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597章 怪物
    大护法虽然眼睛不好使,看不到大黑的样子,但似乎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

    他淡淡地说道:“雕虫小技!”

    话音一落,大护法的右手袍袖只是轻轻一扫,“呼”地一声,大黑身上的那条暗红色的火蛇便烟消云散。

    大黑身上的痛苦,随即减轻了需要,它看向大护法,眼中感激之色,叫唤一声,“汪汪……”

    紧接着,它就直接朝房间内窜了进去。

    其实大黑的身上还是很疼,身上原本发亮的皮毛,被烧焦大半,皮肉上都带着烤肉的味道。也就是它吧,若是换做一般的狗,现在估计都被烧死了。

    大黑一进房间,就来到小丫头的身边,嘴里“呜呜”地叫了起来。

    可是叫了几声,小丫头也没有醒过来。这一下,大黑着急了,趴到地上,开始不住地用舌头去舔小丫头的脸,希望能把小丫头给舔醒。

    大黑舔的十分小心,生怕自己的獠牙伤到小丫头。犬科动物终究和猫科动物不同,如果是老虎的舌头来舔,那上面的倒刺直接就能把人的一层皮给舔下来。大黑虽然有着豹子的体型,可是舌头上的倒刺却比不上大型猫科动物,加上它加了小心,倒也不至于将小丫头舔伤。

    大护法走到门口,他先是蹲下身子,抓住了中年男人的手腕。只一搭脉门,他就微微摇头,凭他的修为,自然能够确定中年男人已经死透了。

    他跟着走到小丫头的身旁,大黑似乎是因为大护法刚刚救了它,所以对大护法并没有如何警惕,还在忙活着舔舐小丫头的脸。

    大护法蹲下身子,抓住小丫头的手腕,他随即说道:“还好……”

    大护法站了起来,走出房间。别看他瞎,却是几步来到桌子前,伸手摸了几下,抓住一个茶杯。

    由此能够看出,大护法对于法器,或者是死人、活人,十分的敏感,一下子就能确定在哪。但是,对于这种普通的物件,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一下子找到。

    卫生间内有自来水,大护法接了一杯,重新走进房间。

    他看着大黑,说道:“你让开一下,我要给她疗伤。”

    大黑似乎听得懂大护法的话,赶紧让到一边。大护法走到小丫头的身边,放下茶杯,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药瓶,倒出来一丸药来。他跟着伸手掰开小丫头的嘴巴,将药丸直接丢入小丫头的嗓子眼里,旋即把水灌了下去。

    随后,大护法站起身来,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等待。

    大黑又是感激地看向大护法,“呜呜”两声,跟着又回到小丫头的身边,蹲着身子,低头看着,显然是在等待小丫头醒过来。

    过了没一会,张银玲幽幽地睁开眼睛。

    只一睁眼,她就看到一个硕大的怪物正盯着自己看。这个怪物的脑袋,看起来像狼又像狗,但不管是狼还是狗,脑袋都没它的大。不但如此,这怪物正吐着舌头,不住地大喘气,露出嘴里的獠牙。这獠牙透着寒光,而且嘴上还满是鲜血,小丫头一看到这个,吓得忍不住惊叫一声,“呀!怪物……”

    她的小心肝差点直接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人都险些当场背过气去。

    可以说,换成任何人在一睁眼的时候看到这么个玩应,都会吓个半死。

    其实也不怪大黑吐着舌头大喘气,实在是因为它的身上疼。

    此刻它见小丫头醒来,而且还被自己的样子给吓到,急忙可怜巴巴的叫了起来,“呜呜……呜呜……呜呜……”

    “你……你……”小丫头哪能想到这是大黑,虽然大黑发出来讨好的叫声,可它的嘴巴上都是血,同样骇人。小丫头已经是瑟瑟发抖,已经是慌了神。

    蓦地里,一个男人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它是你的狗……是不是不认识了……”

    诈听到房间内又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小丫头又是一惊,忙偷眼看去。

    她随即认出来,坐在椅子上的人不正是大护法么。张银玲紧张的心为之一松,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说……它是我的狗……可、可是……我的狗不长这个样子……它、它已经死了……”

    “呜呜……呜呜……”大黑见小丫头不认自己,又是讨好的叫唤起来。

    再次听到大黑发出的声音,小丫头小心翼翼地看向大黑,声音倒是有点熟悉,可是这长相,差的未免也太远了吧。

    坐在椅子上的大护法又是温和地说道:“它的脖颈上,戴着的应该是食月环吧……”

    “食月环……”经大护法这一提醒,小丫头立刻看向大黑的脖子,还不是么,在勃颈上确实带着一个黑色的项圈。只是这个项圈,好像要比之前的那个大上一号。小丫头又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你真的……是大黑……”

    “呜呜……汪汪……”大黑马上叫唤起来。

    “大黑……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小丫头现在觉得八成像是大黑,可实在是搞不明白,大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汪汪汪……”大黑又叫唤起来,它想要表达什么,但是小丫头哪里听得懂。

    倒是大护法再次说道:“食月环乃兽王门之宝,套入狼王脖颈,可令狼王率群狼效忠。狼王佩戴此环,可生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可狼王若无灵性,亦或是普通的狼和犬佩戴,必然当场丧命。你这狗,也算是天赋异禀,极有灵性,却算不得是狼王……本座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将食月环戴到它的脖颈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戴上之后,应该是进入了假死的状态……会不会真的死掉,实在难说……我发现它所戴的食月环上有血,或许是这血激发了食月环,让它苏醒过来,然后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啊?”张银玲听了这话,不禁大吃一惊。

    她惊得不是别的,而是大护法说的也太准了,阿狗确实很有灵性,要不然当初也不能追着张禹跑出来。昨天晚上,阿狗确实像是死了,中年男人猜测或许是假死,结果大护法也这么认定的。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小丫头满是纳闷地说道。

    “猜的。”大护法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