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20章 团聚
    张禹和大黑顺着甬道向前走,张禹心里清楚,这里就这么一条路,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去路。大护法他们应该就在这里藏身,不过这个藏身之地,足够危险,只要楚中天的人从这边包抄过来,就能撞上。

    果不其然,向前走了一会,快要走到甬道拐弯的地方时,前面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一个微弱的声音,“有人过来了。”

    “什么人?”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张禹听的清楚,这是掌教夫人的声音。

    他先前听佛珠大管事说过,掌教夫人的实力也不弱,张禹连忙说道:“是我,大护法是我......掌教夫人莫要动手......”

    “张禹!”小丫头张银玲的声音随即响起。

    这丫头一下子就听出来是张禹的声音,撒腿就朝这边跑来。

    “你没事吧......”紧接着,又是青年人的声音,她也朝张禹跑了过来。

    三个人很快碰面,小丫头一看到张禹回来,直接就将张禹给抱住,眼泪又是止不住地淌了下来,“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呜呜......呜呜......”

    青年人在一旁看着张禹,又看了看蹲在张禹身边的大黑,心中不禁充满了疑惑。

    之前她亲眼看到张禹被黑市的人给制住,大黑也被佛珠打伤,眼下两个人怎么可能平平安安的出现在这里。

    “你......是怎么来的......”黑暗中,传出大护法无力的声音。

    张禹轻轻的分开小丫头,向前走了几步,用不大的声音说道:“不瞒大护法,我告诉楚中天要来骗回他的儿子,他才答应让我戴罪立功。他的手下,就在囚室外面等待接应。”

    “啊?”小丫头一听这话,吓了一哆嗦。

    青年人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说,张禹的胆子可真大,什么话都敢说。

    “刷!”

    一个人影直接出现到张禹面前,一只冰凉的手,立时抓住张禹的脖子。

    张禹其实已经听到风声,但他并没有躲。

    “你再说一遍!”一点没错,抓住张禹脖子的人正是掌教夫人。

    张银玲看到这个,不由得大急,叫道:“你放开他......”

    与此同时,大护法那微弱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夫人,放开他。”

    掌教夫人松开掐住张禹脖子的手,但是一双眸子仍是紧紧的盯着张禹,她有些不解地说道:“大护法,为什么要放开他。”

    大护法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淡淡地说道:“你为什么要实话实说呢......”

    “因为我知道,我就算将他儿子带回去,他也会杀了我......”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

    “你很聪明......”大护法又是无力地说道:“你几乎是直接害死了谭复阳,以我对楚中天的了解,事成之后,他一定会杀了你。对了,刚刚你朋友说,这里有一条暗道,可是我们忙活了半天也没打开。这个地方十分危险,你将暗道打开,咱们先进暗道躲一躲......”

    “好。”张禹直接答应,当即绕过身前的掌教夫人,朝前面走去。

    在他经过掌教夫人身边的时候,掌教夫人用不大的声音说道:“不好意思,刚刚得罪了。”

    一般来说,掌教夫人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可是眼下,张禹可以说是他们的救命稻草。这里有机关,甚至连大护法都不清楚。很显然,掌教楚中天也不可能知道这条暗道,躲在眼下这个位置,还是很危险的,只要进到暗道,或许才能保住一命。

    张禹一直走到拐弯的地方,大护法坐在地上,靠着石壁,看起来已经是垂死之人。那个假掌教护卫在大护法的身边,张禹能够看出来,这家伙应该是大护法的绝对亲信。想想也是,若不是心腹,也不可能在这里冒充掌教。

    薛九斗正拉着少主的手,少主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傻子。

    张禹料想,少主肯定是被控制住了,要不然的话,不可能是这个样子。不过也是,现在什么局势,如果少主乱喊乱叫,估计真能暴露行踪。

    “大护法。”张禹朝大护法一抱拳。

    “麻烦你了。”大护法说道。

    “同舟共济......”张禹说着,来到石门前。

    石门该如何开,张禹已经有了心得,他三两天就轻轻巧巧的打开机关。

    “咔”地一声,石门向上抬起,露出里面的铜环和第二道石门。

    张禹拉动铜环,第二道石门跟着向前抬起,里面便是暗道。

    “大护法,门开了。”张禹扭头说道。

    “咱们走。”大护法抬起胳膊,假掌教马上扶起大护法。

    张禹率先走进暗道,其他的人纷纷跟入。当张禹走到拐弯的地方,踩了地面一脚之后,石门自动关闭。

    听到石门关上的声音,张禹松了口气,回身说道:“大护法,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咳咳咳......”大护法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君令实在太过厉害......本座已经时日无多,只是心有不甘罢了......”

    “晚辈可否为您把把脉......”张禹说道。

    “嗯。”大护法应了一声。

    其实谁都明白,大护法是他们所有人的希望,因为只有大护法一个人有资格和楚中天一战。张禹甚至可以认定,如果当时大护法不用折扇去接老君令的话,胜负恐怕都不好说。

    张禹走到大护法的身边,伸手抓住大护法的脉门,他能够感觉到大护法呼吸不畅,可见胸骨已经被打断。他再用心眼查看,在大护法的丹田内,丹田内的气息已经紊乱不堪,更为重要的是,还有一股强大的黄色气流在里面搅合。

    这绝对是一种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只怕大护法的丹田内,现在正疼痛无比。这一点,从大护法的额头一直在冒冷汗就能看出来。然而,大护法却能一声不吭,这股狠劲,着实令人佩服。

    “我的伤……没人能够治得好……”大护法又是无力地说道。

    听了这话,跟在后面,拉着少主手腕的薛九斗不禁急切地说道:“大护法,您一向足智多谋,这次一定要想想办法啊……我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