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10章 激战
    张禹见过的阵法不少,这样的阵法还是第一次见过。他和青年人紧跟着掌教夫人,先从左边的洞口走了进去。

    进入洞口之后,是一条较为宽阔的甬道,走了片刻,前面又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这一次,掌教夫人走的是最右侧的洞口,张禹二人照旧跟随而入。

    这好像就是一个单纯的困阵,看起来只要记住走哪个洞的顺序,就能走出去。但是张禹明白,阵法绝对不是这么简单,这次这么走,下次再走的话,恐怕就不是这个顺序了。到底怎么走,这里面绝对是有门道的。

    张禹一边跟着走,一边琢磨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但是,他一点也看不出来。

    一连走过九个洞口,前面突然出现光亮,一点没错,已经走出阵法,只是尚在洞穴之内。

    站在这里,张禹三人就能听到外面有激烈的打斗声。

    “砰砰砰……”“轰轰轰……”“哐哐哐……”“啊!”“啊!”“呀!”……

    看到如此声音,张禹和青年人对视一眼,张禹随即说道:“多谢夫人,我们这就去了!”

    说完,他和青年人一起朝洞外冲去。

    掌教夫人本想转身回去,但却迟疑了一下。说句实在话,她对于到底谁是卧底,其实也蛮好奇的。刚刚张禹说的信誓旦旦,她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略一思量,掌教夫人便没有回去,而是跨步慢慢地朝前走去。

    张禹和青年人转眼间就冲到洞穴外面。眼下已经是中午,山洞所在的位置,大体上可以说是山顶和老君宫中间的位置,距离后宅都有相当远的距离。

    山洞外面,有一个平台,平台之下,略微陡峭,绝对是一个易守难攻的所在。周边没有树木,站在平台这里,只要四下扫一眼,就能看清楚四下的一切。可以说,在这里随便安排几个人,便能够确保此地的安全。再不济,在发现有人前来的时候,也有充足的时候发射信炮。

    不过眼下,平台上一个人也没有。到底是一直也没有,还是已经加入前面的战团,那就不好说了。

    没错,就在平台下前面不远处的开阔地上,真有两拨人展开激烈的厮杀。两边法器翻飞,时不时的就会有人中招,发出惨叫一声。

    看得出来,两边的人都不多了。按照掌教夫人的话说,双方早饭的时候开打的,现在烈日当空,明摆着是大中午。

    平台这里居高临下,看的是异常清楚。黑市这边,不管是身穿紫袍的代掌教被六个人围攻,已经难支。青袍护法只剩下一个,摆明着身负重伤,在两个白袍管事的搀扶下,慢慢后退。一个身穿红袍的,也是捂着胸口,步步倒退。

    两个蓝袍大管事,尚能负隅顽抗,却已经是步履蹒跚。剩下的几个黑袍人和两三个白袍管事,基本上就是在后面打酱油,根本不敢冲上去。

    相较之下,一个身穿白袍的人,显得极为强悍。他左手拿着折扇,右手只凭单掌,几乎挡下了对面绝大多数的攻击。那一身白袍,已然染满鲜血,死在他手下的人,肯定不在少数。一点没错,这人正是大护法。

    在大护法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弱弱的身影,这人的边上,还有一只形如豹子的怪物。

    一看到这个身影,张禹瞬间认了出来,不就是小丫头张银玲么。

    张禹赶紧从平台上跳了起来,忍着背上的疼痛,嘴里大声喊道:“三弟!三弟……”

    青年人随同张禹一起跳了下去,也朝那边跑去,一边跑,一边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什么人。

    小丫头一听到有人大喊“三弟”,马上转头看了过去,见到张禹和青年人突兀的冒出,她不禁心头大喜,甚至喜极而泣,眼泪一下子淌了出来,“二哥!”

    她嘴里喊着,脚下飞快的朝张禹跑去。一边的大黑也显得异常兴奋,但似乎不敢跑的太快。

    两下很快见面,小丫头直接扑进张禹的怀里,哽咽地叫道:“你怎么才回来……”

    “三弟,你别哭,我没有事……”张禹见她流泪,也不禁心头一痛。

    跟在一旁的青年人,则是直接问道:“我师父呢?”

    “大叔……大叔死了……”张银玲又是可怜巴巴地说道。

    “死了……”青年人大吃一惊,急切地问道:“我师父是怎么死的?”

    “就是被那个卖假药的坏人杀的……”小丫头哭着说道。

    “你是说那两个家伙?”张禹马上反应过来会是谁。

    “不仅仅是他俩,他俩还另外找了两个帮手……”小丫头委屈地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青年人眼下已经有点懵了,再次急切地问道。

    “是这么回事……”当下,小丫头就把自己和中年男人被贼眉鼠眼一伙给堵住,然后带着他们回房拿箱子的事儿,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听完她的讲述,青年人的牙齿都好咬碎了。

    张禹看了眼已经变身的大黑,又看向大护法,是大护法救的张银玲,不管大护法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这个人情,自己必须是要还的。

    于是,张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眼看着大护法等人,又步步后退,他快步冲了上去,嘴里大声喊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这是一个阴谋!我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他的嗓门不小,但眼下激战正酣,谁能轻易收手。大护法对面的那些宾客们,尚有十五六人,几乎占据着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这种群战,能够活下来的,都是高手。

    大护法听到张禹的喊声,猛地长啸一声,手里的折扇用力一扫,掀起狂风一阵。他身子向后急跃开来,跟着伸出右手,嘴里大叫起来,“暂时休战如何?”

    对面的那些宾客见他先行收手,互相看了一眼,也都纷纷停了下来。不难看出来,这些人虽然有着优势,但是对大护法还是十分的忌惮。毕竟,大护法早就展示出,单挑之下,足以干掉在场任何一个人的实力。若非这些人联起手来,根本不可能跟大护法一战。

    更为要紧的是,一上午的激战,双方都已经疲惫不堪,需要缓上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