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590章 省点力气
    洞内聚火符的火光,已经彻底熄灭,变得漆黑一片。张禹和青年人虽然距离的如此至今,却也很难看清楚彼此间的相貌。

    确切的说,青年人一直都闭着眼睛,根本不敢去看身上的张禹。

    洞内的声音,那样的悦耳,时不时的响起一声透骨的**。

    随着一次次的**,青年人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每次过后,自己的身上就会舒服一些,不在那么热了。

    到了后来,她已经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次。可是,她感觉自己的身上,好像也没有恢复什么力气,只是无比的酥麻。最为要紧的是,她发现自己好像十分的享受这种感觉,因为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尝试过的。

    每一次的偃旗息鼓,她都希望张禹能够再接再厉,再下一城。

    这一次的战斗结束,她的心里,又一次冒出这样的念头。可是马上,她就在心中麻烦起自己来,“我是个出家人,怎么能有这种龌龊的念头……不要多想,不要再胡思乱想……有这一次,已经是不对了……就这一次吧……也是没有办法……从这之后,我永远也不会再去想这件事……”

    然而,就在她胡思乱想的功夫,张禹却突然紧紧地俯在她的身上,脸埋在她的肩膀上,几乎贴到了她的耳朵边。

    张禹用不大的声音说道:“我身上的药劲好像过了,你身上的呢……”

    “呼呼……我……”青年人一张嘴,先是喘息几声,她的心中,跟着一阵矛盾,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片刻之后,她才说道:“我也不能确定……现在身上仍然是一点力气也没有……就是不那么热了……”

    “那要不然……再来一次……”张禹低声说道。

    “也……嗯……”青年人没好意思说那个“行”字,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可在答应之后,她的心中,不禁一阵后悔。

    “我……我怎么答应他了……这种事情……我怎么能答应他呢……不过,我的身上确实没有力气,还有些热……药劲应该是还没有过……算了,反正刚刚都那么多次了,也不差再来一次……让药劲彻彻底底的解了……要不然,等会也耽误事……”青年人先是埋怨自己,后来又开始给自己寻找借口和理由。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心安理得。

    相较之下,张禹其实是不想再做了。

    他和青年人可不一样,青年人身上没伤,躺着享受就完事了。可是他呢,背上还有重伤,每次活动都疼的要命,若不是为了化解药效,打死他,他也不会这么玩命。

    奈何青年人表示药劲还没有过去,总不能自己这边没事了,就不管人家。

    张禹居住的那个院落中。

    张银玲和中年男人自打张禹和青年人走后,就在房间里坐着。第一声信炮响起,二人便赶紧出去查看,同院住着的老者和高个中年人等四人也都跑了出来。

    他们六个一起看向空中,黑夜之中,绚丽的烟火看的十分清楚。

    高个中年人说道:“这个地方,跟白天放烟花的地方,好像挺近的。”

    老者点头说道:“这个确实……你说,那里又是个什么所在……”

    “上岛的宾客们,应该都住在那个方位,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跟白天一样。”高个中年人说道。

    “咱们要不要去看看?”老者看向高个中年人。

    高个中年人琢磨了一下,说道:“大晚上的,我看还是不要乱动的好。不管怎么拼杀,也都是他们的事儿。”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是。”

    张银玲看向身边的中年男人,说道:“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中年男人微微摇头,说道:“我觉得还是不去的好。”

    “砰!”

    正说着,又是一声信炮响起,夜空中再次掀起美艳的烟火。

    “又出事了!”小丫头惊呼一声。

    “这又是什么地方?”中年男人纳闷地说道。

    他对老君宫内的地形可不熟悉,不知道出事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高个中年人和老者也是互相看了一眼,二人同样不知道,事发地点是什么地方。

    老者说道:“又有地方信炮示警,看来今晚的事情不寻常啊……”

    高个中年人微微点头,说道:“我隐约嗅到了一股决战前夕的味道……怕是最后的交锋,很快就要开始了……”

    “这次咱们要不要去看看……”老者又问道。

    高个中年人直接摇头,“第一道烟火,很有可能是调虎离山之计,第二道烟火,应该是真正的交锋……咱们现在赶过来,很有可能跟黑市的对手碰到,一旦遇到,那是动手还是不动手啊……”

    “我正好还困着呢,要不然回房睡觉吧。”老者说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高个中年人说着,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确实已经是共同进退。

    “砰!”

    不等高个中年人走回房间,又是一声炮响,在刚刚那个烟花的不远处,又炸出一个烟花。

    看到这个,高个中年人立时停下脚步,看了一眼烟花之后,又看向老者,忍不住说道:“今晚黑市真的是遭遇到极大的麻烦了。”

    老者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咱们是喝粥的,粥都喝不饱,哪有力气打架。继续睡觉吧,省点力气。”

    “也是。”高个中年人也是一笑,又故意看了张银玲一眼。

    他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房,跟随他的那个汉子,也回到房间。老者和手下的中年人同样进到自己的房间,显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小丫头张银玲现在却是担心起来,之前的第一个信炮,倒还好说,可接二连三的信炮响起,她就没法这么淡定了。

    毕竟张禹和青年人说过,已经拜大护法为师,晚上要帮忙站岗,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俩站岗的地位出了事。

    她特别的紧张,转头看向中年男人,说道:“他俩不会出什么事吧……”

    中年男人琢磨了一下,沉着地说道:“不要妄动,就在这里等着。”

    “可是……”张银玲又是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他们俩不会有事的。你哥哥不是说了么,晚上不要出门。”中年男人平和地说道。

    虽说这么说,可他心里也十分的担心徒弟,但他明白的很,凭他和小丫头的实力,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有危险。自己要是去的话,小丫头肯定会跟着去,万一不是徒弟和张禹有事,而是旁人有事,他们撞上敌人,那麻烦就大了。自己或许有本事逃命,可小丫头怕是够呛。因为他能看出来,这小子的修为实在太一般了,根本不够看。

    小丫头若是出了事,等下张禹回来,自己也没法交代。