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11章 罪魁祸首
    大护法这边停手,代掌教那边也随之停手,他迅速的退到大护法身边。

    在他紫色的袍服上,不单沾满了鲜血,就是胸口之上,也有两处正在冒血。他的袍服,绝对是一件不错的法衣,无奈对面高手众多,各种法器都有,法器都被打穿了。

    两个步履蹒跚的大管事,缓缓地退到大护法的身边,他俩显然也受了不轻的伤。

    两边站好,彼此盯着对方。倒是大护法朗声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禹快步跑到大护法的身前,直截了当地说道:“这是一场阴谋,关在灵犀洞的那个人……早就被人给救走,留在那里的,不过是一个替身……这个阴谋,就是他安排的……”

    关在灵犀洞里的人!

    听了这话,不少人纳闷地看向张禹和大护法,他们不明白张禹所指的人到底是哪个?若是灵犀洞里有人,那自然是掌教了。

    代掌教一听这话,随即看向大护法,有些吃惊地说道:“师兄!这……”

    大护法抬起手来,让他不要说话,大护法随即说道:“那你可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阴谋?”

    “这个人的阴谋很简单,目的就是为了你们和岛上的这些宾客们拼个你死我活,他在出来坐收渔利!”张禹说道。

    “小子!你们岛上的人,要把我们全部毒死,现在见大势已去,现在又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把我们当傻子糊弄呢!”对面的宾客中,马上有一个白脸汉子大声叫了起来。

    张禹立刻转身看向他,平和地说道:“这位前辈,我也是上岛的宾客之一,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而已。说句实在话,大护法修为极高,神功盖世,在刚刚的较量中,我想前辈也见识到了。这么打下去,能活下来的人,我相信不会超过五个!如此一来,那人只要带着人马站出来,就会轻而易举的活下来的人全部杀掉!”

    “你说的那个人又是谁呢?我可没有见到,那个人对我们动手,倒是黑市的人,屡屡想要杀我们!”白脸汉子大声说道。

    “如果大护法想要杀你们,在山腹之中就已经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你想要知道那个人是谁,很简单,现在我就给诸位指出来,这个人就在我们之中!”张禹正色地说道。

    “就在我们之中,这个人是谁?”这时候,对面的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率先说道。

    “对啊,是谁?”“这人是谁?”“这人是谁?”“是哪个?”……在场的不少人都跟着大声问了起来。

    大护法的脸上,显得十分淡然,等到众人的声音落定,他温和地说道:“这个人是谁?你给我指出来!”

    张禹即刻转过身子,伸手一指,“就是他!”

    顷刻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张禹手指的方向。

    张禹指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黑市之中,主管黑市交易的大厅的那个红袍人——谭复阳。

    谭复阳看到张禹指向他,正捂着胸口的他,立刻叫道:“小子,你不要胡说八道!大护法,我对您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儿!”

    大护法也已经转身面对着谭复阳,他平和地说道:“你说谭师弟是主使之人,可有什么证据?”

    “第一,海啸之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死了,只有几个人活了下来,其中一个便是这位谭先生了!拍卖山洞的门口,守卫森严,黑市的高手众多,想要一下子杀光这些人,让这些人连报信都来不及,只能是熟人作案,而且这个人的实力还得十分高强。我想这位谭先生如果突然出手杀人,想必是拥有这样的实力。”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

    “就凭这个,我的几位师兄,每一个都有这样的实力,怎么单单就说我,这就是你的证据吗?我侥幸在海啸中保住性命,难道还有错了!”谭复阳愤怒地说道。

    “那咱们再说第二件事……”张禹又慢条斯理地说道:“山腹之中,我们全部中毒,那个时候,你带人进来……我想那个时候,你的目的是要看大护法到底有没有中毒,如果大护法真的身中剧毒,你就当场杀了他……”

    “这更是胡说八道!你要知道,大家伙中的什么毒,还是我查出来的!”谭复阳马上厉声说道。

    他的眼睛瞪得老大,仿佛要吃了张禹。

    大护法平和地说道:“师弟,你先不要生气,听他继续说。”

    张禹随即说道:“你确实帮着大家伙查出来,到底中的什么毒,但这也正是你高明的地方……你们想要在岛上生事,单凭你们这点人,根本不足以和大护法对抗……如果能杀了大护法,自然好说,可大护法的毒解了,那你只能转而采用第二种方案,那就是给众人解毒……只有大家伙的毒解了,你才能想办法挑拨离间,令大护法的人和上岛的宾客们自相残杀……在老君宫内缺少食物的情况下,这种事情自然是很容易发生……大护法当时,本来给这些宾客们解毒,想要杀光所有人,以绝后患,又是你最先提出来,不能杀人,否则的话,黑市就无法继续经营下去……这个理由,十分的冠冕堂皇,但却真真正正的给岛上留下了隐患……”

    “建议大护法不杀众人的,又不止我一个……代掌教也是这样说的……”谭复阳怒声说道。

    “那提出暂时不给众人完全解毒,只解一半,将众人软禁起来,日后再做处置的这个法子,是不是你提出来的?”张禹跟着问道。

    “是我又怎么样,这个法子,高师兄也是支持的……不对……”谭复阳突然指向张禹,叫道:“我们在议事的时候,你们几个已经走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现在已经反应过来,当时张禹并不在场。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连我这个不在场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个法子是你想出来的,你还有什么说的。”

    “就凭这个……你简直是血口喷人!秦师兄,请您一定要为我做主,绝不能受这人的挑拨……咱们可是自己人,他算是个什么东西……”谭复阳这次急切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