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19章 脱险
    在张禹他们说话的功夫,白袍管事正带着几个黑衣汉子在忙活。他们在一棵树下,挖出来一个深坑,深坑之中竟然有一口大箱子。

    把箱子抬了出来,打开盖子里面装着绳子,还有一个轮轴。这几个人十分的熟练,将绳子的一端绑到树上,跟着麻利的将绳子连到轮轴之上。随后,就把箱子放到坑口,看起来是平平稳稳。

    “好了,咱们下去吧。”大管事说着,率先站到了箱子里。

    黑白无常跟着上去,最后是张禹和大黑,这口箱子正好能够装下他们,瞧这意思,当初他们开工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

    几个黑衣汉子跟着动手,一点点的转动轮轴,让箱子缓缓的沉了下去。其实以这些人的本事,直接跳下去的话,借助法器之类的,应该也能没事。只不过,下去容易下来难。除非是神仙,否则的话,没有人能从这么深的坑里上来。

    过了好一会,箱子终于平平稳稳的落到地上。

    他们先后从箱子里跳了出来,大管事从袖口里掏出来一根木棍,只是轻轻一摇,木棍的上头立刻点燃形成一个火把。

    大管事淡淡地说道:“咱们走吧。”

    几个人一起朝洞内走去,张禹背上的伤势还没有好,一直都在硬撑。大黑的伤势同样也重,但为了不死,为了能和张禹在一起,根本不敢休息,也是强打精神,撑着身体往前走。

    沿路一直向前,走了好一阵子,终于看到那个石头堆。

    石头堆被搬开一半,站在这里往前面看,一眼就能瞧见里面躺着一具尸体。

    大管事直接跃了过去,蹲下看了眼尸体,随即转头瞪向张禹,冷冷地说道:“他是怎么死的?”

    “他是服毒自杀死的......”张禹赶紧小心翼翼地说道。

    “服毒自杀,无缘无故的就服毒自杀了......”大管事的声音沉了下来。

    “是这样的......我们不小心打开了上面的砖头,这位老兄以为我是你们的人呢,就大喊了一声是不是大功告成了,然后他就跳下来了......出来之后,他不认识我们俩,就问我们是什么人。我们自然是实话实说,说是大护法的人,他一听我们这么说,他就自杀了......”张禹避重就轻地说道。

    “真是这样么......”大管事低头打量起尸体。

    “千真万确......”张禹赶紧说道。

    “好像身上是没有什么伤......”大管事说道。

    地上的那具尸体,因为中毒太深的缘故,身上都有些黑了。不过,多少也能看出来一些捆绑过的痕迹。

    但是大管事没有说破,毕竟还得让张禹办事,便假装糊涂,一切能张禹骗回少主再说。

    张禹不住地点头,脸上笑呵呵,尽是讨好的模样。

    大管事说道:“走,咱们上去吧。”

    上面的路况一点也不复杂,估计一上去就能碰到大护法他们。

    于是,张禹连忙说道:“大管事,我觉得到了这里,咱们就不能一起走了。”

    “为什么?”大管事问道。

    “您想啊......我这是去骗少主回来,万一上去之后,遇到他们,不就败露了么......按照原定计划,我和阿狗先进去,将少主趁机弄到手,然后我就跑,并且大声喊叫......听到我的喊声,你们就过来接应......”张禹说道。

    大管事点了点头,说道:“有道理......但是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这样吧......”

    说着,大管事伸手入怀,掏出来一根信炮,丢给张禹,嘴里接着说道:“这根信炮你拿着,少主到手之后,立刻点响信炮。这样的话,我们肯定能够听到,会及时赶过去接应的。”

    张禹接过信炮,揣进怀里,点头哈腰地说道:“对对对......还是大管事想的周全......”

    “好了,你出发吧......”大管事轻轻地摆了摆手。

    张禹抱起大黑,现在的大黑可真够沉重的,也仗着张禹是修炼之人,要不然根本抱不动。张禹知道,大黑肯定是跳不上去的,只能自己帮忙。

    张禹抱着大黑,助跑之后,跳了起来,先是把大黑扔进了洞里。等大黑向里面走了几步,他才再次助跑,跳了起来进到洞中。

    里面就是囚牢,张禹也是轻车熟路,他领着大黑来到门下的洞口。大黑现在的体格实在有点大,但张禹没法将黑铁大门继续扩大了,只能让大黑慢慢的往外钻。

    结果张禹没有想到,大黑就像是会缩骨功一样,轻而易举的就钻了过去。这让张禹十分的意外。张禹跟着钻了出去,他一搓手指,搓出来一缕火苗,就靠着火苗照亮,一人一狗沿着甬道向前走去。

    再说石头堆那里,大管事和黑白无常都站在原地倾听。

    当听不到张禹的脚步声,白无常开口说道:“大管事,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请讲。”大管事十分客气地说道。

    “你和掌教未免也太相信这小子了......这小子表面忠厚,但似乎十分的狡猾......”白无常的声音十分的阴森,仿佛他的声音,永远都是这个样子。

    “我自然也看得出来这小子十分狡猾,可正如他所说,这里面也没有吃的,而且只有两条路,都被咱们给堵死了......他再狡猾有什么用,总是要吃饭的......要不然的话,就得活活饿死......另外,也正是因为他的狡猾,才有本事将少主给骗到手,若真是一个忠厚之人,怕是还办不成这件事呢......”大管事自信地说道。

    “这倒也是......”白无常点了点头,说道:“现在看来,咱们只需要在这里静静的等着就好......”

    说完这话,他找了快石头坐下。

    黑无常突然说道:“大管事,那个大护法的伤势,真的是特别严重,已经不成了么......”

    “那是自然,请二位放心,我们掌教是不会胡言的。老君令是这里的第一法宝,中了之后,必死无疑......也就是秦西云修为了得,这才没有马上死掉,硬撑着跑了......”大管事看出来黑无常似乎对大护法有点忌惮,赶紧如此说道。

    “何止是了得,他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强高手......实在是太厉害了......”黑无常有些感慨地说道。

    从他的话中,也能听的明白,就是说,其实掌教楚中天在真本事上,不是大护法秦西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