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02章 推测
    青年人听了张禹的说话,也不禁连连点头,说道:“也只有这样,一切才能顺理成章。那人在挖掘洞穴的时候,只是想要打通灵犀洞,结果却挖通了囚室。当然,不管怎么挖,也不可能没有偏差,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说到此,青年人转身指向那个只有半米高的洞。

    张禹也跟着转身,看向那个洞,点头说道:“正是这个样子,那人在挖掘的时候,肯定要是按照一人高的位置来挖,但是挖到这里的时候,竟然一下子挖通了囚室的下方。既然有了缺口,那就一定会想办法打通瞧瞧。被囚禁在这里的真掌教,势必也会出声跟对方给打招呼,所以也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真掌教被救走,但正如你之前所说,即便真掌教脱困,也没有足够的实力来撼动大护法,只能选择隐忍。让一个人留在这里假冒真掌教,就是最好的证明。”青年人慢条斯理地说道:“刚刚那个人在看到咱们之后,显然是不认识你我,所以才开口寻问。当时我的回答是,咱们俩是大护法的人,这人一听这话,就向你出手,由此可见一斑。在你擒住他之后,又问他是谁,结果他直接选择自杀。由此应该能够看出来,这人很有可能是误以为,自己假扮成真掌教的事情被发现,所以才无奈之下,选择死亡。”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张禹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只是这里,多少还有一个疑点。”

    “什么疑点?”青年人问道。

    “就是大护法!”张禹认真地说道:“大护法是个瞎子,所以一个人的相貌如何,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他完全可以通过心眼和耳朵来确定,这个人到底是谁。这个人假冒真掌教,或许能够瞒得过别人,但我相信,他绝对瞒不过大护法。可从眼下的局势看,大护法似乎并没有发现。”

    “大护法不可能每天都来这里,这么多年过去,估计大护法能够使用的刑讯方法,应该也都用过了。真掌教一直没有说出大护法想要的东西,那就说明他永远也不会说。之前的几年,或许会经常过来,但是之后,我相信一定很少来。”青年人侃侃而道:“另外,我还认为,他们巴不得大护法过来,戳穿这个家伙呢。”

    “为什么?”张禹顺口问道。

    “你想啊,这下面堆的是乱石,而且还藏着chun药,大护法是个瞎子,届时必然会中招。那个时候,他浑身无力,只能等死。”青年人说道。

    “若是想要被发现,还不如不把人留下,这样的话,岂不是很快就会被发现。”张禹说道。

    “这个不同,如果说把人带走,那最先发现的肯定是守卫在这里的人。守卫在此的人,会一方面进行查看,一方面去汇报大护法。如此一来,估计大护法还没等赶过来,他们就会发现下面的那堆石头,进行搬运。那死的人就不是大护法了,而是其他的人。这是对方不愿看到的,事迹败露,又不能杀掉大护法,反倒是让大护法知道真掌教跑了。那大护法一定会严加搜索,搞不好连这次的黑市买卖都会取消。”青年人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有道理……”张禹点了点头,跟着又有点疑惑地说道:“大护法既然知道真掌教一定不会交出他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虽然咱们只是初识大护法,可在我的眼中,大护法是那种杀伐果断的人。虽然有些时候会选择隐忍,却也是大势所趋,没有办法。”

    “大护法能够留着他,想来第一是太过自信,认为没有人能将真掌教从这里救出去。第二是,人在很多时候都是贪婪的,明知道不可能,也渴望出现那最后一丝的转机。第三是,真掌教或许和大护法达成了什么协议。”青年人用猜测的口吻说道。

    “协议……他们会有什么协议……一切的主动权,都是在大护法的手里……”张禹不解地说道。

    “主动权是在大护法的手里,可是真掌教手里的东西,却又是大护法一定要得到的。就是因为这样,真掌教才有了能够和大护法谈判的资本。大护法能够将真掌教的儿子留下,并且收为徒弟,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个协议应该就是在真掌教的儿子身上。”青年人又猜测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如果换做是我,或许也会这么做……只要孩子能够长大成人,离开这里,那就可以用大护法想要的东西进行交换……或者是,这压根就是一个缓兵之计……”张禹说道。

    “完全有可能是这样……”青年人说着,看向大铁门,又道:“现在咱们来到了这里,你说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张禹苦笑一声,说道:“这个地方,压根就没有善与恶,压根就没有正与邪,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离开这里。地上有盘子,可见会有人前来送饭……这个时候,我相信大喊几嗓子,一定会被听到……到时候,有人发现咱们,就会将咱们交给大护法……”

    “可是咱们两个人,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知道了这么多,恐怕大护法是不会让咱们轻易离开这里的……”青年人有点担心地说道。

    “这个……”张禹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也为难起来。

    确实是这个样子,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太多了,告诉大护法之后,大护法会怎么做呢?

    琢磨了片刻,张禹说道:“其实不管怎么样,对于你我来说,首要的事情也是离开这里。后面的那个洞如此之高,根本上不去的……所以,咱们只能从这里走,也只能惊动大护法了……”

    “这倒也是……”青年人也明白这个道理,道路只有一条,回去是不成的。

    “至于说……见面之后……我觉得你我应该想一套说辞,进而表明,咱俩知道的事情并不多,一切都让大护法自己猜测就好……”张禹说道。

    青年人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地说道:“也只能这样了,这基本上是唯一的法子……是生是死,命运全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了……”

    “在海啸爆发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命运其实已经交给了别人……”张禹颇为无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