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05章 震耳欲聋
    张禹和青年人从囚室内出来,站在甬道之上,张禹打出来一张聚火符,二人四下观瞧。

    之前老头是从左侧过来的,这条路很是深长,一眼都看不到尽头。再看右侧,就没有多长了,不多远就是尽头。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目光都移到左侧的路上,不管怎么说,都要先出去再说。他俩顺着甬道朝左侧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观察。这里都是石壁,看起来应该是精心修建过的,要不然的话,就应该跟那条挖出来的甬道一样,周边以土层为主。

    走了一会,来到了甬道的尽头,不过可以右转,向右的通道,同样是漆黑一片。

    “这里好像不对劲。”张禹突然说道。

    “我也发现了,前面好像是有阵法的气息。”青年人说道。

    “噗!”张禹掏出一张火符,直接朝右侧的甬道打了过去。

    火光立时照亮黑暗的甬道,甬道内什么也没有,看起来一切如常。

    当然,只是看起来,既然有阵法的气息,那就说明这里面必有玄机。

    “你看怎么办?”青年人看向张禹。

    “我先进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我。”张禹说道。

    “你自己?”青年人有点担心。

    “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张禹郑重地说道。

    “这里的阵法,绝对不简单。还是咱俩一起去吧。”青年人不放心地说道。

    “破阵这种事情,一个人才好,人多了不一定管用。”张禹说道。

    “你!”青年人立时瞪了张禹一眼。

    张禹本是好意,可在青年人看来,张禹有点瞧不起她,把她当成了累赘。

    “要是过半个小时我出不了,那你再进去也不迟。”张禹马上说道。

    “那好吧。”青年人点了点头,跟着叮嘱道:“一切小心。”

    “放心。”张禹坚定的点头,跟着跨步朝前走去。

    这条甬道是个直角弯,张禹只向前走了几步,眼前突然一片黑暗。之前他朝甬道内打入火符,本来是有光亮的,现在可好,瞬间伸手不见五指。

    张禹小心戒备,可就在这时,眼前突然大亮。这光亮,如同近距离面对太阳,张禹就觉得眼睛刺痛,急忙闭上眼睛。

    “轰隆隆!”

    紧接着,一声炸雷响起。

    这声炸雷,差点没把张禹的耳膜给震破了。张禹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可耳边随即又是一声炸雷——“轰隆隆!”

    再次的炸雷,震得张禹耳朵“嗡嗡直响”,他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捂住耳朵。

    “轰隆隆!”

    炸雷再次响起,虽然张禹捂着耳朵,可依旧能够真切的听到雷声。这次的雷声,仿佛要比前两次更大,张禹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已经不仅仅是“嗡嗡”作响,更有着一种肿胀感。

    他完全能够确定,要是再来两下子,自己的耳朵非得被震爆不可。他不敢怠慢,下意识的向后倒退,只退了两步,便再也听不到雷声。

    很快,他感觉到旁边有人拍他的胳膊。

    张禹睁开眼睛,眼前恢复正常的景象,青年人站在他的身边,见他睁眼,青年人说道:“你怎么了?”

    然而,张禹并没有听到青年人的声音,只是看到青年人的嘴巴动。他放开捂住双手的耳朵,说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是怎么了?”青年人说道。

    张禹只觉得耳朵特别的涨,里面还是“嗡嗡”的响,仍然没有听到青年人说话的声音。

    “我现在听不到你说话的声音,耳朵被震的嗡嗡响……”张禹说道。

    “耳朵被震得嗡嗡响……这话从何说起……”青年人说着,看向张禹刚刚走过去的甬道。

    在她的眼中,刚刚张禹就是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就突兀的从她眼前消失。跟着很快就出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实在很叫人好奇。

    张禹的手,来回的拍耳朵,过了好一会,耳朵好像才缓过来。

    他说道:“你再说句话,看我能不能听到。”

    “这到底是个什么阵法?”青年人开口说道。

    “这次听到了……”张禹也算是松了口气,说道:“这个阵法很怪,我一进去,里面就光芒大作,晃的我都睁不开眼睛。我刚闭上眼睛,耳边就雷声大作。雷声之大,差点把我的耳朵给震聋了……”

    其实这种雷声的阵法,张禹也会布置。但是,他所布置的雷声阵法,却没有这么强大的威力。确切的说,他布置的应该是五雷法中的一种法术,专门是针对人的。眼前这个阵法,实在是太厉害了。张禹完全能够确定,要是自己在里面再逗留个三五秒钟,估计耳朵都能彻底聋掉。

    “还有这样的阵法……”青年人沉吟一声,说道:“这个阵法,好像不是一个困阵,进去之后,貌似随时都能退出来。”

    “好像是这样。”张禹点头说道。

    “那这样,你在外面等着我,我进去看看。”青年人说道。

    看得出来,她也很是好奇,想要见识一下这个阵法。张禹有心阻拦,但是想到这个阵法只要及时退出来,应该不会有大碍,那不妨就让青年人进去试试。或许她能有办法破阵也说不定。

    张禹点头说道:“那你进去可以,但千万不要逞强,一旦察觉不好,就赶紧退出来。”

    “你放心,我晓得。”青年人说道。

    当年,青年人就朝前面走去。张禹站在原地看着,只见青年人只走了三步,便在他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张禹心下琢磨起来,这个阵法可着实有够诡异,如此阵法,想来肯定是大护法所布置。这样的阵法,进去之后,连眼睛都睁不开,要如何才能破阵?

    他想不出来破阵的法子,正在琢磨的功夫,就见青年人的身影突然出现。青年人的脚步不住地后退,一直当背心撞到后面的石壁,这才停下脚步。

    此刻青年人的样子,跟张禹刚刚的样子,几乎是一模一样。双手捂住耳朵,双眼紧闭。

    “你怎么样?”张禹关切地问道。

    说话的同时,他跨步朝青年人走去。

    青年人似乎没有听到张禹的话,靠在墙壁上的她,还在瑟瑟发抖。

    张禹走到她的身前,轻轻地拍了怕她的肩膀。青年人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见到张禹,她勉强松了口气,说道:“好厉害……我的耳朵……现在就像要爆掉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