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23章 往事回首
    “啊……”听了大护法的讲述,小丫头张银玲不由得惊呼一声,“还有这样的事儿……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张禹和青年人都不禁摇头,二人明白,除了这样处置,也没有别的处置方法。楚中天毕竟是老掌教的儿子,未来的掌教,总不能也给弄瞎了吧。

    “公平……哈哈哈哈……这个世上哪有什么公平……从古到今,规矩都是给普通百姓定的,那些有钱有势的人,都是不守规矩约束的……”大护法的脸上仍然是充满了愤恨,过了片刻,才冷静下来,他又苦涩地说道:“还记得在我养伤的时候,师叔来看我……他说我锋芒太过,总是争强好胜,这件法衣本来就是给楚中天准备的……他让我以后好自为之……”

    说到这里,大护法不禁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张禹靠近一步,扶住大护法的胳膊,说道:“大护法,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用不了多久,我恐怕就要永远的休息了……我现在,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不知为什么,我很想回忆一下当年的往事……”大护法轻轻地摇头说道。

    看的出来,这正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

    大护法又断断续续地说道:“在那之后,我的眼睛就彻底瞎了,那件法衣,让我还给了师父,我跟师父说,像我这个样子,穿着法衣也没有什么用,不如交给有需要的人,我又向师父求情,希望师父放了思过的楚中天……师父问我记不记恨师兄,我说当然不记恨,因为没有师父就没有我,师兄也不过是一时失手……就这样,师父将师兄放了出来,让师兄向我道歉,表示那件法衣一定要给我……我坚决不收,但师父仍然坚持,最后干脆亲手给我穿到身上……师父也是心中有愧,接下来的日子对我不错,但我却是谨小慎微,不敢再露锋芒……一个瞎子想要继续修炼,就要比旁人多下几倍的功夫,在这段不见天日的日子里,多亏了韩师弟一直照顾我,我们俩的感情也是越来越深厚……”

    说到这里,大护法缓了缓,喘息了一会,又接着说道:“后来师父死了,楚中天成为掌教,我对他十分的恭顺,生怕他认为我有怨恨之心……就这样,我慢慢取得了他的信任,甚至让他认为,我是一个废物,离不开他……楚中天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娶了二房之后,就疏远了大房,年深日久,二房有了孩子,大房已经怨声载道……我在瞎了之后,就一直在盘算如何报仇,这个时候,我认为时机成熟了……薛九斗是楚中天的徒弟,但是因为资质略差,所以很不受待见,还在一次斗法的较量中,被他最小的师弟打伤……楚中天没有鼓励,反而责备了他一顿,令他的心里很不舒服……于是,我趁这个时候,专门找到了他,让他去给大房下chun药,可这家伙哪有这个胆子……好在我做了两手准备,专门喂他吃了毒药和小量的chun药,逼他就范。还告诉他,如果他敢告密也无妨,但以楚中天的性格,除了会杀我,还会更加的不待见你,凭你的本事,怕是以后要被所有的师兄、师弟们踩到脚下,只有听我的,才能够飞黄腾达……”

    “我认为是那小量的chun药起了作用,虽然有些人可以克制,但他却没有那个本事。加上楚中天从来不去大房那边,薛九斗终于壮着胆子给大房下了药……跟我想的一样,大房和薛九斗做出那种事后,并没有声张……有一就可以有二,有二就可以有三,薛九斗的胆子也渐渐大了,就这样,他们两个在之后,甚至不需要药物,就勾搭成奸……这个时候,我当然不会客气,带着韩北星将他二人捉奸在床。大房害怕极了,我告诉她,不用害怕,只要听我的,我就不会将事情说出去,而且还能帮她杀了二房……大房恨透了二房,一听我这么说,也就答应下来。可她并不知道,我让她做的事情是什么,不过她一定能够猜到,这一定是一件特别大的事情……一点没错,当我后来告诉她,我已经将楚中天囚禁起来的时候,她吓懵了……我告诉她,我当天晚上就会去杀了二房,并会让人假冒楚中天,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楚中天是因为二房的死,有些悲伤过度,所以才去闭关修炼,将少主托付给她……而这件事想要天衣无缝,就得她出面作证……”在讲述这些的时候,大护法显得颇为得意。

    缓了一会,他又傲然地说道:“在这种情况下,大房自然是别无选择,她只能答应。有她帮忙,一切就容易了许多,韩北星成为代掌教,我成为大护法,并且还成为少主的师父……我的两个师兄陆东原和风南旭自然是不服的,所以我只能想办法将他们逐个铲除,他俩一死,在整个老君宫内,再就没有了任何障碍,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听了大护法的这番讲述,张禹三人都不禁感慨。

    大护法的所作所为,确实有够狠毒,但也不难想象,一个瞎子能够能够有这般修为,能够最后成为黑市真正的掌权者,需要付出多少的辛苦。

    还记得楚中天说过,大护法就是一个缩头乌龟,由此也能确定,在隐忍的日子里,大护法是何等的卑躬屈膝。

    “人都是贪心的,我原本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楚中天,可是因为没有找到老君金券和老君令,我只能让他活着。这个家伙,曾经服用过一种灵药,任何催眠都对他没有效果……我每天折磨他,终于有一天,他亲口跟我说,只要他的孩子能够长大成人,并且平安的离开这里,他就告诉我……我知道,这又可能是缓兵之计,但是我坚信没人能够把他给救出去……我答应了他,因为我知道,孩子在长大成人之后,楚中天一定不舍得让儿子死掉……结果,我失算了……谭复阳就像当年的我,他一直在隐忍,一直卑躬屈膝,对我惟命是从……背地里,他竟然找到了楚中天……”说到最后,大护法语气中满是懊恼与悔恨。

    他并不是后悔做出这种背叛的事情,而是后悔没有杀了楚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