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22章 咱们谁也别想活
    “啊......”

    一声惨叫响起,掌教夫人的身上,直接被穿出来七个血窟窿。

    七个窟窿好似北斗七星,但只有一个位置上,插着一柄小刀。掌教夫人身上的衣服也是法衣,但是她的注意力都在天罗地网上,根本顾不得七星刀。七星刀也不是等闲的法器,这法医终究比不得佛珠大管事身上的金甲,是以被瞬间射透。

    也不得不说,掌教夫人确实有两下子。

    “哗”地一声,原本罩向掌教夫人的天罗地网,几乎是在七星刀射中的同时,被荡了回去,罩到小丫头的头顶。

    好在效力已失,天罗地网随即变小,缩成手帕形状,只是搁在小丫头的头顶,看起来有点好笑。

    薛九斗一看到掌教夫人倒地,心头大骇,情急之下,他赶紧将手里攥着的少主拉到身前,跟着用一把匕首放到少主的脖子下面。

    “你们不要动,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他!”薛九斗急切地叫道。

    青年人就站的位置距离张禹那边比较近,看到这个,她不由得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开什么玩笑,用他来威胁我们?我们又不是楚中天,又不是这孩子的亲爹,谁会受你的威胁!”

    “真的是这样吗?”薛九斗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他狠狠地说道:“你们也知道,只有他的命才能要挟楚中天!要是他死了,你们就失去最后的筹码了,到时候全都得死!”

    “那你现在想怎么样?”张禹沉声问道。

    “很简单,你们现在拿下秦西云,咱们一起出去见我师父。先把秦西云和这个贱人的尸体交给我师父,让他消消气......然后管他要一艘船,用船来换他儿子......我想他......”

    薛九斗紧张而又激动地说着,就在这一刻,原本躺在地上的掌教夫人,猛地睁开眼睛,她的身子跟着跃起,反身冲向薛九斗。

    一瞬间,她的袖口之中,滑落出一口能有一尺五长的短剑,她的嘴里厉声叫道:“咱们谁也别想活!”

    “嗤!”

    掌教夫人的动作极快,短剑刺穿,直接刺穿了少主的喉咙,透过喉咙,跟着穿透薛九斗的胃部,几乎是贯穿身子。

    “你敢说我是贱人......”掌教夫人瞪着眼珠子看向薛九斗。

    “呃......”薛九斗的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他似乎做梦都没想到,掌教夫人不单还没死,甚至还能在重伤之下,发出如此的致命一击。

    张禹的七星刀是厉害,但掌教夫人身上的法医真的不是盖的。除了刀刃本身的那个伤口之外,其他的六个血窟窿都不是特别的深。以至于,掌教夫人虽然摔倒,却也没有立刻死掉。

    她的身上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估计再有了十几秒钟,也就死掉家了。可是,薛九斗的那句话,却好似一个炸雷,令她的脑子“嗡”地一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气力,竟然一下子跳了起来。

    但在掌教夫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身上再也没有了力气,她的眼帘都没有合上,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伴随着她倒在地上,被短剑穿成葫芦的少主和薛九斗也都无力的倒下。

    “呃......救我......我不想死......”薛九斗的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张禹等人只是看着他,过了片刻,薛九斗无力的闭上眼睛。他仍然有些不甘,还有一些不可思议。

    张银玲慢慢地缩到张禹身边,低声说道:“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少主死了,没有了这个筹码,根本就没有跟楚中天谈判的资格。

    张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说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说完,他伸手一招,收回了七星刀。

    倒是大护法秦西云突然说道:“谢谢你们,又救了我。”

    “你救过我弟弟的命,而且看掌教夫人的意思,也不是单纯是要杀你,恐怕是想连我们一并都杀了......我们杀她,也是为了自保......”张禹平和地说道。

    “我现在已经成了丧家之犬,身边的人都死了......实在是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陪在我身边的人会是你们......”大护法有些伤悲地说道。

    “大护法你才智过人,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或许,这也是一切阴谋的报应吧......”张禹摇头说道。

    “报应......你跟我说报应......哈哈哈哈......”大护法的声音阴沉下来,说到最后,竟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中充满了忿恨,片刻之后,他才接着说道:“你知道我的这双眼睛是怎么瞎的么......”

    “刚刚你和楚中天动手的时候,好像是他打瞎的你的双眼......我想是不是当初你暗算他的时候,受的伤......”张禹平和地说道。

    “哈哈哈哈......”大护法好像是听了这个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他跟着十分傲气地说道:“在我暗算他的时候,我和他的修为已经十分接近,若非我少了双眼睛,完全可以和他打成平手。加上韩北星的相助,我突然出手,楚中天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我二人擒下......”

    “那是什么时候?”张禹诧异地说道。

    “是在二十五年前,当时楚中天还不是掌教,他是我师父的儿子,也是我们的大师兄。掌教弟子中,以我和韩北星,以及被我害死的两个师兄,合称四大弟子,是我师父门下最为杰出的弟子。还记得那一次,道上得到一件不错的法衣,那个时候,好东西是分不到我们身上的。但是师父突然提出来,让我们掌教弟子们斗法,谁最后胜出,便将这件法衣赐给谁......我们都十分的振奋,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在师父面前好好的表现......到了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楚中天。虽然楚中天是师父的儿子,可是修为跟我们却是半斤八两,在交手的时候,我先是示弱,后是用八卦镜将他打倒。原本以为赢了,过去搀扶他,却没想到,楚中天竟突施冷箭,用天诡针刺瞎了我的双眼......”说到这里,他不由得摇头苦笑,凄苦地说道:“就因为他是师父的儿子,师父对他的处罚只是面壁三年......至于我么,就是将那件法衣赏给了我......我用一双眼睛,才换来一件衣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