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589章 无奈
    青年人在发出喘息之后,明显吓了一跳,赶紧将嘴巴紧紧地闭上。

    然而,张禹并没有在意这个。身上的燥热,本来就叫人呼吸困难,毕竟连张禹自己的呼吸,现在都不规律。

    青年人闭着嘴巴,偷偷地看向张禹,见张禹没啥反应,这才勉强的松了口气。他迟疑了片刻,这次咬着嘴唇,手又开始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相较于他,躺在地上的张禹看起来还算是安静。其实不然,张禹的心里抓心挠肝的,怎么躺着,怎么觉得不得劲。人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是坐立难安,这件事是一种折磨,想要静静的等死,都那么的困难。

    他轻轻地翻了个身,背上的疼痛,让他值个咬牙,冷汗直冒。好在身上都是汗,这点汗水,已经不算什么了。

    “呼呼……”张禹跟着,重重地喘息两声。

    眼下的他,都恨不得自己动手解决一下,可不远处还有个和尚,实在是叫人难以为情。再者说,中了这种chun药,可不是说动手解决就能完事的,必须得阴阳调合才行。

    不过就算知道白扯,张禹也有点受不了了,他抬起手来,下意识的放到小腹上。但是,他还是有些难为情,不自觉地偷眼看向青年人。

    光线实在太暗,看不清青年人的反应,不过张禹隐隐能够感觉到,青年人现在好像有点不敢喘气。为什么这样,多少让人有点想不懂。

    “嗯!”

    蓦地里,张禹突然一声重重的闷哼。

    张禹不由得一惊,关心地说道:“你怎么了……”

    “呼呼……呼……呼……”青年人并没有马上回答张禹的问题,只是不住地大喘气。

    见他一直喘着,张禹估摸着,青年人有可能是真的上不来气了。

    张禹有心帮忙,可自己也是这个样子,根本帮不上。要是有办法,他自己就先用了。

    青年人喘了能有半分钟,才有些紧张地说道:“没什么……我没什么……”

    “其实我也有心帮你……可是……这种情况下……咱们又有什么办法……唉……”张禹不由得叹息一声。

    “生死有命……”青年人这次说话的声音,缓和了一下。

    但是,又一次不自觉的放到自己的小腹上。这一刻,他在心中暗自说道:“怎么……这么难受……我……我该怎么办……”

    他又不自觉地看向张禹,重重地喘息两声,紧接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无力地朝张禹走去。

    张禹侧着身子躺着,突然发现青年人起身走过来,不由得一愣,他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青年人没有出声,慢慢地走到张禹的身边,他跟着缓缓地在张禹的面前坐下。他的一双眸子,紧盯着张禹,嘴里不住地喘息,身子都有点颤抖。

    张禹抬眼看着他,不明白青年人到底什么意思。这时,青年人猛地俯下身子,一把将张禹紧紧的抱住,火热的嘴唇直接堵住张禹的嘴。

    这一下,可把张禹吓了一大跳,实在想不到,这个和尚竟然干出这种事。

    张禹急忙挣扎,推开青年人的身子,喘着气,紧张地说道:“大师……咱俩都是男的……你不要这样……冷静、冷静……”

    青年人乍被张禹推开,也是接连喘息了几声,“呼呼……呼……”

    但他跟着坐了起来,伸手缓缓的解开自己的衣扣。

    张禹一看到他脱衣服,心头更是一凛,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师……你……你到底什么意思……”

    青年人也不说话,他先脱掉了外衣,在里面是一件毛衫。毛衫都已经湿透,可能拧出水来,他要比张禹穿的可多。

    毛衫脱掉,里面是一件衬衣,他接着脱下衬衣。就在这一刻,张禹不由得一愣,原来在衬衣之内,青年人腋下的一圈,竟然缠着一条类似于护腰的绷紧等。这个东西,小丫头张银玲好像也有一条。

    如果青年人是男人,绝对不可能带这个东西,难道说,是一个女的。

    果然,青年人的双手伸到背后,他明显咬了咬牙,跟着就将那条松紧带给解了下来。

    一双小白兔随即呈现在张禹的眼前,这东西不大,跟张银玲的也差不多。要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掩盖的住。

    看到这个,自然能够确定,对方就是个女的。再看青年人的头顶光秃秃的,肯定不能再是和尚,摆明是一个尼姑。

    自己认识的尼姑也不多,想到对方当初在拍卖会上帮忙,肯定在那个时候就认出了自己。如此一来,这个尼姑是谁,自然是呼之欲出。

    张禹刚要开口,不想青年人却先一步说道:“不要问我是谁,就算你能猜出来,也希望你不要说。此次是无奈之举,我想佛主也不会怪罪……只希望,这件事结束之后,你不要再提及,权当没有这件事……最好是彻头彻尾的忘掉……”

    她现在的声音,仍然是男人的声音,不过说话的时候,声音却有点颤抖。

    张禹明白她的意思,说道:“我知道。”

    同样,张禹也清楚,对方肯定是经过高明的化妆,要不然就是带了人皮面具。因为在这种情况下,青年人的脸色如常,哪怕是经过一般的涂抹,脸色也不会一点不变。

    青年人再次俯下身子,一双玉臂抱住张禹,她的嘴唇紧紧地堵住张禹的嘴唇。

    就这样,两个人抱在一处。不大功夫,二人的身上就彻底清洁溜溜。

    青年人躺在地上,一双眸子看着身上的张禹,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张开嘴巴,轻声说道:“我……”

    但是,只说了一个字,她就闭上了嘴巴,同时闭上了眼睛。她本想说‘我是第一次,你轻点’,即便是尼姑,也不是一点也不懂。可是这话,她实在说不出口。

    紧接着,她重重地闷哼一声,原本她不想发出一点声响,然而在这种情况下,那是不可能的。很快,那悦耳的声音就不受控制的响了起来。

    之前她一直都是男人的声音,眼下却已经无法进行控制,彻彻底底的变成女儿家的声音。

    张禹听得明明白白,这个声音,不是她的,又是何人的。实在是想不到,两个人竟然会在这里碰上,还会在无奈之下,发生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