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18章 保命
    张禹被佛珠大管事押着,前往山顶。跟随大管事一起去的,还有黑白无常,以及一个白袍管事,六个黑衣汉子。黑白无常大白天的,也是那身行头。黑无常的脸上涂着黑色的油彩,满是凶相,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黑面煞神。白无常的脸上图着白色的油彩,不过却是一个笑脸,只是这张笑脸看起来要比黑无常的凶相还要让人毛骨悚然。

    张禹跟这三位都交过手,知道对方的厉害,他心中也是叫苦,被这三个人盯着,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很显然,这三人也没把张禹当回事,甚至都没有去搜张禹身上的东西。

    一出灵犀洞,张禹就看到大黑趴在地上。他赶紧快步朝大黑跑去,大管事见他这般,立刻喝道:“你干什么?”

    “这是我的狗,我看它怎么样了......”张禹故意可怜巴巴地说道。

    趴在地上的大黑,缓缓地抬起头来,一见到张禹,马上无力地叫了起来,“呜......呜......”

    大黑戴了食月环之后,也是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只不过现在才刚戴上不久,身体也没有完全达到状态。加上大管事的佛珠着实厉害,岛上多少高手死在他的佛珠之下,大黑能够保住性命,没有被当场打死,已经很不容易了。

    “大黑,你没死......”张禹一把将大黑给抱住。

    阿狗的忠义,着实让张禹感动,大黑之所以会受伤,一来是掩护小丫头,二来也是为了救他。

    大管事缓缓地走到张禹身边,冷冷地说道:“你干什么呢?自己能够保住性命就不错了,这条狗......我看还是吃狗肉火锅吧......”

    听了这话,张禹恨的是直咬牙,但他不敢发作,只能选择隐忍。

    他故意讨好地说道:“大管事,您是不知道,我这条狗鼻子领着呢......囚牢之外的路,那也是比较复杂的,有我这条狗引路,定然能够顺着气味将人给找到......而且,见到秦西云这个狗贼的时候,我也可以说,是大黑拼死相救,我才趁乱逃跑的......”

    “可它都走不了了,怎么闻味,说它拼死相救,伤成这个样子,你扛着它能跑得了么?”大管事冷冷地说道。

    “这......”张禹登时被大管事给问住了。

    他赶紧琢磨,该怎么应对。

    不曾想,大黑似乎听懂了大管事的话,竟然撑着身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它强行抖擞精神,昂起狗头,咆哮一声,“嗷......”

    见大黑起来,张禹心头大喜,连忙看向大管事,讨好地说道:“大管事,您看它还成......”

    “这狗的身子骨不错啊......”大管事淡淡地来了一句,心中琢磨了一下,大黑虽然有点本事,但没受伤的情况下,都不堪一击,此刻重伤之下,更不会构成危险。加上现在,也是需要张禹帮忙,找到大护法,骗回少主。权衡了一下,大管事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就让它跟着,一起戴罪立功。”

    “多谢大管事......多谢大管事......”张禹不停地点头哈腰,心中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当下,众人上山,一路来到山顶,也就是上次他们动手的地方,地上现在整整齐齐,都是泥土,根本看不出来哪里有坑。

    大管事的记性很好,很快找到坑的所在,他分开泥土,找到垫在下面的木板,只是用脚一掀,便将木板给踢飞了。

    张禹则是四下里观瞧,大管事看到他眼神有异,问道:“你看什么呢?”

    “我在找上次被诸位打落的法器。”张禹舔着脸,笑呵呵地说道。

    “是这个吧。”大管事的袍袖一抖,袖口里便有一个布包落入掌中。

    不用猜,张禹也知道,是自己的108枚铜钱。

    上次打完,大管事就把地上洒落的铜钱都给收了起来。这也是担心,万一大护法他们到山顶搜查,发现这些东西,进而找到深坑。毕竟那个时候,大护法还没有跟道上的宾客们动手,元气未损,加上还有代掌教在,楚中天并没有多少胜算。

    要知道,大护法之所以被楚中天打伤,一来是因为老君令,二来也是之前和宾客们大打出手,真气有一定的消耗。而代掌教被暗算,同样也是因为跟宾客们动手时受了伤。若是没有这场争端,以大护法的实力,加上代掌教的帮忙,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楚中天了。

    张禹看到自己的法器,赶紧讨好地说道:“大管事,能把这东西还给我么......”

    “凭什么?”大管事傲然地说道。

    “咱们现在都是自己人,我这不是也在帮掌教办事么......”张禹满脸笑容地说道。

    “谁跟你是自己人,你现在是戴罪立功。这样吧,等你救了少主,我再把东西还给你。”大管事不屑地说道。

    “正常来说,大管事您说的一点没错......可是您也知道,我得到少主之后,掌教夫人......不是,是那个贱人,一定会向我动手的......那个时候,我手里要是没有一件称手的法器,恐怕不仅自己要丢掉性命,少主也得被人家给抢回去......有着一件法器,我起码能够抵挡一下,坚持到三位前来接应......”张禹又是舔着脸说道。

    反正对方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细,不过是一把金钱剑,张禹又说的有鼻子有眼。

    果然,大管事听了这话之后,琢磨了一下,说道:“你说的也有点道理......拿着吧......”

    说完,他将布包丢给张禹,张禹接过之后,忙连声道谢,“谢谢大管事......谢谢大管事......”

    大管事能把东西给他,也是没把张禹当回事。上次较量的时候,张禹和青年人好似丧家之犬,只有逃跑的份,若不是掉进深坑,差点就被打死。

    “你好好表现,戴罪立功......你要知道,谭堂主的死跟你有关,但谭堂主虽然重要,终究是没有少主金贵,少主是掌教唯一的儿子,只要能够接回少主,你就立了大功,小命也保住了......”大管事这次用鼓励的口吻说道。

    “一定、一定......请大管事放心,我一定会接回少主!”张禹用肯定的口吻说道。

    不过,大管事不说这番话还好点,说了这番话,张禹已经认定,自己只要把少主交给楚中天,楚中天会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