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12章 抽丝剥茧
    相比于谭复阳的焦急,大护法却显得不紧不慢。

    大护法又平和地说道:“就凭这些吗?还有没有其他的?”

    “有!”张禹马上说道。

    “继续说。”大护法说道。

    “大护法一定知道我和她失踪的事情吧。”张禹指向青年人。

    “知道。”大护法微微点头。

    “我们俩是从灵犀洞内出来的,我想大护法一定会十分的好奇。”张禹说道。

    “没错。”大护法说道。

    “那我就说一下,这个来龙去脉吧……”张禹说道:“我们俩按照您的指示,那天晚上查看了您的宅院旁边的一个院子,我们在一个大管事的房间里,发现了八坛酱牛肉。当时我们听到信炮的声音,准备过去向您汇报……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有八个人先后到来,其中两个人看模样像是黑白无常,在他们的手里,哭丧棒、拘魂索和一个黑色令牌……说来也巧,这三件法器,其实都是我带到岛上来交易的……尤其是那条哭丧棒,当时我因为不知道拍卖会的规则,结果以10000块的价格卖给了黑市……但是这条哭丧棒却出现在这里,大护法难道不奇怪么……”

    “谭师弟,这条哭丧棒的事情,你要怎么解释?”大护法说道。

    “师兄,黑市商场虽然是由我负责,但是库房并不是归我的……想必是看守库房的人与贼人勾结……可这绝对不能代表是我……”谭复阳赶紧辩解。

    “嗯。”大护法轻轻点头,接着说道:“你还有什么证据?”

    “那条黑色锁链和黑色令牌,必然是在卖掉天山雪蛤王那个人的手里,我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在那天早上已经死掉了?”张禹说道。

    “当时我并没有留意,但想来人应该是死掉了。”大护法慢吞吞地说道。

    “那天早上,院子里的人都死了,大护法也让人查看,众人的法器有没有让人拿走。只缺少两件法器,自然不会被人发现。这黑白无常得到两件法器之后,简直是如虎添翼……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两个人绝对不是黑市的人,而是跟我一样,属于上岛的宾客……”张禹认真地说道。

    “没错。”大护法点了点头。

    “在我看来,我拿出来这几件法器进行鉴定的时候,这两个人肯定是心头大动,一心想要得到。而在这个时候,却有人出现,提出来会帮他们得到这两件法器,只希望他们二位帮个忙。这两个人想要得到法器,加上手里的筹码不够,自然是要答应。海啸那天,谭先生带着他们来到山腹之外,当着二人的面,杀掉了洞口的守卫,这样一来,这两个人便已经紧紧地跟谭先生绑到了一起……我曾听大护法说过,岛上对所有人的身份最为了解的人,应该就是谭先生了……”张禹说到这里,朝谭复阳微微一笑。

    “我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不假,可是我的下属,也都知道……总不能就一定是我吧……”谭复阳瞪着眼珠子说道。

    “那咱们再说说,岛上最初接连有人神不住鬼不觉的被人杀掉的事情。”张禹微笑着说道:“这件事,可以说是一切的根源,若没有这件事,我想大护法不会精锐尽处,派人在山下严加警戒,主力人马也就不会葬身海啸……”

    “你该不会想说,那三个人都是我杀的吧!”谭复阳再次怒声叫道。

    “你说的很对,那些人就是你杀的!”张禹正色地说道:“宾馆内守卫森严,走廊上站着你们黑市的人,想要杀人,谈何容易。大护法后来抓到的凶手,不过是几个为了平息事端的替死鬼。真正的凶手,必须要有本事从容的进出宾馆,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自然只有负责宾馆警戒的人……如果我猜的不错,在大护法的精锐尽出之前,负责这一切的人,自然也是负责黑市商城的谭先生你了……你手下心腹众多,明里暗里的人,足够你来操作这件事……对了,我还清楚的记得,尤其是第三天晚上死掉的那个人,他就住在我的隔壁,当时最先赶到的权重人物,就是谭先生你了,要是我猜的没错,那天负责这间宾馆警备的人,想来也是谭先生你了……我虽然一晚上都在侧耳倾听,可凭谭先生你的实力,我肯定是听不到的……你有所有房间的钥匙,做起这种事,还不是小菜一碟……”

    张禹虽然六识过人,能够听到很多人的脚步声,但实力高过自己的,再加上偷偷摸摸,张禹还真就听不到。起码他知道,如果大护法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背后,自己肯定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个谭复阳是大护法的师弟,又身居要职,实力自然也不能差了。

    “你说都是我的人,开什么玩笑……大护法,您要知道,我手下的很多人,都是听您的,我要是干这种事,怎么可能不被发现……”谭复阳急忙说道。

    大护法将头转向张禹这一边,说道:“他说的也有道理,你再怎么说?”

    “那就知道再接着说了……还是我们两个人遇到黑白无常的那个晚上,当时我们不是对手,只好翻墙而逃,进到大护法您的宅院。我相信大护法的院子里,不可能没有人守卫。我二人进去之后,黑白无常等八个人也都追了进来,您的手下埋伏在树上,对他们发起偷袭,结果全部被杀。我二人本想联手,可一见情况不妙,只能翻墙继续逃走。逃出来之后……”当下,张禹就将当时自己和青年人如何遇到假的代掌教,又是如何逃到山上,如何又被追上,被打入深坑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起来。

    当张禹说到深坑通到一个囚牢的时候,还没等他提及自己遇到的人,大护法就突然打断了他,“咳咳……”

    张禹自然明白大护法的意思,赶紧闭嘴。

    大护法随即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说,有人能够从山顶挖出这么大的一个坑,肯定不是一人所为,必然有很多心腹了……”

    “正是!若非手下心腹众多,又怎么可能干出如此大的工程……”张禹郑重地说道:“而在黑市之中,能够拉拢这么多心腹的职位,恐怕也不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