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591章 项圈
    张银玲和中年男人回到房间,两个人根本睡不着,中年男人虽然看起来淡定,其实也是心急如焚,根本不比小丫头强多少。

    大黑狗在地上转来转去,这和平常相比,也很是反常。平常的大黑,一般都是乖乖的趴在地上,眼下却显得十分不安。

    小丫头看到大黑狗这般,忍不住说道:“大黑,你是不是也觉得张……你的主人出了危险……”

    “汪汪……”大黑叫唤两声,跟着开始不住地点头。

    “那不然……”小丫头的眼睛突然一亮,“咱们一起去找你的主人吧…...你的鼻子好使,或许能够找到他……”

    “汪汪汪……汪汪汪……”大黑狗不住地点头叫唤。

    小丫头立刻从炕上跳了下来,她看了眼中年男人,说道:“你要不要一起去?”

    中年男人站起身子,看了眼大黑狗,点头说道:“好,咱们一起去。”

    其实他也坐不住了,按理说,徒弟和张禹应该早就回来,今天晚上这么久都不回来,他也担心出了事。

    二人一狗出了房间,不想这次出门,突然发现,空中竟然落下了雪花。而且,雪花下的很急,地上已经白了一片。

    “怎么突然下雪了?”小丫头纳闷地说道。

    中年男人往空中看了看,说道:“这应该是有高手求来的雪。”

    “求雪……没事求雪做什么……还有,这求雪的人会是谁?”小丫头疑惑地说道。

    中年男人琢磨了一下,说道:“求雪要比求雨困难的多,特别是这么急的雪,想必求雪之人一定是高手。黑市之中不乏高手,一般的人,应该也不敢做法求法,不然的话,有可能会被发现。所以我觉得,有可能是那个大护法。”

    “他没事求什么雪?”小丫头撇了撇嘴。

    “我倒是觉得,这应该是他的高明之处。”中年男人说道。

    “高明……怎么讲?”小丫头满是不解。

    “老君宫接连出事,对手一直藏头露尾,难以追踪。所以大护法才想出这样的办法,在雪地之中,如果有人继续搞事情,一定会留下脚印。这样的话,会降低追踪的难度。”中年男人说道。

    “还真别说……这真是个法子……”张银玲豁然开朗,原来大护法还有这么一招。

    一点没错,正如中年男人所料,这场雪就是大护法求来的。

    此刻大护法的院子里,正摆着祭坛,大护法站在祭坛之后,前额之上已经满是汗珠。

    代掌教、孙明华、韦剑林等人站在一旁看着,在大护法停止做法之后,孙明华立刻说道:“师兄,你怎么突然做法下雪啊……”

    大护法淡淡地说道:“眼下咱们的对头总是东躲西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点痕迹也不留下。所以,我现在只能用这招了,在雪地之中,不管一个人的本事有多大,总是要留下脚印的。”

    “对啊……师兄这一招,可真是高明……”孙明华马上恭维地说道。

    他一向以大护法马首是瞻,苦肉计的事情上,更是对大护法感激不尽。

    韦剑林也说道:“确实如此,有了这一场雪,对手再想杀人后不留下一点踪迹,就断无可能!”

    “唉……”大护法却是叹息一声,说道:“眼下是多事之秋,对手对咱们实在是太熟悉了……今晚就这样,大家伙休息去吧……从今天开始,停止对老君宫外进行搜查,集中人马,全力在老君宫内进行排查!”

    “是,师兄!”“是,师兄。”“是!”“是!”……在场众人,除了代掌教之外,其他的全都大声答应。

    大护法点了点头,说道:“好了,都去休息吧。对了,叫人去通知已经解毒的那些宾客,明天早上饭钟响起,都去饭堂吃饭……还有,不是找到八坛子酱牛肉么,平均分配,咱们的人和他们都吃一样的伙食……”

    说完,他转身朝自己的房间内走去。

    这一刻,大护法的头顶不仅有很多汗水,而且还显得苍老了一些。他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情况,原本只是少有几根白发的头顶,两鬓却已经多出许多白丝。

    张银玲和中年男人带着阿狗出了房间,眼下是大雪纷飞,阿狗在地上嗅了嗅,就快速的跑出院子。

    在院门口,阿狗又继续嗅着,但它好像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是原地打转。原因很是简单,雪实在是太大了,越来越厚,将张禹和青年人留下来的那点气味,全部掩盖。

    看到这个,张银玲皱眉说道:“不会是找不到方向了吧……”

    中年男人点头说道:“很有可能。”

    “那怎么办啊……都怪这场雪下的,太不是时候了……”小丫头不满地说道。

    中年男人则是四下里看了看,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原本以为能够顺着气味将人找到,实在想不到,这雪下的太突然了……”

    “那现在怎么办?”张银玲急切地说道。

    “现在……现在咱们只能暂时留在这里,等待天亮了……”中年人无奈地说道。

    “天亮……那要等多久……”小丫头委屈地说道。

    “这大晚上的,敌我难分,不管遇到谁,对方都会是先动手后动口……”中年男人冷静地分析道:“黑市的人,此刻怕是也红了眼睛,只要见到不是自己人,肯定是会先动手招呼,不可能先说话,给对方先动手的机会……回去休息吧……”

    小丫头看了看地上转圈的阿狗,阿狗现在满是沮丧,因为它实在是嗅不到张禹的味道了。

    “咱们回去吧。”张银玲招呼了一声,返回院子里,重新见到房间。

    她可怜巴巴的在炕沿上坐下,中年男人保持着冷静,坐在椅子上。

    阿狗仍然显得很丧气,像是还在为找不到主人而愧疚。

    在地上转了两圈,它突然在皮箱的旁边停了下来。它趴了下去,用牙齿一咬,“咔”地一声,竟然将锁给掰开了。

    它见到过张禹开箱子,以它的聪明,已经知道怎么开了。这家伙跟着用牙齿咬住把手,将箱子轻巧的打开。

    张银玲和中年男人各怀心事,听到声音,马上看向阿狗,跟着就见这家伙竟然张开嘴巴,将里面的一个项圈给叼了出来。

    “你干什么?”见大黑狗这般,小丫头大急,连忙跳下来,两步冲到阿狗的身边,伸手去抢它嘴里叼着的项圈。

    大黑狗把项圈咬的很紧,根本不松开,嘴里还伴随着发出“呜呜”的声音。瞧那意思,是一定要戴到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