无常给扭了过来。

    一旁的大管事说道:“看他的样子,好像跟之前掌教进到洞穴后出来的样子差不多……”

    果然,过了一会,白无常终于睁开眼睛,出声说道:“我的妈啊……前面就是那个阵法,白光差点没把我的眼睛给刺瞎了……还有那个雷声,我估摸着,要是再听两声,都能把我的耳朵给震聋了……”

    “这、这里就是那个阵法了……”黑无常吃惊地说道:“那小子不是说这里地形复杂么……哪里来的复杂……”

    “对啊……”白无常也反应过来,说道:“还有,这人跑哪去了……怎么还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