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03章 送饭人
    张禹和青年人这就开始商量,等见到大护法之后,该怎么和大护法说。

    他们的推测那是肯定不能说的,张禹认为,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就行。自然,也不能都说,也有需要隐瞒的。要隐瞒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两个人中了chun药,以及所发生的事情。

    商量妥当,由张禹走到门前,朝外面大声喊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我要见大护法!”

    张禹喊了几嗓子,便开始等待有人过来。

    但是,他等了好一会,也没见有人赶过来。

    没办法,只能再喊,他提起嗓门,又大声叫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我要见大护法!我要见大护法!”......

    张禹不停地喊着,这么大的声音,他甚至都能听到甬道内发出的回音。可是,喊了能有五分钟,同样没有人前来查看,就好像一个人也没有似得。

    “怎么回事?怎么喊了这么久,也没个动静。”张禹看向青年人,皱着眉头说道。

    青年人也是纳闷,说道:“这里关着真掌教,肯定应该戒备森严才对。咱们这么喊,怎么也不见有人过来看看。”

    “该不会是守卫在这里的人,都被大护法给调走了。”张禹猜测道。

    “有这种可能......但我估摸着,应该还有一种可能......”青年人说道。

    “还有什么可能?”张禹马上问道。

    “那就是没人守在这里。”青年人说道。

    “没人守在这里......”张禹有点不信地说道:“这怎么可能,关着如此重要的人物,必然要严加守卫才对。”

    “如果真有很多人在这里严加守卫,你认为有人干出这么大的工程,将真掌教给带走,会不被发现么。即便工程的声音再小,可挖到了这个位置,但凡是一个耳力不差的高手,基本上都能够听到。”青年人说道。

    “这个......”张禹点了点头,说道:“照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种可能......可是,大护法没有理由不派人守在这里啊......”

    “这可不见得......”青年人又道:“谁也不会想到,有人能够从山顶挖出这么一条通道来......正常情况下,真掌教肯定是被废了修为,插翅难逃,所以大护法根本就没有必要派遣高手,守在这里......而且,这种差事,我相信也没有愿意做......还有就是,那个假掌教还在洞内修炼,可能是距离比较远,所以听不到,亦或是还有别的原因,他才没有听到......灵犀洞内,听那意思,好像还有一个厉害的阵法,洞门口肯定还有大护法心腹负责守卫......如此戒备,有没有人守在这铁门之外,我认为根本不重要,也不见得有必要......”

    “这话在理......可是这样一来,咱们岂不是出不去了......”张禹皱眉道。

    “看看地上......”青年人指向地上的盘子,说道:“我想应该有人每天都来送饭,要不然的话,人早就饿死了......咱们只需要等着就好......”

    “也只能等着了,希望这里的人快点来送饭......”张禹说着,向后退了两步,坐到了地上。

    青年人也盘膝坐了下来,对于他俩来说,现在只能是等待。

    等待是一种特别枯燥的事情,尤其是这个地方,都分不清白天黑夜。

    烛台上的那根蜡烛,已经熄灭,囚室内变得漆黑一片。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张禹突然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朝这边走来。

    “有人来了!”张禹的心头登时一喜,忍不住叫出声来。

    “我也听到了!”青年人也跟着叫了起来,她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

    青年人一步来到门后,大声喊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我们要见大护法!”

    “蹬......蹬......蹬......蹬......”

    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是清晰。张禹此刻以站了起来,他和青年人都能清楚的听到脚步声。走过来的人,走路的速度很慢,这倒没什么,但让人意外的是,他俩的声音已经够大的了,那个人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

    张禹干脆掏出聚火符,顺着铁条的缝隙打了出去。

    “噗”地一声,一团火焰出现在门外的甬道上。张禹料想,来到看到火焰,必然会大吃一惊。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来人似乎浑然不觉,仍然是慢吞吞的走过来。

    即便走的再慢,也会抵达终点。因为窥视的孔洞实在不大,上面又有铁条,等到来人靠近,二人终于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慢慢的走过来。

    老者似乎并没有看到囚室门外的火焰,瞧那意思,马上就要直接走进火堆里了。

    青年人猛地发现,老者的眼眶中,竟然没有眼珠子,有的只是两个黑洞。她连忙喊道:“他是个瞎子!快点灭火!”

    张禹同样也看到老者的眼眶中没有眼珠子,一听青年人的话,他立刻反应过来,忙趴到地上,顺着下面递食物的孔洞,用手一扇。

    “噗”地一声,火堆熄灭。

    火刚一熄灭,老者就走到门前。他好像对刚刚的危险,浑然不觉,他一言不发,蹲下身子,先是把手里的托盘放到地上,然后伸手进来拿里面的托盘。

    见他的手伸过来,张禹立马抓住他的手腕,说道:“我要见大护法!”

    “呜......呜呃......”然而,老者并没有说话,嘴巴里只是发出这样的声音。

    “你说话了,叫唤什么......”张禹急切地说道。

    同时,张禹的手上,也加了力气。

    老者的身子,一下子扑到地上,嘴里只是焦急的叫着,“呃......呜呜......”

    倒是青年人突然开口说道:“他好像是个哑巴,搞不好还是一个聋子......”

    “又瞎又哑又聋……”听了青年人的话,张禹不由得吃了一惊。

    张禹的手就掐在老者的手腕上,他随即按住老者的脉门,跟着发现,青年人的猜测一点没错,这个老者真的是又瞎又哑又聋。不单单是这样,他还能确定,老者就是个普通人,根本不是修炼之人。

    “这……怎么来送饭的,是这样一个人……”张禹皱着眉说道。

    “大护法做事缜密,看来是不想让人发现,真掌教被他藏在这里。所以,甬道内没人守卫,只有这么一个来送饭的。”青年人无奈地说道。

    “那怎么办?这人是唯一的机会,就算他是这个样子,咱们也得让他把消息传递出去。”张禹急切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