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600章 我们是大护法的人
    石头只要搬开一部分,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在石头堆后面,是一个不大的所在,看长度也就是不到两米的样子,再往后便是尽头。

    张禹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丢过去一张聚火符,然后仔细观察。

    跟刚刚看到的情况一样,里面的面积真的很小,长能有两米,宽能有一米左右。

    青年人忍不住纳闷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石头后面,怎么成了死胡同。”

    “不应该啊……若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谁会闲来没事,搞这么一出儿……”张禹皱眉说道。

    “我看咱们还是先过去瞧瞧。”青年人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我先过去。”

    石头并没有完全搬开,只是将上面的部分搬开。但这些石头堆积的面积不小,差不多能有一米的长度。张禹踩着石头上去,借着火光,一切看的清楚,前面的地上,空空如也,也没有什么异常。

    他跳了过去,四下打量,没有看到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向前几步,来到最前面,那里只是正常的土层,瞧这意思,洞穴好像就挖到这里。

    但张禹并不相信这一点,伸手拍了拍,前面的土层十分的厚实,一看就是实心的。

    “没有问题啊……”他嘴里说着,又跺了跺脚,想要听听脚下是不是空心的。

    结果也是一样,下面也十分的厚实。

    这功夫,青年人也站到了石头堆,她并没有直接跳下来,反而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上方,跟着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地方要比别先前的地方高……”

    “高……”张禹抬起头来,随即就发现,这里头顶的高度,确实要比之前经过的所有地方都高。

    一路前来,甬道的长宽都差不多,基本上也就不到两米的高度,若是身材高大的人,都得弯着腰走。可是在这里,高度竟然达到了两米五,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确实比较高,看来这里真的有问题……”张禹说道。

    “下面的位置,你好像并没有发现。”青年人说道。

    “没错,不管是脚下,还是正前面,都没有任何发现。”张禹说道。

    “那你的手摸不到的地方呢?”青年人如此问道。

    “手摸不到的地方……”张禹向后退了几步,再次抬头上望。

    上面的地方,看起来也是土层,没有什么特别的。

    张禹咬了咬牙,又向后退了两步,跟着猛地向前冲去,他一脚踹在前面的土层上,身上随即借力向上一跃,抬手猛地拍向上面的土层。

    “砰!”

    张禹这一掌,用力可是不小,这是因为他要听得清楚一些。然而,这一掌下去,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上面的土层,竟然被他这一掌直接打出来一个窟窿,张禹甚至能够确定,破开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土层,只是一层单薄的砖头。

    “这……”青年人登时愣了一下,随即忍不住兴奋地说道:“果然有问题!”

    张禹心中也是大喜,看来这里果然别有乾坤,要不然的话,不应该在这里用石块堵着。

    “大功告成了么……”

    就在二人又惊又喜的功夫,上面的破开的地方,突然响起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听到声音,二人更是一惊,紧接着又听那老者说道:“你们让一让……”

    伴随着这个声音,又是“砰砰”两声,一连串的石头块从上面“哗哗”的落下。

    那地方很快就露出一个能够容纳一个进出的洞口,旋即就见一个人影从里面掉了出来。

    张禹下意识地倒退几步,打量起下来的这个人。只见这个人,**着上身,下面只有一条白色的短裤,身体十分的结实,却有着不少疤痕。他满头白发,脸色倒还是不错,不过看起来十分的凶悍。

    张禹他俩打量起对方,对方也打量起他们两个,看了一会,老者突然疑惑地问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我们……”张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他从老者之前的话语中,察觉到对方似乎是在等什么人,要不然也不能直接说什么‘大功告成’。

    “我们是大护法的人。”这时候,青年人突然开口说道。

    “大护法的人……”老者沉吟一声,身子猛地向前扑去,抬手一拳,直接砸向站在石头下方的张禹。

    张禹万没想到,青年人的一句话会惹的老者会直接出手,因为距离太近,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情急之下,张禹马上用了一招太极拳里野马分鬃,他的双臂一带,轻轻巧巧的将老者的拳头荡到一边,跟着又是一招手挥琵琶,直接将老者推的倒退好几步,撞到土层之上。

    张禹的手臂向前一甩,玉虚绳从袖口窜出,“刷”地一声,便将这老者捆得是结结实实。

    老者本来还想稳住脚步之后,继续扑上来,现在可好,身子“哐”地一声,重重地侧躺到地上。

    张禹故意没锁住他的嘴巴,因为他很是好奇,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张禹问道。

    “你……”老者听了张禹的话,顿时一惊,他的嘴巴里跟着发出“呃”地一声,便再也没了动静。

    张禹赶紧抢到他的身前,伸手探视鼻息,老者已经没了气息。张禹随即用手指搭在他的脉门上,查看脉搏,人的脉搏也没了。

    “这么快!”张禹惊诧一声,马上手了玉虚绳。

    通过老者的脉搏,他能感觉到,老者应该是服毒自杀,只是这毒药的毒性,未免也太猛了,当场致命。

    张禹将老者的尸体放平,掰开老者的嘴巴,旋即闻到一个腥臭味,但是腥臭味中,还夹杂着一股香味。

    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毒,只是张禹闻到这个味道,脑袋都略微有点晕,可见这毒何等的霸道。

    青年人从石堆跳下来,走到张禹的身边,说道:“看起来,他是服毒死的。”

    “是的。”张禹点了点头。

    青年人仔细打量了几眼老者,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有点不对。”

    “什么不对?”张禹好奇地问道。

    “通常中毒的人,尤其是身中剧毒的人,都会脸色发黑。你看他的脸,依旧脸色如常,显然是有问题。”青年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