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599章 一次性的阵法
    山洞之下的甬道内。

    趴在地上熟睡的张禹,缓缓地睁开眼睛。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觉得有些冷,还有那被垫在额头下的胳膊,都有些酸麻。

    他抬起头来一瞧,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想来是聚火符的火焰已经熄灭。

    张禹摸到一张聚火符打了出来,“噗”地一声,将甬道内照亮。他撑着身子,咬牙站了起来,自己和青年人的衣服,都挂在玉虚绳上,低头一瞧,青年人也已经睡着,蜷缩在不远处。

    之前那么折腾,任谁也是受不了的,如此疲惫,都容易睡着。

    张禹朝玉虚绳走去,一摸上面的衣服,已经全部烘干。他拉下来自己的衣服,慢慢地穿到身上。随后,他又看了眼青年人,见青年人仍然没醒,便拿起青年人衣服走了过去,盖到她的身上。张禹又琢磨了一下,干脆把自己的外衣也脱了下来,盖到青年人的腿上。

    他到一边坐下,背对着青年人,这是因为他知道,如果青年人睁眼看到他,一定会十分的羞臊。

    张禹静静地坐着,闭门养神,也不知过了多一会,青年人的眼皮松动,缓缓地睁开眼睛。

    “我竟然睡着了……也确实是太困了……”青年人在心中嘀咕一句,随即感觉到,身上好像是盖着什么东西。

    她拉起来一瞧,立刻认了出来,是自己的上衣,衣服已经干了。她随即坐了起来,看到张禹正背对着她盘膝而坐。

    这让她松了口气,然后看到,自己的腿上也盖着一件衣服,这是张禹的外衣。青年人的心中一阵温暖,暗自嘀咕起来,“他倒是一个细心体贴的人,怪不得好几个女人对他倾心……”

    “我在瞎想什么呢,体贴又有什么用,跟我也不发生关系……先前的事情,只是无奈之举,并不是我心甘情愿的……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青年人马上又在心底这般说道。

    她站了起来,自己的内衣什么,还都挂在绳子上。她走了过去,穿戴整齐,然后将张禹的外衣丢了过去,用男人的声音,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声,“谢谢你。”

    张禹早就听到她醒了,一直都没有回头去看,如同老僧入定。

    衣服掉到身边,青年人的声音响起,张禹这才说道:“不用客气,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

    他抓起衣服穿好,慢慢地站了起来,同时收回玉虚绳。青年人也知道他走路不方便,走了过去,将他扶住,仍然是用男人的声音说道:“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也没有别的出路,咱们只能继续往前走。这一次,咱俩可能小心谨慎一些,不要再吸入那种香气了。”张禹说道。

    青年人的脸颊登时一烫,故意冷冷地说道:“我明白。”

    当下,她就扶着张禹朝前走去。

    张禹是背上疼,走路比较慢,但他很快发现,青年人走路的姿态,也有些不自然。

    他纳闷地说道:“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一听这话,青年人不由得狠狠地瞪了张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

    不过,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就不继续往下说了。

    张禹先是愣了一下,不明白青年人为啥这么说,自己也没有将她的腿如何。

    但张禹终究是半个老司机,旋即想到是什么原因。他刚刚低头看过青年人如何走去,两条腿都是尽量往外分,所以走路的姿态才很怪。这让他想起当初自己和方丫头的第一次,第二天的时候,方彤基本上都没法走路了,原因是那里肿了。

    青年人也是第一次,而且都见了红,之前两个人做的次数,可不比自己和方丫头那次做的时间短。青年人即便是修炼之人,却也修炼不到那里去,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

    想到这一层,张禹有点尴尬,说道:“咱们继续往前走,等下搬石头的工作让我来。”

    青年人看了张禹一眼,双颊更是火烫,她隐约意识到,张禹应该是猜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她极为羞臊,心中却又一阵温暖。张禹的悲伤,其实也是带着内伤的,没当场挂掉都不错了。张禹一直都在硬撑着,哪怕是到了这个地步,也在维护她。想一想,先前两个人逃跑的时候,若不是张禹一直拉着她跑,张禹怎么可能会被追上。至于她么,以她的速度,怕是必死无疑。

    两个人慢吞吞的向前走了一会,再次看到那个石头堆。还记得上次的时候,张禹感觉到这里有阵法的气息,可现在到来,他却意外的发现,那阵法的气息没有了。

    “你发现没有,这里的阵法气息没了……”张禹看向青年人。

    青年人点头说道:“确实很怪……我也发现,阵法的气息不见了……”

    “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看。”张禹说道。

    “咱们两个一起去吧,我没有什么大碍……”青年人认真地说道。

    张禹扭头正看着她,听得出来,青年人的语气十分坚决。张禹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咱俩一切小心。”

    “嗯。”青年人也是点头。

    二人一起朝前面靠近,为了避免再发生之前的特殊事情,两个人都屏住呼吸。

    走到石头堆前,有没有香味,二人无法确定,但是阵法的气息,确实是感受不到。

    他俩互相看了眼,彼此点了点头,紧接着张禹开始动手,搬动石头块。

    青年人也跟着动手,说来也怪,这次搬开了好几块石头,也不见有阵法的气息出现。这个阵法,就好像是一次性的,发动一次之后,就不再启动。

    这样的阵法,也不是没有,可二人心中纳闷,布阵之人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想一想,先前两个人感觉到阵法气息的时候,便有香气流出。正常来说,什么样的香气能够一直留存,毕竟那是chun药,是要挥发的,不可能说永远不散掉。于是,张禹意识到,这个阵法的真正目的,应该不是别的,而要是保存住里面的chun药不挥发出去。

    一旦春药挥发,阵法也就不会继续存留,会跟着一起消失。

    接下来,正如张禹所猜测的这般,二人将石头块移开,再没有任何异常,露出后面的庐山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