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592章 预料之外
    坐着的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也站了起来,他满是好奇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看它的样子,好像很想戴上这个项圈。”

    “这个东西叫作食月环,是一件法器,大黑上次就想戴上,但是我哥没让……交换法器的那个王八蛋说过,这个东西是很危险的,说是狼王才能佩戴,一般的狼和狗若是戴上,当场就得丧命……”张银玲解释道。

    “呜呜……呜呜……”大黑狗还是死死地咬着项圈不松口,嘴里发出恳求的声音。

    “你不能戴的,戴上会有危险,万一死了怎么办……你就是一只狗,又不是狼……”张银玲苦口婆心地说道。

    “呜呜……呜呜……”大黑还是继续哀求。

    中年男人迟疑了一下,说道:“狗通常都具有灵性,对于危险,应该是有预判的……所以我觉得,它之所以这样,应该是认为这个食月环对它没有危险,反而很重要……”

    “呜呜……”大黑听了这话,开始不住地点头。

    张银玲看到这个,也犹豫起来,她小声说道:“你是一定要戴上了……”

    “呜呜…...”大黑又是点头。

    张银玲咬了咬牙,说道:“张禹现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既然你一定要戴,我就给你戴上……希望你戴上之后,真的能够帮上忙……”

    “呜呜……”大黑满意地叫了起来。

    张银玲再次伸手去拽,大黑没有再死死咬住,松开了嘴巴。

    张银玲拿着食月环,打量了一会,然后又看向阿狗。大黑狗现在挺胸昂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小丫头手里的食月环。

    “给你戴!”小丫头撅了撅嘴巴,也是因为眼下张禹没回来,自己没了主意,希望阿狗戴上之后,真的能够帮上忙。

    她将项圈慢慢地从狗嘴巴那里套进去,一点点的送到脖子上。

    阿狗戴上之后,忍不住兴奋的叫了起来,“汪汪汪……”

    可只叫了三声,它的身子猛地一软,竟然瘫倒在地上。

    “大黑!大黑……”

    眼瞧着阿狗摔倒,小丫头大急,连忙蹲下身子,查看情况。

    阿狗的眼睛已经闭上,嘴巴里面,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一看这样子,显然是不行了。

    这一下,张银玲彻底傻了眼,嘴里叫道:“大黑,你醒醒……大黑……大黑……”

    中年男人也是大吃一惊,赶紧蹲下身子,帮忙查看。他一模阿狗的身子,都有点发凉了,身子都跟着僵硬。

    “怎么会这样……”中年男人有点慌了,毕竟是他提议,给阿狗戴上的。

    “大黑……大黑……”小丫头的眼泪,不自觉的淌了下来,虽然她和大黑接触的时间也不是那么长,可终究是一条生命。小家伙就这么死了,还是自己亲手害死的,怎能不叫她心中痛苦。

    她急忙伸手去解大黑脖子上的项圈,可说来也怪,这东西紧紧地卡在大黑的脖子上,竟然摘不下来。

    “怎么这么紧,它不会是被勒死的吧……呜呜呜呜……”小丫头哭着说道。

    中年男人也发现了这一点,他马上伸手去拉项圈,也没有拉动。项圈死死箍在阿狗的脖子上,就跟长在一起似的。

    “这东西好像很怪……刚刚在你手里的时候,也不是这么的小,怎么一到它的脖子上,立刻缩小了呢……”中年男人疑惑地说道。

    “这肯定是因为大黑只是一条狗,不是狼王,所以才会被食月环给勒死……这东西毕竟是法器……如果不是狼王,都会被勒死……”小丫头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出了这么一个解释。

    “如果被勒死,那项圈应该也能拿下来,为何却拿不下来呢?”中年男人又是疑惑地说道。

    “这倒也是……为什么拿不下来……”小丫头哽咽地说道。

    “我看要不然这样,咱们先等等……或许,现在只是假死……”中年男人建议道。

    “假死……”小丫头看着大黑的嘴巴,阿狗的嘴巴和鼻子已经不喘气了,她又摸了摸阿狗的身子,根本没有心跳,都有点僵硬。小丫头多少有点不信,委屈地说道:“真的能是假死么……”

    “我也说不上……但是,它既然一直想要这个东西,或许这里面真的有什么文章也说不定……”中年男人不能肯定地说道。

    张银玲心中后悔,自己不应该听中年男人的,真的将项圈给阿狗戴上。可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她有心埋怨中年男人,但是没说出口,只是恨恨地看了一眼对方。

    她跟着一屁股坐到地上,就坐在阿狗的身边。

    中年男人满是愧疚,他也盘膝坐了下来,说道:“不好意思……对不起……”

    见到对方竟然主动道歉,张银玲委屈地说道:“希望真的能醒过来……”

    就这样,二人这一晚上一直坐在这里,谁也没有睡觉,直到天色泛白。

    然而,阿狗一直都没有醒,张禹和青年人自然也不会回来。此时此刻,小丫头的眼圈都红了。

    “咣!咣!咣!”吃饭的钟声响了起来。

    听到钟声,中年男人说道:“咱们去饭堂吃饭吧。”

    “我不想吃,没有胃口……我就在这里等着大黑醒来……”小丫头可怜巴巴地说道。

    “人是铁饭是钢,咱们还要去找你哥呢,不吃饭怎么成。”中年男人说道。

    “对……我哥还没回来……”一想到张禹,小丫头的双拳不由得攥到一起。

    中年男人站了起来,走到小丫头的旁边,将小丫头搀扶起来,他温和地说道:“先去吃饭,吃完饭咱们去找你哥……”

    “好。”小丫头点了点头。

    点头的过程中,她看到阿狗僵硬地躺着,心中又是一阵悲戚。

    两人一狗来到这里,没有想到,阿狗却是最先死了,而且还是死在她的手里。她都不知道,见到张禹的时候,该如何跟张禹交代。

    中年男人搀扶着小丫头慢慢地往外走,小丫头一边移动脚步,一边扭着头看向阿狗,眼泪再一次淌了下来。

    出了房间,正好碰到老者和高个中年人两拨人也出来。六个人一起前往饭堂,虽然看到小丫头流泪,但是另外四个人也没有出声询问,仿佛啥也没看到,真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